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旦不苦,芬芳自來

傳承廖派經典,演繹自我特色的歌仔戲女伶張孟逸

文:楊純純
圖:薪傳歌仔戲劇團 (攝影:陳宥崧) / 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攝影:徐欽敏)
分享:

第28屆傳藝金曲獎,以《王魁負桂英》之焦桂英獲得年度最佳演員獎,張孟逸藝術成就,逐漸花開燦放。舞臺上的悲愴悲苦、百轉千折,是她身為的演員的靈動能量,舞臺下的她,更承襲廖瓊枝自謙自重的煦煦氣度,成為歌仔戲領域的一方慈師,在歌仔戲的舞臺上,宛轉美麗,並堅定的走出自己的方向。

笑起來甜甜的張孟逸,很難讓人把她和苦旦聯想在一起。

和廖瓊枝藝師如泣如訴、飄零哀苦的身世背景相較,被譽為廖師第一接班人的張孟逸,歌仔戲之路就顯得幸福許多。


學小生、演小生 後成美麗小旦臺 

在南方澳長大的張孟逸,從小就喜愛和奶奶一起看歌仔戲,15歲進入宜蘭高商地方戲曲社成為首屆社員學習本地歌仔後,在家人的愛與支持下,自此步入歌仔戲久長之路。

21歲考進蘭陽戲劇團的日子,是她歌仔戲人生的重要階段。除了歌仔戲,學北管、唱京戲,也跳民族舞蹈、芭蕾舞,將近12年紮紮實實的藝術根基,奠定了後來張孟逸的演員功底。而也很少人知道,這位在舞臺上以精湛的青衣、苦旦為主要演出的女角,一開始是學小生、演小生,直到已故知名導演石文戶的慧眼識英雄,才將這位美麗小旦帶了上臺。

她笑說自己學習慢,所以慢記、勤學,加上天生眼睛弱視,排戲演出不戴眼鏡,可以不畏他人目光與壓力,更能養成自己的專注力。「學很多、演很多,更透過這些課程的訓練,打開了身體的記憶,也學會了用眼睛學動作:除了看、也要會思考。」


 

 不僅是舞臺的資深表演藝術家,張孟逸亦是一方慈師。


人生低谷與廖瓊枝老師相遇     

在蘭陽戲劇團近12年的期間,演出戲齣已不下百齣,漸有了自己的風格與位置。但這戲路,也有顛簸。

因某些緣由與誤會,兩度離開蘭陽戲劇團,於是暫停了最愛的歌仔戲,從舞台上發光的主角轉換成在宜蘭傳藝園區駐園跳舞的小舞者。說起那一段的低迷的往事,她仍是甜甜的笑,但那笑容裡沒有後悔,反而是滿滿的堅毅與感恩。

就在那樣的低谷,她學會與自己照見;也在那時候,她與廖瓊枝老師相遇。

2009年,廖瓊枝藝師受國家指定為重要傳統藝術歌仔戲保存者,並積極尋找自己的接班人,廖老師主動問起了她。這一問,牽繫起張孟逸與老師一生奇妙的緣份。

正式成為廖瓊枝女士的藝生,給了她一個再學戲的機會。她坦言,剛開始的半年非常不適應。

「我怕廖老師失望。」她擔心因為沒有和廖師一樣的音色與身段,無法變成和她一樣的人。

張孟逸與廖瓊枝藝師的情份已超越技藝,傳藝傳心,深刻而動人。



習老師的技藝功法 走出自己獨到的特色

但在隨即而來緊密而貼身的學習以及不斷的溝通中,她與廖師互相找到前進的方法。她也開始懂得,透過那些學習的過程,學到唱腔的宛轉、眼神的傳遞、身段的美感,甚至心性頻率如何貼近。因此雖然她在舞臺上永遠不會是廖師,「但是我們用心的傳承,讓大家看看我們傳習老師藝術成就的能量成果。」更重要的是,在某種能量習得老師的技藝功法,也走出了自己獨到的特色。

現階段的張孟逸,已經是舞臺上身經百戰的資深表演藝術家,承襲廖派近10年的技藝能量,廖師傳授的幾齣重要經典劇目舉凡《山伯英台》、《陳三五娘》、《王寶釧》等,近年舊戲新編的《宋宮秘史》、《五女拜壽》、《寒月》、《鐵面情》、《拜月亭》、《碧玉簪》等都已是其代表作品;其中2015年以《白兔記》李三娘一角,入圍第26屆傳藝金曲獎「最佳表演新秀獎」;2017年再以《王魁負桂英》之焦桂英榮獲第28屆傳藝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張孟逸的藝術成就,逐漸花開燦放。


2015年以《白兔記》李三娘一角,入圍第26屆傳藝金曲獎「最佳表演新秀獎」

王魁負桂英劇照

2017年以《王魁負桂英》之焦桂英榮獲第28屆傳藝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

 

戰戰兢兢 焦慮不安 憂怕自己做

除了是一位好演員,近年廖師有意將「薪傳歌仔戲劇團」的擔子交付予她,她戰戰兢兢,焦慮不安,不斷自我交戰,為的也是憂怕自己沒有做好。但聰慧如她,心所懸念的仍是與廖瓊枝藝師一樣:對演員、樂師的放不下,以及對歌仔戲一生懸命的使命感。誠如她在今年傳藝金曲獎頒獎典禮時所說:「我的身上有很重的擔子要擔,我會努力,我會勇敢。」即使過程令人怯懦迷惘,但無畏、不放棄,仍是她一貫的堅持。

都說廖瓊枝老師的成就宛若牡丹一般尊貴高雅,身為廖派第一接班人的張孟逸,卻更像一朵清香純潔的山茶花,恬淡可愛,芬芳自來。現在的她,愈發清逸動人。舞臺上的悲愴悲苦、百轉千折,是她身為的演員的靈動能量,舞臺下的她,更承襲廖師自謙自重的煦煦氣度,成為歌仔戲領域的一方慈師,在歌仔戲的舞臺上,宛轉美麗,並堅定的走出自己的方向。

 

身為廖派第一接班人的張孟逸,像一朵清香純潔的山茶花,恬淡可愛,芬芳自來。

張孟逸在今年傳藝金曲獎頒獎典禮時所說:「我的身上有很重的擔子要擔,我會努力,我會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