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角陳清河的真實人生不喜鬧

文:郭士榛
圖:國光劇團、陳清河
分享:

丑行在臺上總是配角,而且演的都是奸惡或儍憨的角色,也包括心地不善良、喜歡說人長短、臉容不佳的「彩旦」,因此沒有什麼人願意學。但知名丑角陳清河強調,丑的表現不在外表而在內心。

國光知名丑角演員陳清河,絕配諧星電視金鐘獎影后鍾欣凌,兩位搞笑演員一起生活,日子會大爆炸嗎?陳清河說:「不會,因為鍾欣凌認為,我們都在螢光幕和舞臺前搞笑逗觀眾開心,私下的生活就要正經面對現實人生。」

《巧縣官》是一齣老少咸宜的戲。

廚房門緊閉 火和熱水不讓孩子接近

陳清河、鍾欣凌,是經好友范瑞君的介紹相識,並經歷5年愛情長跑,才決定結為夫妻,至今也已7年,育有兩女,日常生活兩人相處都「滿歡樂」。陳清河也自認,雖然他的火氣較大,較易發怒,但夫妻間並沒有為其他事鬥過氣,可是若遇上鍾欣凌帶小孩,陳清河會莫名緊張,「欣凌個性較隨性,雖然她是疼愛孩子但神經有些緊張的不放心,並常叮嚀她說,帶孩子千萬不可大意啊!」陳清河說,幸好欣凌了解他,也能體諒他愛小孩的心。

陳清河指出,有次欣凌在煮湯,小女兒不小心把旁邊裝冷水的鍋子打翻,弄得全身濕。她自以為把事情圓滿解決,誰知晚上大女兒兔寶跟陳清河聊天時,脫口講出妹妹今天濕濕的。回想過去事情陳清河都還怕怕「我們家廚房門永遠是關閉的,因為火和熱水是最危險的東西,孩子都不能接近。」


金鐘皇后鍾欣凌是陳清河工作的精神支柱。金鐘皇后鍾欣凌是陳清河工作的精神支柱。

夫妻二人都是藝人,要安排休閒生活需多用點心,「平日會彼此分工照顧孩子,若兩人都有通告忙於演出時,阿媽就成最好的託嬰處。」但鍾欣凌再忙都會盡力排周六、日假日,帶著孩子出遊,享受大自然的洗禮。

陳清河重視孩子安全陳清河重視孩子安全。

丑角要有扎實功夫和體力才能應付

「孩子真的是非常可愛,我家兔寶是童言童言,常讓人開懷大笑。」有次帶兔寶去六福村玩,問她長大的志願「是當老師」,大家都很讚許,問她教什麼?兔寶居然說「教兔子翻跟斗」讓人笑翻了。談起二個女兒,陳清河是有女事足,「我家二寶年紀雖小,但個性好,很貼心,她的長相可愛,是集我們夫妻的優點。」

陳清河小時候家境不佳,被父親安排進入專門訓練京劇人才的陸光劇校,「在學校我學的是武生和丑角,我一心想當武生,卻被老師安排進入小花臉班,有一陣子因自己的行當而自卑。」

 

陳清河彩婆扮相陳清河彩婆扮相。

丑角要懂的基本功也比其他行當多,除了腰腿功夫,也要練「矮子功」,全程蹲下縮起雙手做戲、扮演武大郎等侏儒角色。這套動作難度高,屁股不能偷懶挨着腳跟,不但要蹲下走路,也要蹲下跑步和跳躍,而且在臺上動輒表演兩小時,要有扎實功夫和體力才能應付。

丑而不醜、丑中見美

由於功夫底子紮的深,陳清河有段時間擔任電影武術替身,但因常等拍攝時間,耗費大半時間,讓他深思自己真要浪費時間做這行嗎?最後決定重回戲班好好學戲,「還好我的能量都發揮在戲曲上。」如今覺得自己很適合這行當。尤其拜上海名丑孫正陽為師後,更為丑角自豪。

 

《西施歸越》陳清河飾演吳優。

他回首次看到孫正陽的表演,覺震撼,在新劇團李寶春引見下,決定飛到上海拜師學藝。「隨著孫老師學戲,讓我了解丑角表演不同於之前保守、流於外形的演出,更明白若要表現丑角的丑,最重要是內心戲,不只是擠眉弄眼,引起別人淺薄的嘲笑。」他又發現其臺灣口音,咬字不正。「5個字中有4個字要修」。他因此要歸零重練。進修一個月後,他對自己行當有了新看法,孫老師的「丑而不醜、丑中見美」演出理念,成為他隨後多年的演戲宗旨。「丑的表現不在外表而在內心,雖然表達丑但動作姿態仍優美,一招一式仍在規範裏。」

「丑角最大的特質是要很愛開玩笑,身手要利落靈活。」陳清河說:「我想到一個演出方法,第一個就會問欣凌好不好笑,若她覺得OK我就篤定這樣演出會受歡迎。她是我表演藝術上不可或缺的支柱。」至於兩個女兒會不會走上演藝之路,陳清河輕鬆說:「就順其自然吧!」

陳清河一家和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