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景淳與傳統的美麗相遇

文:郭耿甫
圖:許景淳、種子之歌音樂文化工作坊
分享:

提起許景淳,她的第一張個人流行歌曲專輯《玫瑰人生》與同名歌曲,幾乎可以說是刻記在台灣中年世代生命軌跡的鮮明印記,然而對於全台灣民眾來說,她的《天頂的月娘》,在「九二一大地震」、「八八風災」等大地受創的賑災募款當中,屢屢被當作主題歌曲強力放送,可以說無人不被她靈性出世又充滿悲憫的歌聲與詮釋所撫慰。

因為雙親,許景淳從小便與音樂為伍,除了紮實學習鋼琴、豎琴、聲樂與西洋音樂理論,幼年也因為加入了林福裕老師帶領的兒童合唱團,廣泛地接觸了本土與世界的歌謠,奠定了對歌唱的熱情,更因為父親與父親的音樂友人,早早受到家裡黑膠唱機撥放的爵士藍調與西洋流行音樂的啟蒙。

高中階段她就已經在Pub擔任駐唱歌手,並且從事流行金曲幕前幕後和音,還有廣告歌曲的演唱,那時候,台灣正是校園民歌最為蓬勃輝煌的年代。有一天在中南部參與演出,許景淳在小旅館裡接到循線而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居然是她一直默默崇敬的音樂大師李泰祥:「我在錄音室聽到你的聲音,你可以幫我唱我的《傳統與展望》音樂會嗎?」已經雀躍到九霄雲外的超級粉絲許景淳當然立刻答應。

回想起與李泰祥老師的第一次相遇是充滿興奮與感動

回想起與李泰祥老師的第一次相遇是充滿興奮與感動。

 

那是她生命當中第一次如此慎重、嚴肅、仔細地面對「傳統」二字,特別還需要了解李泰祥持續在探索的傳統音樂現代生命力。許景淳鮮活地憶起:「李老師不僅僅在音樂表現上以傳統音樂為基底,甚至跳脫西方記譜法,用文字與圖像來記述腦中的樂音,甚至對於已經構思演出時的造型與肢體。」

當年的《傳統與展望》,李泰祥除了把一直找不到合適人選詮釋的《相遇》交給了她,更託付她演繹葉維廉短詩譜曲,融入傳統戲曲思維的《風景四幅》的重責大任。已經過了兩三個十年,但許景淳立刻就能夠唱起,並且憶起一切的排練與演出時的細節、歷歷在目。

當時無憂無慮在音樂歌唱的年輕歌者當然記得,因為這是她第一堂藝術與生命的大課,且看當時引領她的李泰祥老師是如何改變了許景淳的歌唱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