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皮條、練倒立 李軍在雜技中發現生活中的樂趣

文:謝繕聯
圖:李軍
分享:

「比起掌聲,我更在意能在觀眾心中的留下的感受。」李軍說,現在的他對於表演不再專注於「讓別人覺得我很厲害」,轉而更在意能不能透過表演將心中的想法、感受傳遞給觀眾。

你相信「使命」嗎?這世上一定有一件事情非你不可,22歲的李軍是這麼相信的。小五時因為家庭因素和自己好動的天性,李軍加入了臺灣戲曲學院,成為雜技藝術的小小種子,開始在讀書、拉筋、劈腿、操練體能中循環,對家的思念,訓練時身體、心理的壓力也讓不少同伴們中途放棄,「晚上宿舍一關燈,就是一片哭聲。」李軍說,然而小朋友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只要稍微獲得一點成就感,又可以繼續支撐下去。在學習技藝時,起步總是最辛苦的,沒有舞臺沒有掌聲,只有日復一日的訓練和信念。

李軍擔任青年大使到紐西蘭參訪交流。李軍擔任青年大使到紐西蘭參訪交流。

雜技藝術的種子

到了高中時,李軍和同學們開始分項目練習自己的專才,他特別擅長「倒立」和「皮條(高空健身)」,練習時遇到瓶頸,他總會想起恩師陳儒文的話「練不夠、心太急」,說也奇怪,有些動作怎麼練都不得訣竅,卻往往在不經意一試時突然就會了!在過程中不斷挑戰自己、突破過去,是李軍覺得雜技最迷人之處。

李軍不是沒有想過除了雜技的其他可能,也曾想過轉換其他的藝術類型,然而相較其他的傳統藝術,雜技可算是最小眾的,「你們每一個都是雜技藝術的種子」陳儒文老師的叮嚀在心中響起,讓他最後決定留下來,和大家一起肩負起傳承文化的使命。

李軍很感謝李曉蕾老師總能引導他找到心中真的想要的。

李軍很感謝李曉蕾老師總能引導他找到心中真的想要的。 

拿掉高超技巧,雜技要如何繼續吸引人呢?

「高中時我的重心放在提升技巧,到了大學我開始思考怎麼透過演出傳遞訊息。」上了大學後李軍開始大量接觸其他的表演藝術,不論是當觀眾或者參與演出,「大學時老師不再跟我們說要做什麼,而是自己要找方向。」透過閱讀,李軍有系統的學習理解事物的淵源與精髓,而參與劇場,更讓他獲得前輩們累積的更寶貴的經驗。現在的李軍目標不再是讓大家覺得他很厲害,「雖然讓大家覺得我很厲害很簡單」,但抽去高難度特技後,表演還能感動觀眾,讓觀眾感受雜技最純真可愛的一面,喚醒對世界的觀察,更是李軍目前的挑戰。

雜技的起源來自生活,例如頭頂特技就源自人們在頭上頂著鍋碗瓢盆的習慣,也是古時候的娛樂,但當雜技變成一門藝術,大家就開始覺得雜技似乎是一種特定的專業,也變得有距離,但如果雜技也能像瑜珈、健身一樣讓大家有系統的學習,有一天我們也可以在公園裡看到大家在「玩雜技」,或在街上「跑酷」,「那我就死而無憾了!」李軍說,這是以傳承雜技為使命的他最大的心願。

展現高超技巧,還是傳遞訊息,如何在兩者中取得平衡是李軍目前的挑戰。展現高超技巧,還是傳遞訊息,如何在兩者中取得平衡是李軍目前的挑戰。

發現生活、發現樂趣、發現特技

「那我們要如何找出自己的使命呢?」李軍分享一定要先「認同自己」,當外界的聲音雜亂時,還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相信自己的決定,如果身旁還有一群人支持,即使再累也會繼續堅持下去,而他也很幸運地和一群夥伴組成「發現特技劇場」,要繼續用特技帶領大家發現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