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南章用歌劇講述李天祿情愛人生

敢愛敢恨 戲夢人生

文:趙靜瑜
圖:錢南章、趙靜瑜
分享:

不少國人作曲家創作一首演就成「絕響」,很難再獲邀約;但是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錢南章卻是作曲界的標準公務員,只有提早交稿或準時交稿,不曾有任何延誤。今年他交出了臺語國樂歌劇《李天祿的四個女人》,融合國樂、合唱團與男、女高音等演唱,用音樂表達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戲夢人生。

布袋戲入歌劇    古今並陳

「去年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鄭立彬來邀約,希望我用國樂寫一齣歌劇,在大家討論之下,決定以臺中市文化局長路寒袖的詩為基底,用歌劇方式來演繹李天祿跟他四個生命中重要女性的過程。」錢南章有了過去一次不順暢的合作過程,非常重視劇本,這次他再度與妻子也是詞創作者賴美貞合作,共同催生他的第四部歌劇創作。

劇本創作賴美貞是國小退休教師,國學造詣出色,為了撰寫劇本,賴美貞爬梳台灣歷史與常民面貌,希望寫出時代的氛圍。

劇本創作賴美貞是國小退休教師,國學造詣出色,為了撰寫劇本,賴美貞爬梳臺灣歷史與常民面貌,希望寫出時代的氛圍。

「劇本、劇本、劇本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錢南章表示,歌劇是綜合藝術的極致,歌劇必得有「歌」也有「劇」,音樂好聽固然重要,但是只有劇本寫得好,有故事可說,才會吸引聽眾進入音樂所構築的奇幻世界。這次原本希望由路寒袖撰寫劇本,但他公務著實太忙,最後他願意掛劇本指導,劇本的重責大任,最後交到了妻子手上。也是夫妻倆先是前往李天祿生活過的地方去尋找資料,也前往老師府與李天祿之子陳錫煌訪談,夫妻倆宛如偵探二人組,抽絲剝繭,為骨加肉,慢慢重整出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時代與哀愁。

為了拿捏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生平,作曲家錢南章與妻子賴美貞實地考察,南北奔波,只為精準刻劃李天祿一生。

為了拿捏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生平,作曲家錢南章與妻子賴美貞實地考察,南北奔波,只為精準刻劃李天祿一生。

路寒袖詩為底   虛實展現臺灣光復前後社會面貌

劇本以路寒袖〈緣分既了,悲喜自在─我如何寫李天祿的四個女人〉一文發展而來,並使用其〈李天祿的四個女人〉及〈布袋戲〉共5首閩南語詩作成為劇本骨幹,全劇共分成2幕5景,有歌有舞,讓陳茶、黃金鑾、麗珠、月鳳等四個女人有實有虛,有真有幻,更將布袋戲彩樓搬上舞臺,藉布袋戲大師李天祿與生命中四個女人的故事展現日據時代的小人物生存面貌。

臺語歌劇最難突破的點在於臺語發音既要配合音樂,又要不同於說話,「很顯然的,音樂或聲韻,有時候只能擇一,並在兩者中找到平衡。」錢南章運用大量的京劇鑼鼓經,聲樂家們得在舞臺上又唱又跳,與布袋戲偶在舞臺共舞;他也運用人聲的巧妙發音寫出了令人捧腹叫絕的〈老鴇之歌〉,運用西班牙文中的「HO LA(你好)」、英文的「COLA(可樂)」臺灣國語的「餓了」 到臺語把尋歡客口袋裡的錢都掏光光的「挖啦」,合唱團與男高音孔孝誠跟國樂團幽默演出,是全劇哀愁感傷的基調裡難得的歡愉焦點,錢南章笑說,「是我太太太天才,可以寫出這種橋段!」但也因為是這樣的劇樂創作組合,才寫互相激盪出這樣的精采好歌。

為臺語歌劇創造新的可能

錢南章堪稱作曲界的公務員,退休後生活簡單,就是創作,「我的生命就複雜在作曲上。」錢南章認為,他的工作就是把曲子寫好,大家有信心,就會一直來邀約,「我也因而有機會在創作的過程中繼續成長。」錢南章謙虛表示,完美不可能,「只能盡力做到最好,為臺語歌劇創造一種新的可能。」

 

藝術便利貼

臺北市立國樂團臺語歌劇《李天祿的四個女人》

演出時間:2017年6月 9日(五) 19:30

              2017年6月11日(日) 14:30

演出地點:臺北國家戲劇院


演出時間:2017年6月16日(五) 19:30

              2017年6月18日(日) 14:30

演出地點:臺中歌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