「新南向政策」我們準備好了嗎?

文:蔡宗德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民族音樂學研究所教授兼學務長)
圖:蔡宗德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民族音樂學研究所教授兼學務長)
分享:

儘管,我們對於東南亞的瞭解與投入都已經太晚了,但有總比沒有好。只是我們必須了解,「新南向政策」不是在搶資源、不是靠想像、不是躲在冷氣房裡翻譯外文書籍、不是靠紙上談兵的政策、更不是炒短線。「新南向政策」需要的是全面的、實質的、長期的、深入的政策與行動。

這十幾年來,雖然印尼政府有許多要面對的宗教、民族與政治上的問題,但看到印尼政府在打擊貪腐的努力,在減少對印尼華人的歧視、在經濟發展的用心,以及看到充滿年輕朝氣的人力資源,日惹與梭羅皇宮對傳統文化藝術的堅持與努力,都讓人感受到這個國家的希望與未來。

臺灣人才早已南流    政策長期紙上談兵

這幾年,筆者也發現印尼當地有越來越多「來自臺灣的『外勞』」,有些是臺灣公司外派,有些是流浪教師來印尼當老師,有些是在臺灣生活不易而來開小吃店。事實上,臺灣人已經慢慢成為亞洲主要勞力輸出國之一,除了每年在大陸工作近200萬的臺灣人,我們在新加坡、印尼、越南、泰國、緬甸等東南亞國家,也都可以看到許多來自臺籍勞工。這樣的人力輸出現象,到底代表臺灣人才眾多,還是經濟發展停滯、失業問題嚴重、人力資源分配不平衡所造成的社會問題呢?

圖2.東南亞國家對傳統文化藝術投入許多堅持與努力東南亞國家對傳統文化藝術投入許多堅持與努力。

儘管,這些年來從李登輝到蔡英文總統都在談「南向政策」或「新南向政策」,強調東南亞的重要性,然而這些年來當筆者看到來自韓國、日本、中國大陸越來越多的教授與研究生來印尼長期駐點學習語言,研究印尼藝術文化、宗教結構、社會政治、經濟環境、法治制度等領域的時候,我們的政府還在紙上談兵。我們的大學還在為了搶資源臨時成立東南亞研究中心、還在閱讀外文文章想像東南亞的發展狀況,還停留在到東南亞各國一兩個月收集資料,研究東南亞臺商、東南亞華人、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或者靠資料收集表層的東南亞經濟概況,就算是在研究東南亞了。

整體對東南亞文化與社會沒有認識基礎

記得十幾年前到日惹訪談一位伊斯蘭法學教授時,他說:「這麼多年來,我接觸了許多來自日本、韓國、新加坡、加拿大、美國、荷蘭等國學者,很可惜的是,你是我知道唯一長期研究關心印尼的臺灣學者。暫且不談政治問題,我知道你們一直想加入東協(ASEAN),但我很想問你們,你們到底了解東南亞多少,你們真的準備好了嗎?」當時我真的無言以對。

在臺灣我們的國小到大學的課程中對於東南亞社會文化少之又少,身為民族音樂學老師的筆者也發現,雖然有不少的臺灣音樂老師很努力在學習新的教學方法與內容,但我們也發現,臺灣國小到高中音樂課本裡,大部分都在談離我們遙遠的西方古典音樂,對於我們鄰居東南亞音樂卻僅止於名詞而無實質的內容,甚至許多音樂老師對東南亞音樂完全沒有概念,教育部也沒有提供適度的世界音樂教學資源,在這樣的情況如何去要求我們的老師從事東南亞音樂的教學?又如何讓我們的國民去了解、尊重東南亞國家與文化?

臺灣整體對東南亞文化與社會沒有認識基礎臺灣整體對東南亞文化與社會沒有認識基礎。

雖然遲了  但強過沒有開始

這也因此造成我們對於鄰國文化、對於來自東南亞的臺灣新住民與勞工朋友社會文化的無知,當然也就造成我們對東南亞國家與國民的不尊重,甚至以GDP不到1的臺灣在取笑、歧視GDP超過5以上的東南亞各國。事實上,無論是從勞動人力、新住民數量、政治經濟互動,甚至是地理位置、人種關係、語言文化等社會人文層面,東南亞與臺灣的關係早已經是極為緊密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當全世界都在關心與注意東南亞的崛起之時,只可惜我們對於東南亞的觀念與態度,卻趕不上東南亞國家發展的速度。

儘管,我們對於東南亞的瞭解與投入都已經太晚了,但有總比沒有好。只是我們必須了解,「新南向政策」不是在搶資源、不是靠想像、不是躲在冷氣房裡翻譯外文書籍、不是靠紙上談兵的政策、更不是炒短線。「新南向政策」需要的是全面的、實質的、長期的、深入的政策與行動。

我們對於東南亞的觀念與態度,趕不上東南亞國家發展的速度我們對於東南亞的觀念與態度,趕不上東南亞國家發展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