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詩人 五月天阿信穿越古今的浪漫史詩

文:鍾彩琳
圖:相信音樂
分享:

在大學時的阿信,對詩開始產生興趣,大量的閱讀國內外詩人的作品,他相信每個人都是可以讀詩的,只有詩能表達出夠簡單又不失去內涵,而他也一直往 這個方向努力,更或許是這個原因,字字句句讓聽者感受到阿信用生命歷練在述說的故事,修辭古典唯美,讓人迷醉。

 

「蘭陵撩亂茫,天地離人忘,無畏孤塚葬,只怕蒼生殤」,這首古裝偶像劇「蘭陵王」的主題曲〈入陣曲〉,將歷史呼應著現代,史詩般的動人歌詞,伴隨著濃烈搖滾曲風,激盪出充滿力度的樂曲。

臺灣樂團的驕傲

這首歌出自臺灣樂團五月天作品,五月天由主唱「阿信」陳信宏、吉他手怪獸、貝斯手瑪莎、吉他手石頭與鼓手冠佑所組成,出道16年來,發行八張專輯,步步寫下輝煌的戰績,是臺灣樂團的驕傲,也被譽為華人樂團界的披頭四。

五月天樂團的詞曲為團員共同創作的心血,歌詞的靈魂寫手正是搖滾詩人之稱的阿信。阿信早期的創作偏於描寫著友情、愛情、自由、夢想,像是五月天的〈擁抱〉、〈憨人〉、〈人生海海〉等作品。

阿信從高中就開始組團,大學則開始寫詩。
阿信從高中就開始組團,大學則開始寫詩。

大學時代  開始對詩產生興趣

「寫詞的靈感來自於我的生活,我所閱讀的書籍與欣賞的電影。」阿信說,從小就對世界感到充滿好奇心,探索與思考一個個的謎題,在青春的師大附中高中歲月,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就開始一起玩團練團。

在大學時的阿信,對詩開始產生興趣,大量的閱讀國內外詩人的作品,他相信每個人都是可以讀詩的,只有詩能表達出夠簡單又不失去內涵,而他也一直往這個方向努力,更或許是這個原因,字字句句讓聽者感受到阿信用生命歷練在述說的故事,修辭古典唯美,讓人迷醉。將看似是傳統的歷史,用平易近人生活化的方式,揉和成一首首唯美的歌詞。

隨著人生歷練,創作的觸角更延伸到更廣更多元的層面,阿信為王力宏所寫的〈在梅邊〉,歌詞中描述「在梅邊落花似雪紛紛,綿綿誰人憐,在柳邊風吹懸念生生死死隨人願,千年的等待滋味酸酸楚楚兩人怨,牡丹亭上我眷戀日日年年未停歇」,背景以明朝湯顯祖的作品「牡丹亭」為題材,講述著古代的癡情,王力宏的曲與才子阿信的詞,搭配出新風格的中國古典元素曲風的風情,讓人驚豔阿信的文學底藴深厚與浪漫。

 阿信的音樂總在傳統中尋找新意,豐富歌曲意境與厚度。阿信的音樂總在傳統中尋找新意,豐富歌曲意境與厚度。

才子王力宏也邀請寫歌

2010年阿信與王力宏合作〈伯牙絕弦〉一曲,「春秋時期,遠近知名伯牙琴藝,沈魚也出水,馬兒仰秣聆聽,聆聽,寂寞的聲音,舉世知名,不如一個知音」,歌詞巧妙的述說伯牙與鍾子期的知音之遇,後來因為子期歸西,知音難尋毅然將琴弦割斷,而有「絕弦」之意,古有伯牙子期,今有力宏阿信知音相遇的美譽。

2011年五月天第八張專輯「第二人生」的歌曲〈倉頡〉,更是充滿歷史意象的唯美之作,「多遙遠,多糾結,多想念,多無法描寫,疼痛和瘋癲,你都看不見,想穿越,想飛天,想變成造字的倉頡,寫出能讓你快回來的詩篇」文詞充滿著蒼涼淒美的愛情思念。


古今文辭交錯  形成特殊美感

歌詞末尾「天雨粟,鬼夜哭,思念漫太古」,是歌曲裡未唱出的隱藏版詞,典故推至《淮南子》一書,昔者倉頡造字而「天雨粟,鬼夜哭」。阿信加上了「思念漫太古」,傳達思念之情如同瀰漫遠古,留下無限蔓延的愛情思念,將歷史意象與淒美愛情融合而成的唯美之作。

阿信表示,歌詞的意境可以超越時間,表達自我尋覓之感。阿信表示,歌詞的意境可以超越時間,表達自我尋覓之感。

巧用五聲音階  打造傳統氛圍

阿信為電影「黃飛鴻蒼天有夢」寫下的主題曲〈將軍令〉,「蒼空盼飛鴻,蒼生等英雄,我們顛沛千年依然還在等候,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天空,自問不能失去什麼」。主旋律以中國傳統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構成,歌詞超越著時代感,充滿著對自我與時代的自省,相信自己並實現自我價值,詞的視野早已穿越自我,壯闊著古與今的自我尋覓。
    
在這類型的阿信風格歌詞中,精要交錯的文言文,詩詞之美更顯露了古典用詞精要的力量,留下更美更深的想像力。精巧文字傳神詮釋出唯美意象,用深厚的文字,敲動著世代年輕人的心,無論是搖滾的曲風或是抒情,配上雋永的詞句,這正一如阿信的歌詞,強烈的力量直入內心,也深深感受他的音樂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