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爸爸心中的《木蘭》們

文:林沅滿
圖:朱宗慶打搫樂團提供
分享:

《木蘭》是4年前朱宗慶打擊樂團排定的演出,2017下半年將北、中、南巡演,勢必全團動起來,努力接受訓練。排練雖辛苦但都會出現讓人心動的小故事,《木蘭》排練場小故事很多,也和以往的經驗不同。

《木蘭》4年前朱宗慶打擊樂團排定的演出,是京劇結合擊樂」屬音樂劇場的表演,今年6月曾受邀至莫斯科契可夫藝術節演出,返國後2017下半年將北、中、南巡演勢必全團動起來,演員們每天努力排練,身為藝術總監的朱宗慶也不鬆懈都會到排練場看看大家這位朱爸爸說:「這群《木蘭》們都足心力體力在排練,他們精神很令人佩服,也讓我心痛,如同自己女兒在吃苦般。 


 

朱團團員接受嚴格肢體訓練

 

排練雖辛苦但也都會出現讓人心動的小故事,《木蘭》排練場也不外,朱宗慶表示,排練場小故事很多,尤其《木蘭》排練場的經驗更和以往不同。

 

不準備兩件衣服 濕身一天

 

《木蘭》今年六月赴莫斯科契可夫藝術節演出前,已經在台北市演場排練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是由於有不少年輕二團的團員,是第一次參與《木蘭》的正式演出,《木蘭》對於體能與精神上的高度要求,他們並沒有經驗。

 

導演李小平在抵達莫斯科的第二天晚上,發出了一封簡訊給團員們,要求團員「隔天早上的排練,請帶二件T恤」。隔天,小平導演進了排練室,他說:我說要帶二件T恤,沒有帶的人,今天就準備整天穿濕衣服吧!這一天排大戰的場面,果真排練結束,團員衣服全濕了,甚至連腳都快站不住了。


擊樂家們也要會京劇揮大旗


 

朱宗慶親赴木蘭排練場加油打氣

 

站姿膝蓋負擔

 

團員陳妙妃分享,因為演出《木蘭》的緣故,所有團員都做超過1年以上的京劇訓練,從走圓場,還有「如何去站」,到十三響、十八棍的扎實訓練,甚至要馬步朱團團員需要親自操演京劇中各項高難度動作,陳妙妃在過程中,才意識到過去從來沒有學習到正確的站姿,也造成長期演奏中,膝蓋的負擔。藉由這次的跨界結合,才有機會重新調整自己的姿勢,對團員而言是非常珍貴、深刻的體驗。

 

思念女兒每演必哭

 

2013年演出《木蘭》的時候,資深團員黃堃儼升格為人父。在劇中,飾演木蘭父親的堃儼,看著木蘭的掙扎,都會特別的有「感覺」,彷彿真的看見自己的女兒去戰場,每演到最後尾聲〈勇氣〉部分,描述木蘭終於返鄉回家,飾演父親的黃堃儼在燈火中握著木蘭的手,就如同握著好久不見的女兒,那種感動,是發自內心的,而且每演都會忍不住掉淚。



用鍋碗瓢盆打造出農村的氣氛 

 

這樣的《木蘭》正在全國巡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