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與勤勉的融合典範

憶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副主任鍾寶善

文:于國華(前表演藝術聯盟執行長)
圖:傳藝中心提供
分享:

您常笑著告訴年輕朋友,這一行太苦、但也因此甘美。這三十多年臺灣表演藝術發展,您在局中,閱歷太多;舞台大師風範,製作眉眉角角,兩岸來來往往,您順手拈來,故事裡處處是教訓。爽朗笑聲帶著一聲「well」,是您的起承轉合;「做不好打屁股」,是最嚴厲的威嚇。劇場明天會更好,這樣的肯定句,是您經常的結語。

乍聞噩耗,思緒空白。打開電腦,找到FB,上面還留著對話。「自己也要加油」,這是您最後的文字,既是自我期勉,也是對生命的豁達。

這時驚覺,917日傳來一條連結,尚未打開。「2018年傳藝中心駐園表演團隊邀請說明」。看了內文,已經超過時效。

鞠躬盡瘁。這是要我轉發宣傳?忍不住鼻酸,這一錯過,此生來不及道歉。

這才想到,認識二十多年,尤其過去八年在表演藝術聯盟工作,請託您幫忙,不曾被錯過。


 

鍾寶善團長向匈牙利駐台代表雷文德介紹國光的演出


無數夜晚,窩在小辦公室,一杯冷茶、幾碟乾果,討論政策。往往延續到凌晨的對話,涉及藝文體驗券、扶植團隊補助、文化中心整建和活化、團隊與場地媒合、行政評鑑、專業劇場人才培訓、演出票房補貼、藝術生活節、長銷演出、藝響空間、定目劇、兩岸文化協定等,實在太多;每一份遞出的說帖,都有您的參與。


身在公部門,您的建議總是務實又中肯,如同那幽默的書名:《文化政策,誰玩誰?》;經歷一場又一場與政府搏弈,挫折沮喪少不了,而您總安慰說,和政府往來像探戈,有時要進,有時要退。

 

過去十多年,無數南來北往訪視會議,您總出現在最偏遠的地方。不論面對文化中心或表演團隊,您的發言,肯定在先、苦口婆心建言在後。因為經驗豐富,不論嘉許或提點,總令人信服;溫厚同理心,更令在場朋友寬慰接受。

 

邀請您演講,也有十多場吧?分享藝術行政經驗,您常笑著告訴年輕朋友,這一行太苦、但也因此甘美。這三十多年臺灣表演藝術發展,您在局中,閱歷太多;舞台大師風範,製作眉眉角角,兩岸來來往往,您順手拈來,故事裡處處是教訓。爽朗笑聲帶著一聲「well」,是您的起承轉合;「做不好打屁股」,是最嚴厲的威嚇。劇場明天會更好,這樣的肯定句,是您經常的結語。

 

手機裡,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向勇的微信,對您字字推崇;亦師亦友情誼難續,他格外傷感。您身上,他看到天真與勤勉融合的絕佳典範,這正是他研究成功的創意管理者,所應該具備的條件;而您真性情由內而外的感染力,對理想追求的堅定與毅力,更令他懷念不已。

 

遠在北方的朋友,數面之緣,依依難捨如此深刻。台灣劇場界那麼多朋友,與您相知相惜;來得及、來不及表達的感謝與思念,您,上路都帶著了?

 

就當作又一次散會,送您走出門口。這次,看不見您揮手一別的高瘦背影,但我牢記著每個曾經困頓低迴的時刻,您溫暖堅定的勉勵和支持。

 

傳藝中心副主任鍾寶善對於文化事務關注,不遺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