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劇新天后蕭揚玲的追夢路

真摯、虛心、夢想、勇敢 永遠懷抱少女心

文:郭耿甫
圖:臺灣豫劇團、黃婉瑜
分享:

蕭揚玲帶著一箱箱的手工作品前來受訪,一邊開箱展示一邊說明,眼睛一直發著亮,神采像極了雀躍的單純小女生,讓人彷彿都要忘了眼前這是臺灣豫劇團繼王海玲大師之後,舞臺上那位百變新天后,也是才剛剛跟眾多戲曲界一姐入圍「傳統藝術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一起爭冠的精湛藝術家。

手工世界裡展現純真熱忱  也得到療癒與沉澱

雖然在豫劇團的大家庭裡,為了有限的經費,上下一起動手做道具配件已成風氣,但要像這樣「超過」的沉迷手作藝術,蕭揚玲一直是全團第一名,全面性的熱愛各種類型的手工,甚至延伸到生活配件之上。

蕭揚玲從學生時代便開始對自行手工製作服飾配件,展現高度熱誠蕭揚玲從學生時代便開始對自行手工製作服飾配件,展現高度熱誠。

繽紛的手工製作世界是蕭揚玲給自己安靜專注最好的時光

繽紛的手工製作世界是蕭揚玲給自己安靜專注最好的時光。

動手做對於蕭揚玲來說還有更積極的功用,一方面讓自己迅速進入一種安靜專注的狀態,另一方面一邊做手工的同時,經常也會有一本劇本擺在一旁,背詞琢磨角色都格外有效果。

高中戀上音樂劇   植下了不同的演繹種子

從小學就專注浸潤在豫劇世界與習藝的蕭揚玲,高中第一次踏進百老匯音樂劇現場便深深受到震撼,除了讓人目不暇給的場景變換,感受最深刻的是音樂劇那種具備正統美聲訓練,卻能夠優美舒適地傳遞感情的唱腔,讓她不僅重新思考自己的演繹方式,也跟著CD唱片試著揣摩那樣的氣息及表演方式。

百變的豫劇新天后蕭揚玲。

音樂劇一方面為蕭揚玲打開了表演藝術世界的眼界,另一方面也為她暗暗預備了面對臺灣豫劇多元跨界的各種挑戰的開放度與好奇心。

趕上了戲曲現代與創新的大時代  王海玲大師率先歸零再出發

畢業進入劇團的前半段,還是照著以往的模式,依據師傅王海玲的口傳心授,老老實實模仿練功,演繹經典。然而正當自己開始成熟,開始有機會擔綱,豫劇團卻走到了另一個階段,王老師打開了另一扇通往創新與跨界的新路。

近十年來大概是臺灣豫劇團一方面守護並展現傳統經典,同時在各種面向上勇敢創新,特別是邀請現代劇場的導演合作,讓豫劇整體藝術走入了新的時代。

一開始,全團上上下下當然有太多的不適應,但王海玲老師以身作則,面對每次的編導,都重新歸零。一路以來大破大立,獨到眼光的王老師,讓整個豫劇團吃了定心丸,加緊各種基本功與準備工作,虛心迎接一次一次的改造與挑戰。

蕭揚玲接觸音樂劇已經超過二十年,部分鍾愛的音樂劇收藏 ,摯愛《悲慘世界》,會跟著主人翁尚萬強放聲高唱蕭揚玲接觸音樂劇已經超過二十年,特別鍾愛《悲慘世界》原聲帶,會跟著劇中主人翁尚萬強放聲高唱。

初次反串生角寧采臣  不愛小倩愛赤霞

劇場導演給予的機遇與挑戰,也展現在出人意表的顛覆之上。

早一年便知道將製作《聊齋誌異 - 聶小倩》故事,蕭揚玲想當然爾自動為演繹聶小倩而做準備功課,但後一刻公布的角色分配,居然要反串寧采臣。雖然過往也會因為人手不足,偶爾客串登場,但擔綱演繹小生角色,實在是破天荒。 

蕭揚玲幾乎沒有掙扎的時間,因為當《蘭若寺》劇本拿到手上,更出人意表的是真正讓寧采臣會心中小鹿亂撞的不是柔情聶小倩,而是豪邁的燕赤霞。雖然在舞台上一切都是含蓄表達,但是這樣不斷在接招下要「突破」,已成家常便飯。

找到本人與角色間的鏈結  更多的練功準備工作隨時迎接挑戰

蕭揚玲更為正向地視之為「機遇」,得以從傳統程式化的演繹當中,獲得思考與創造,無論從角色的心理與性格層次,到身段演唱等等表演面向上,甚至全團在舞台上的互動走位與時空關係,都獲得前所未有的自我。

透過「角色分析」的功課,蕭揚玲會找出與面對新角色間的鏈結,然後開始架構自己的演繹,但她不諱言,對於與自己性格迴異的激烈辛辣角色還是有幾分畏怯,但是她都視為自己長遠藝術生涯的養分,面對畏怯別無他法,就是更加倍的練功與準備。

蕭揚玲為自己的生活配件增添了別無分號的蕭氏手工印記蕭揚玲為自己的生活配件增添了別無分號的蕭氏手工印記。

傳藝金曲獎入圍肯定心血之作 

改編自川劇《紅梅記》的《一樹紅梅》可以說是豫劇生涯的分水嶺,面對這一個為她量身打造的角色,李慧娘深情、幽怨、勇敢的情感轉折,贏得一致好評,行雲流水的唱腔已讓人折服,蕭揚玲還撲跌、摔打、大量的跑圓場、甚至噴火…雖然最後沒有得獎,對於她還是莫大的鼓舞。

即將在十一月初連續兩天,蕭揚玲要邁開腳步演出歷史與神話交織的壯闊大漠史詩《飛馬行》,隔天首次挑戰師傅的經典劇碼《香囊記》,不忘自我初心,勇敢追夢挑戰,蕭揚玲給了「少女心」最美麗的定義。

從演出配件到生活飾品,蕭揚玲有探索不完的手工世界

從演出配件到生活飾品,蕭揚玲有探索不完的手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