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蘭葉體現編織人生 千年寸金緙絲風華

文:李佩芬
圖:徐榕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分享:

緙絲工藝技術經歷千年風華,「一寸緙絲一寸金」的價值,在以最傳統的技術,呈現最現代的精品生活。黃蘭葉以精緻手藝保存千年手藝,將美在生活中體現。

走進黃蘭葉位於宜蘭傳藝園區的教室,正好聽到她一邊指導著學生,一邊對著學生說:「你們願意學多少,我都願意教,重點都在你們自己。」黃蘭葉一心想為緙絲產業培養人才的心流露無遺。

20201月剛獲得無形文化資產保存者認證的黃蘭葉,說起話來直率又豪邁,乍看讓人很難將她與這個稱號連結在一起。「我真的不覺得自己是什麼藝術家,我就是專注在研究緙絲的所有技法、設計,在這個領域接受一個又一個的挑戰。」黃蘭葉爽朗的說。

熱愛接受挑戰 打造「硬底子」功夫

1819歲進入紡織廠學習,40年的緙絲生涯,黃蘭葉可說是從頭到尾扎實的掌握每一個環節,從蠶絲、染色、整線、撚線、紡紗、織造、繡飾、裁縫等工序,每一個階段她都扎扎實實地學習與精研。對她來說,緙絲的織繡技巧,挑經顯緯的各種織法,不僅有豐富的花紋變化,還能創造雕琢鏤刻般的立體感,吸引人們去欣賞其中的美。

「我很喜歡接受工作上的各種挑戰,曾經有個日本客戶,在白紙上畫了3條波浪狀的線給我,然後要我自己想出來這個技法,足足花了我3個晚上、2個白天的時間,在織布機前織了又拆、拆了又織,這樣數十次後,總算讓我找出這個圖形的技法!」客戶的挑戰,對黃蘭葉來說,不是麻煩事,反而是她前進的動力,客戶給愈難的挑戰,她就愈想完成!

30年前,沒有電腦的年代,我就已經被大家叫做電腦了!」黃蘭葉說起在工作室內累積了40年的設計手稿,每一張圖、每一個色號,她都清楚記得是哪一個客戶的單子,甚至是哪個時間點下的訂單,只要客戶一說,她馬上能指著其中一格收納的箱子,找出存放的地方,比起開電腦運作的速度還快。「專注,就是我的長項!我學得比其他人要快的主要原因,就只是因為我很專注,專注在工作的時候,有人在身邊叫我,我都聽不到。」

在緙絲產業中,34個月才能出師,但黃蘭葉以驚人的學習力、旺盛的求知慾,讓自己快速地上手,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當上了技術指導員,技術成為創作的硬底子基礎,之後便開始發展更關鍵、有價值的設計工夫。不論藝術或設計,有了純熟技術,才能夠活用創意。

當同年齡的人,下了班後忙著約會、玩樂的時候,她去學習日語、素描、插花,甚至是古箏,培養多方領域的專長,以運用在緙絲的底稿設計上;也因此,設計出的圖案,不流於傳統宮廷式的,而是具有寫意風格,受到現代人的歡迎。

輸不起 也不想輸

「我沒有什麼大志啦!我喜歡踏實勝過做夢,喜歡做事勝過說話。」從一個公司的小職員,在做了幾年後,1994年意外地接手成為公司的負責人,所要注意層面就與過去截然不同了。過去身為員工、廠長的職責是熟稔技術面、開發設計、管理公司內部,一旦作為負責人,每天睜開眼睛,都是一張張要吃飯的臉,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公司開銷的龐大壓力。

黃蘭葉在接手公司的前7年,正好面臨通貨膨脹、工資調漲、訂單萎縮的階段,可以說幾乎都是在虧損的狀態,因此她不斷的思考如何開發市場,如何在價格、成本當中取得平衡。她清楚知道,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就是織作的技術,因此她便在這上面下了更多的工夫。緙絲的原理很單純,過程卻很繁複,所使用的工法像是「結」、「勾」、「搭梭」、「繞」、「摜」、「子母經」等數十種,當客戶給了簡單幾筆的草圖,黃蘭葉收到後就會開始進行細膩的規劃,依據草圖勾勒出優美的圖稿、線條,再依據不同的材質線,就圖案的配置、色調搭配組合,這才是技術之外,一般人難以速成的專業技術。

「會一路一直做下去,就是因為我輸不起,也不想輸。」黃蘭葉堅毅、堅持的個性,將這門技術發揮到極致,不搶占大量生產的市場,專走高端和服市場,打出精緻路線,讓日本客戶對他們有絕對的黏著度,客戶信任她的技術、設計品質,而她也不搶多,一個市場,就一個客戶。客製化的服務、優異的工藝技術,她帶領的緙絲團隊,穩紮穩打,締造出現在的成就。

要迎向1億人的掌聲 不要5分鐘的光環

剛接下公司的那5年,黃蘭葉可說是拚了命地參加各種比賽,從編織工藝獎、國家工藝獎等大獎,幾乎每年都能看到黃蘭葉的名字出現。其中最大獎就是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傳統工藝獎的比賽,累積了一筆筆的獎金,支撐起公司的部分開銷後,黃蘭葉一點也不留戀鎂光燈前的榮耀,停止了比賽的生涯,專注投入公司的經營與運作。「還好那幾年有參加這些比賽,公司初期才能夠撐下來!這是很重要的基礎。」她不只是一個藝術創作者,更是一個企業的經營者。

能否賺到錢,才是決定能不能生存的關鍵。黃蘭葉認為,如果緙絲這個技術對一般人來說只是去故宮、博物館才能看到的作品,那麼將成遲早會死去的技術。10年有成,專注投入經營,終於有了穩定的市場,在日本和服業界打下了極高的名聲。

「別人做不出來的作品,我做得出來!」現在黃蘭葉的公司是臺灣唯一的緙絲經營團隊,除了高端和服市場之外,亦有相當的訂製市場,許多複雜程度高的作品,也只有他們能製作出來。

被使用,才是活著的工藝

過去黃蘭葉多專注於公司企業的經營、市場的開發,不熱衷於教學,隨著年紀的增長,她也逐漸開始思考如何從整體產業面來支撐這個工藝技術的未來發展,光是穩定的有市場銷量還不足夠,而是得從生活教育、生活使用這環節開始。「60 歲這一年是我人生一個很大的轉捩點,我的孩子回來告訴我要接家業、想要傳承。」黃蘭葉說,她看到的面向因而開始更廣了,於是開始了固定的教學;製作的產品,也從過去的高端和服市場,開始走向生活用品的部分。

「如果不能從小就讓孩子開始接觸這些,覺得這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時間久了,就算有再多的認證、國寶這些頭銜,這個技術最終還是會凋零。」在教課的過程當中,黃蘭葉說她收到來自學生的支持,遠大過她給學生的。來學習體驗的學生,從4歲到80歲都有,他們醉心專注在編織中的神情,都讓黃蘭葉感受到教學的價值。製作出來的藝品,再美、再華麗,沒有被使用,就不是活的。

「生活藝術化」是黃蘭葉的製作核心理念,很多來教室參觀的人看到作品常常會說:「這麼漂亮要當桌布捨不得用啦!」這時候黃蘭葉就會跟他們說:「東西做出來,就是要用!用了才會需要新的!」她強調,唯有如此循環下去,緙絲這個工藝才會真正深入生活中,讓人們感受到它的美。

目前黃蘭葉分別在宜蘭傳藝園區,以及文化部文化資產園區開班授課,培養年輕人團隊,更讓旗下的設計師,得以經營銷售自己的作品,放手讓工藝設計師能夠創新設計作品,並從中賺到自己的一桶金。她堅信讓傳統工藝現代化、生活化,從產業面去發展,才能讓這有千年歷史的緙絲,持續不斷的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