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落的紙紮產業 開創「死亡美學」

文:謝繕聯
圖:謝繕聯、張徐展
分享:

新興糊紙店第四代傳人-張徐展,和姊姊張宛瑩眼看家族傳承120年的手藝即將失傳,決定一起接手,乘著過往的文化脈絡,為紙紮找到新功能。

2016年5月底6月初,傳統「紙紮」或「糊紙」這項隨著時代變遷漸漸走向末日的傳統產業竟然受邀參加 16 屆巴黎工藝設計師週(D’Day),細緻的紙雕、繪畫與竹編手藝不僅讓外國人讚嘆不已,紙紮在傳統生活裡扮演的角色與用途更令他們驚奇,然而風光之後,紙紮這項傳統技藝要如何傳承,如何在現代生活中找到新的價值呢?

想起了國內有一位以紙紮為表現手法,拍攝逐格動畫的年輕藝術家,一查資料,發現他竟然就是這次受邀到法國參展的新興糊紙店第四代傳人-張徐展,和姊姊張宛瑩眼看家族傳承120年的手藝即將失傳,決定一起接手,乘著過往的文化脈絡,為紙紮找到新功能。

透過印刷技術,現代紙紮不僅縮短製作時間,也可以規格量產,觀察紙紮造型作品變化,也可了解生活型態的轉變進程。透過印刷技術,現代紙紮不僅縮短製作時間,也可以規格量產,觀察紙紮造型作品變化,也可了解生活型態的轉變進程。

從紙紮中窺見生活演進過程

過去紙紮多用於葬禮或普渡、酬神等祭祀活動,有時也會出現在喜事慶典或贈禮收藏,新興糊紙店創辦人張徐沛談起紙紮產業的變化時說:「傳統家屋空間大,以前的人會在家中舉辦喪事,也有地方擺放巨大的紙紮屋、金童玉女、家具、交通工具等為過世親友準備的祭品,現代人家裡小,喪事多移到殯儀館舉行,紙紮文化也在追求便利的生活型態中漸漸被忽略」。而隨著印刷造紙技術的進步,傳統紙紮精雕細琢裝飾手藝也漸漸被機器輸出取代。

「其實小時候很討厭幫忙做紙紮。」回憶起紙紮產業過往風光歲月,徐展、宛瑩一起尷尬地笑出來,因為紙紮讓他們跟其他小朋友有著不一樣的童年,下課後都要留在家裡幫忙,不能出去玩,有時還會被同學笑…,但長大後,看著家中訂單漸漸變少,師傅們一個個出走,從曾祖父以來代代相傳的手藝就像風中殘燭般即將失傳,他們突然覺得從小相伴的紙紮變得很親切。

中元普渡時先讓孤魂們來此沐浴,在上桌用餐。中元普渡時先讓孤魂們來此沐浴,再上桌用餐。

延續紙紮的文化意涵 

「我們希望繼續傳承『傳統』的紙紮工藝。」徐展、宛瑩表示,即使已有更快速的製作方式,但傳統紙紮每道程序中都藏有傳承百年的手藝,堆疊出精細而迷人的立體層次,於是「延續紙紮過去的文化意義並轉化出新的功能。」成了姊弟倆的目標。

紙紮就像生者和亡者間的橋梁,寄託著思念與祝福,是在世者為亡者訂製的「禮品」,其中藏著許多感人的故事,宛瑩說:「曾有家屬來訂製釣竿、冰箱,甚至還有一艘小船,一問之下才知道亡者是在出海釣魚的過程中喪生了,生前家屬雖然反對他釣魚,但為了讓另一個世界的他開心,還是為他準備了這些禮物」。

張徐展作品〈紙人展–房間〉,暗紅色的祭壇中蜷曲著一隻紙偶-小黃,走獸們圍繞著跳舞,是慶祝還是哀悼,一如生命的糾結與怪誕的情緒。張徐展作品〈紙人展–房間〉,暗紅色的祭壇中蜷曲著一隻紙偶-小黃,走獸們圍繞著跳舞,是慶祝還是哀悼,一如生命的糾結與怪誕的情緒。(張徐展提供)

如果都會消逝  將記憶轉化為紙糊 

從小接觸生離死別,但對於「死亡」,張徐展最深刻的感受是家中養了十多年的狗小黃即將離世的那段日子,「當時小黃年紀很大了,身體也不好,其實我們應該為他高興即將脫離病痛,可是心裡卻會捨不得,兩難呀!」張徐展說,這種糾結情感以不同面貌充斥在人生抉擇中,就像面對家傳技術,該放手向外闖出自己的路,還是要接下這大擔子呢?張徐展將這種心情轉化為創作元素,結合紙紮製作的走獸和場景,宛若神秘儀式般玄幻的重現這段生命經驗。

姊姊宛瑩負責舉辦各類工作坊,因為紙紮包含了相當多的技藝,因此工作坊從傳統花燈到紙紮馬種類相當豐富。(新興紙糊店提供)姊姊宛瑩負責舉辦各類工作坊,因為紙紮包含了相當多的技藝,因此工作坊從傳統花燈到紙紮馬種類相當豐富。(張徐展提供)

「既然終究會死,那我們應該怎麼活?」張徐展將死亡的莫可奈何轉化成對人生的提問,而他也和姊姊做了決定,一邊舉辦工作坊,讓大家動手了解這項技藝,一邊帶著紙紮偶到處郊遊,搭配擬人化的有趣的旁白,透過臉書等網路媒介宣傳,打破紙紮偶陰森的形象;今年九月,他們將與台南蕭壠文化園區合作,舉辦「紙糊DIY繪本工作坊」,在當地文史工作者、繪本創作者帶領下和附近民眾一起認識在地文化,再將這些記憶轉化為紙糊。即使這陣子備受關注,但宛瑩、徐展並不急著推出周邊商品,因為他們更在意的是「在傳統消逝轉變的過程中,我們要留下什麼」?


新興糊紙店-紙紮工藝美學粉絲專頁

 

藝術便利貼

「糖生螞蟻」紙糊DIY繪本工作坊

活動詳情請見 : 台南蕭壠文化園區官網 粉絲專頁

 

紙偶動畫大型錄像裝置「自卑的蝙蝠」@2016 關渡雙年展–打怪展出

展覽時間:09/30-12/11 (開幕:09/30 17:30)

展覽地點:關渡美術館 全館展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