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老蘇州城 眼耳鼻舌身意 在曲巷裡與傳統相遇

文:郭耿甫
圖:郭耿甫
分享:

遊走老蘇州城,輕易會與古井忽然相遇,它們或許安靜地兀自映照人間,也許被取水洗衣滌菜的婦女相伴,這樣的傳統生活依然是蘇州城裡的真實風景,也闡述著鄰里社區人情的緊密交織,使得很多人不願搬到周邊的高樓公寓裡。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提起蘇州,腦中的畫面是甚麼?小橋、流水、人家、園林?

「紅塵中一二等風流富貴之地」

蘇州處太湖平原,河湖密布,素有「魚米之鄉」之稱。早在東漢中期,就成為僅次於帝都洛陽的第二大城市;明清時期,蘇州是中國最大的工商業城市,富裕繁華使得曹雪芹曾讚蘇州:「紅塵中一二等風流富貴之地」。

雖然在十九世紀中葉後一度繁華落盡,但1980年後的成功發展經濟,使得大蘇州成為中國排名第八的經濟重鎮。大蘇州市的面積大約是灣的四分之一,常住人口卻有一千餘萬人,一個黃金周就可以湧入的260萬觀光客,被護城河圍繞的14.2平方公里的蘇州古城的擁塞自然可見。

雙眼老泉古井是家庭鄰里安居的泉源雙眼老泉古井是家庭鄰里安居的泉源。

老蘇州沒走遠  就在喧囂塞車主街轉彎處 

因此仰慕蘇州歷史與人文初訪的旅人很容易一路驚嚇:龐大得驚人的蘇州高鐵站與火車站、從早到入夜的車陣、還有圍繞老蘇州城的新穎高樓櫛比與四通八達的的寬敞快速道路、以及承載每年超過一億人次的觀光吞吐量…

驚嚇之餘,倘若還能夠有時間與體力,從知名景點與主要道路出走,只要轉進一個不起眼的窄巷耐心前行,充滿生活美學的閒適恬靜蘇州風情,就在咫尺。

蘇州人依河而居 , 浣衣婦女仍然是常見的人文風景蘇州人依河而居,浣衣婦女仍然是常見的人文風景。

依古井而生的庶民生活

很多人拿蘇州與義大利威尼斯相比擬,除了交織的河道,兩個城市一樣水井多,蘇州應該可能「更多」。水井一方面比城市建築更能印證蘇州的歷史,也說明了老蘇州城依然是個充滿人情之美的宜居城市。

遊走老蘇州城,輕易會與古井忽然相遇,它們或許安靜地兀自映照人間,也許被取水洗衣滌菜的婦女相伴,這樣的傳統生活依然是蘇州城裡的真實風景,也闡述著鄰里社區人們的緊密交織,使得很多人不願搬到周邊的高樓公寓裡。

水道旁的人家  老字號手藝與常民美食的安適所在

與北京胡同人家藏身在高牆與隱密窄門深處不同,許多老蘇州人家生活幾乎就展示在巷弄水道旁,餐桌、廚房、客廳甚至淋浴的許多聲音,會一起迴盪在小巷成為交響。

蘇州曲巷還是許多讓時空凝結的氣味、聲響與身影的藏身所在。鐘錶、棉被、織布…這些不堪昂貴的主街店租,卻照料著當地民眾不可缺的生活環節,師傅經常入定一般地專注工作的畫面,最是動人。當然不可抗拒的還有各具獨門風味的常民小吃:麵館、豆漿燒餅、生煎包、餛飩…都引領著旅人,往曲巷深處再探索。

晨起運動讀報的園子裡的蘇州人晨起運動讀報的園子裡的蘇州人。

世界遺產文人私家園林   蘇州市民的晨練喝茶看報的後花園

明清兩代蘇州即出了三十四位狀元,名相重臣蔚為大觀。許多回蘇州的退休官員,建造了著名的私家園林。

蘇州園林以其清雅高遠的隱士文人風格取勝,有趣的是,這些別有洞天的私家園林,經常藏身在綿長曲折的巷弄當中,與尋常人家比鄰。由於市民可以辦理廉價年度「園林卡」,每天早上七點半就可以自由進出,對於不遠千里而來朝聖世界文化遺產的旅人,真是羨煞。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原來盡在人間曲巷裡。

 一碗簡單卻講究火候與湯頭的燉肉麵, 餵飽了旅人的體力與心靈一碗簡單卻講究火候與湯頭的燉肉麵,餵飽了旅人的體力與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