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盞照亮人間的燈

分享:

不知何時開始,臺灣在大年期間,從北到南都在舉辦燈會,然而燈會的人潮,卻總是讓我卻步,但是心裡還是好奇這麼多人撲燈而去,究竟是有甚麼神奇魅力,不可諱言,這倒是讓原本失了光采的臺灣新年,又燃起了濃濃的節慶的氣息。

今年元宵前夕,趕了個非假日的黃昏,我帶著雙腳已經不方便的母親與印尼看護,前往離老家不遠的佛光山,因為母親一直嚷著聽說這的燈會很精彩。夜幕低垂,我吃力地推著輪椅沿著山坡要看燈,短短距離卻已經氣喘吁吁,但站在花燈之前,還是忍不住與母親一起驚嘆。

讓我驚嘆的除了花燈製作工藝之美,還有就是--大部分的花燈,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監獄收容人的巧手,於是有了這期主題故事的想法。

在親訪法務部矯正署的辦公室之後,獲得了大力的幫助與說明,於是我很快地在幾天之後便踏入了彰化以及臺中兩所監獄,直接與收容人及收容單位的輔導教化的人員與長官訪談。他們毫不保留,侃侃而談,分享了踏在花燈製作路上的心得,以及我們在造訪燦爛花燈會場不會聽到的花燈故事,以及花燈在收容機關裡蓬勃發展與成果。

在台中訪問2016臺灣燈會「燈王」小組,幾位代表告訴我花燈使他們蹲低了身子,學會了傾聽與合作,讓他們有了奮鬥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花燈成了他們與家人之間的溝通,讓他們的成長與努力被家人看見。大方允諾受訪與拍照的更生人阿祺與他的花燈伯樂黃文全,各自分享了更生人走出去追尋燈藝師以及接納更生人的動人歷程。

從對花燈好奇出發,不僅發現花燈在收容機構的蓬勃發展,還發現了原來花燈只是民俗技藝與傳統藝術在這另類花園裡開出的一叢茂盛玫瑰,園子裡其實早長滿了形形色色的傳藝花朵,於是走到最具有代表性的彰化監獄,不僅有全國最傑出的花燈工廠,更有堪稱唯一的「傳統戲曲音樂教室」,在那個小小的教室裡,親身感受到一群快樂的習藝者分享著藝術帶給他們的希望、抒發、自信與成長。

原來花燈不只是給我們節日氣息的燈,更是照亮人間角落的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