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喜樹國小喜聲社 老中青少四代扛起南管傳承

文:郭耿甫
圖:郭耿甫
分享:

我問喜樹國小校長王龍雄校長,從前兩任校長手中接棒後,為何不會想要棄守這個效益進展緩慢,卻又費很多心思的南管社團?王校長重複了好幾次這個簡單的答案:「我不敢啊」。

以百年南聲社為傳承的核心

會認識喜樹國小是在今年四月臺南南聲社春季郎君祭的儀式上,當天除了南聲社的子弟與全國各地館閣代表同慶之外,小小的廳堂有一位老師帶了一群國小學生出現,認真地跟孩子說明今天參加的儀式與廳堂內的陳設,並在南聲社張柏仲老師的帶領下向南管樂神郎君行禮。

儀式之後趨前詢問,才知道親自帶隊老師是臺南喜樹國小的校長王龍雄,而這群孩子是喜樹國小創立已經逾二十年的南管社「喜聲社」的當下成員。而張伯仲是喜聲社近十多年的指導老師,就是南聲社的「先生」-老師。

張伯仲老師十多年來以一貫的規矩要求喜聲社的學童。張伯仲老師十多年來以一貫的規矩要求喜聲社的學童。

長在南管沃土上的校園傳承新路

位於臺南市南區濱海的喜樹地區,百年前便盛行南管,位於地方信仰中心萬皇宮大廣場前的喜樹國小,在二十年前就曾經嘗試在校園內承接地方的音樂傳統,但在當年各種資源匱乏的環境下,弦管暫歇。

民國九十四年,在奇美文化基金會,萬皇宮管理委員會、車仔寮文史工作室、茶博士股份有限公司、家長會、地方人士的資源整合,以及南聲社張鴻明以及張伯仲兩位大師的首肯跨刀指導,南管清音又在喜樹國小傳唱起來,學校設置了專門教室,供社團專用。

王龍雄校長帶領學生向南管樂神合掌敬拜王龍雄校長帶領學生向南管樂神合掌敬拜。

先生張伯仲跨世代教學   規矩深植少年心中

由於張鴻明老師年事已高,喜樹的傳承工作漸漸由張伯仲老師擔起。回想當年張伯仲老師一開始想要推辭,因為家傳自父親 - 南管「先生」張古樹,對規矩有根深蒂固的嚴格要求,他怕自己一板一眼為難了孩子,卻沒想到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張伯仲老師說:「我有十三個孫子,因此懂得如何循循善誘。」音樂之外,孩子們在課堂接受到的還有尊師重道與友愛孝道,因此經常張老師開車到達校園,學生已經等在車外,要幫老師提包提水壺,陪同到三樓的教室上課。

王龍雄校長接棒  強化南管在校內扎根

六年前王校長接棒校務,雖然對於南管並沒有太多的認識,但深知前人耕耘的豐碩成果得知不易,雖然來自教育文化系統與社會資源的日漸匱乏,他與同仁們戮力維持推動南管扎根的工作,除了南管社團之外,四年前他們甚至讓所有升上三年級的學生,每週四下午都要上南管課。雖然在一開始推動時要費心跟學生與家長說明,但很快地獲得認同,在臺灣制式教育普遍欠缺傳統藝術的課程中,每個喜樹的孩子都有機會領略認識文化珍寶。

而在另一方面校方積極奔走,想讓學生畢業後,在鄰近地方的國高中,可以繼續南管的研習。在過往,畢業的學子,總有幾位對南管產生難以割捨的感情與繼續學習的意願,他們通常會設法在假日的練習時間回到喜樹,除了一起合樂習藝,也會擔任小助教協助張老師指導學弟妹,張老師十分欣慰,甚至覺得,有了這些小「前輩」,教學的成效更好了。

 曾經是喜樹國小南管社的黃俊利, 從北藝大研究所學成返鄉, 成為南聲社的新血, 並且積極投入地方的南管傳承工作曾經是喜樹國小南管社的黃俊利,從北藝大研究所學成返鄉,成為南聲社的新血,並且積極投入地方的南管傳承工作。

青年輩返鄉  南管社學生畢業延續音樂學習露曙光

在去年(2016),鄰近的完全高中-南寧高中,聘任了從喜樹走出去的校友黃俊利擔任南管社師資。黃俊利是喜樹國小早期培養出的南管苗,一路持續對南管的熱愛,最後從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研究所畢業,同時也已晉升南聲社的社員。如今能夠回到地方擔任南管傳承的師資,雖然仍然勢單力薄,但也構築了一條新時代南管人的生涯模式,也為所有在過程中曾經投注南管進入校園傳承的支持力量,提供一個繼續堅持投入的強大理由。

安安靜靜地在臺灣的一個小鎮角落裡,喜樹國小耕耘十多年的南管種子得以有更為系統性的延續,正在參與的國小學童、從喜樹走出去又返鄉的年輕南管人、喜樹國小校長與同仁、還有張伯仲老師,以及所有背後支持的廣大社會力量,需要更多的鼓舞與支持的力量。

圖五 喜樹國小南管社的學生在傳統與信仰的土地中滋長藝術與人格

喜樹國小南管社的學生在傳統與信仰的土地中滋長藝術與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