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 讓新觀眾走進國樂劇場

文:李立亨
圖:臺灣國樂團、築文創藝術
分享:

閻惠昌認為,跨界合作「是時代趨勢,也是國樂團必須往前發展的過程。」這個音樂會,透過幾米同名繪本為基礎去創作,兼具插畫家與導演身份的BALLBOSS擔任編導,經由音樂與舞台,一起讓繪本從平面變立體。

為音樂新鮮人所設計的節目,西方古典音樂界已經有許多的嘗試。早期最有名例子是大指揮家伯恩斯坦和紐約愛樂合作的《青少年音樂入門》系列音樂節目;就在去年,上海音樂學院老師田藝苗開設的《古典音樂很難嗎?》節目,則為她和團隊吸引了超過百萬人次到網上付費收聽。

音樂總監閻惠昌率領臺灣國樂團積極嘗試開拓觀眾,希望讓國樂有更多年輕世代的新樂迷。音樂總監閻惠昌率領臺灣國樂團積極嘗試開拓觀眾,希望讓國樂有更多年輕世代的新樂迷。

年輕的觀眾,可以慢慢被培養。新的觀眾,可以被有意思的手法給吸引。關鍵是,你得讓年輕跟新的觀眾有興趣。對於國樂表演團隊來說,年輕的與新的觀眾,都是需要被開發的重要客源。四月初,臺灣國樂團推出的幾米劇場音樂會《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就是一次有趣的嘗試。

有特色的音樂和劇場對話 

伯恩斯坦的作法是,由身為指揮家的他,先解說曲目的背景與特色,然後讓樂團現場演奏精采片段。而田藝苗的作法是,挑選作曲家來介紹生平與風格,接著是放上重要樂團的經典演奏錄音。 

西方音樂一直都有這樣的市場觀念,或者說危機意識。傳統國樂,其實也應該考慮這麼做。這次,臺灣國樂團由音樂總監閻惠昌領軍,邀請香港知名作曲家伍卓賢為音樂會打造九首全新絲竹音樂。透過帶有音畫特質的音樂,的確讓人可以輕鬆進入國樂的世界。

從繪本到立體舞台,臺灣國樂團做了許多突破與嘗試。

從繪本到立體舞台,臺灣國樂團做了許多突破與嘗試。 

閻惠昌認為,跨界合作「是時代趨勢,也是國樂團必須往前發展的過程。」這個音樂會,透過幾米同名繪本為基礎去創作,兼具插畫家與導演身份的BALLBOSS擔任編導,經由音樂與舞台,一起讓繪本從平面變立體。

多彩而帶有夢幻色彩的幾米畫風中,講述一個男孩夢見自己在海邊遇上一盞神燈,進而延伸出鼓勵大小朋友們鼓起勇氣,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演員服裝造型與繽紛顏色都非常的潮,再搭配我們覺得很傳統的音樂。這種視覺和聽覺上面的撞擊,在國樂音樂會或者音樂劇場當中,都是相當有趣的呈現手法。

伍卓賢強調弦樂的編器設計,還有透過大家耳熟能詳的莫札特《小星星變奏曲》作為主旋律去變奏,東西方的巧妙結合,讓人覺得容易親近。編導BALLBOSS在舞台設計上面,透過一棵大樹的裝置,讓音樂家們在樹下演奏,也讓音樂和劇場的對話變得很有特色。

臺灣國樂團和幾米攜手,將夢幻的繪本化為立體。

讓新觀眾走進國樂的世界 

傳統音樂要吸引新觀眾的手法,不外是「博物館型」與「主題展覽」兩種。前者是讓觀眾覺得這個藝術門類博大精深,讓演出者與同行感到自豪,帶動欣賞者希望成為這個群體的一部分。後者則是透過音樂風格、樂器種類、創作年份,或者個別演奏者,創造出一種讓現代人有感的主題表現手法。

不管是音樂、戲劇、舞蹈這樣的表演藝術形式,抑或是視覺藝術界,都在亟思透過新鮮有趣的手法,希望能留住老觀眾也吸引新觀眾。就連大英博物館這樣的旗艦級博物館,也會透過《另眼看世界—大英博物館百品特展》,這類用一百個物件來反應人類歷史發展的入門級展覽,巡迴世界以豐富自己特色。

臺灣國樂團除了固定樂季的演出之外,已經想到透過幾米繪本來創造屬於自己的音樂劇場。這似乎也預示了這個樂團,接下來還會有許多有創意,有吸引力的音樂會將陸續出現。如果臺灣國樂團可以許一個願望,相信會是希望有更多新的觀眾走進國樂的世界吧。

希望這個美夢,可以慢慢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