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母歌仔戲當家小生巫明霞 演技派偶像施易男愛傳統

文:江昭倫
圖:施易男
分享:

「小明明」對於兒子無條件付出,施易男對於媽媽同樣全力支持。在父親過世後,為了讓媽媽走出傷痛,施易男鼓勵媽媽重拾最愛的歌仔戲,協助她成立「明霞歌劇團」,做她最想做的事─傳承歌仔戲技藝。

昔日臺灣歌仔戲當家小生巫明霞,舞臺上假鳳虛凰,演盡忠孝節義,她的兒子藝人施易男,則無論戲裡演技、戲外做人處事也耳濡目染,深受母親影響,現在母子倆共同為傳統技藝努力,「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協助媽媽將一身技藝傳承給新一代,讓越來越多人學習歌仔戲、愛上傳統戲曲。」

施易男從念書到演戲,媽媽都是最大的支持者。

多年來施易男陪著媽媽小明明用自己的方式推廣歌仔戲之美。

母親小明明  走紅海內外

在臺灣歌仔戲最鼎盛時期,電視機一打開,不論中午或晚上黃金時段,都可看到「小明明」巫明霞的演出。施易男還記得,小學中午或晚上放學回家,沿路上不論是小吃店、水果店或饅頭店,每戶人家都在看媽媽的歌仔戲,「那時候只覺得很好玩,怎麼到處都看到媽媽在電視上出現?」這也是施易男小時候對於媽媽「小明明」演出傳統戲曲最深刻的印象。

對於媽媽的名氣,施易男小時候不是很明白,不過也能感受得到小明明是個響叮噹人物,「我還記得媽媽常常受邀東南亞巡迴演出,當地戲迷還會捧著金子、鑽石送給媽媽,每次媽媽出國巡演一趟回來,大概都可以買一棟房子!」施易男笑說。

施易男在眼意全內有「孝子」稱號。施易男在演藝圈內有「孝子」稱號。

施易男孝順  來自傳統戲曲潛移默化

由於媽媽一出國就是好幾個月,施易男經常見不到媽媽,只能透過國際電話和媽媽聊天,甚至常在電話上唱起「夢中的媽媽」給媽媽聽,施易男說,「我媽事後告訴我,當時她都忍住不敢在電話那頭哭,就怕眼淚停不下來!」

施易男的演藝之路雖然不是跟隨媽媽的腳步投身傳統戲曲,但做人處事仍受到媽媽潛移默化的影響。在演藝圈,施易男是出了名的孝子,而且非常有禮貌,施易男認為這些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從小媽媽就是這麼教他的,而媽媽所學的道理正是來自歌仔戲傳達的忠孝節義。

施易男最大心願,就是協助媽媽傳承,讓更多人愛上傳統戲曲。

施易男最大心願,就是協助媽媽傳承,讓更多人愛上傳統戲曲。

母子兩人  亦師亦友 

在表演上,小明明也給予兒子相當多的指導。施易男透露,當年他能考上文化大學戲劇系國劇理論組,媽媽的幫助很大;後來進入演藝圈開始演戲,媽媽更是全力支持,「我拿到劇本,媽媽都會先看過,然後和我對戲。有時候她演我的女主角,有時候演我爸爸,有時候演我妹妹,就像個老師。」施易男說。

小明明對於兒子無條件付出,施易男對於媽媽同樣全力支持。在父親過世後,為了讓媽媽走出傷痛,施易男鼓勵媽媽重拾最愛的歌仔戲,協助她成立「明霞歌劇團」,做她最想做的事─傳承歌仔戲技藝。

施易男從念書到演戲,媽媽都是最大的支持者。

施易男從念書到演戲,媽媽都是最大的支持者。

明霞歌劇團  傳承歌仔戲精神

歌仔戲曾是臺灣代表性傳統戲曲,有過輝煌的年代,小明明秉持回饋社會的心,希望能藉由「明霞歌劇團」傳承歌仔戲的技藝,但過程其實走得非常辛苦。

施易男說:「既然是媽媽的夢想,作兒子的當然義不容辭。」劇團成立之初,媽媽一度打算免費教學,但考量到租排成本,最後才打消念頭,但學費仍然相當便宜,一堂課只收新臺幣200元,每次至少3個小時,15年來都沒有調整過。由於學費根本不足以支撐劇團營運,施易男只好用接戲賺來的錢彌補劇團開銷,也讓劇團營運至今,依舊穩健。

多年來施易男陪著媽媽小明明用自己的方式推廣歌仔戲之美,毫無保留傳承一身功夫,努力的成果終於在去年獲得肯定,獲頒2014年臺北市傳統藝術藝師獎殊榮,讓母子倆感到欣慰,「小明明不但是臺灣歌仔戲國寶級演員,也是我最愛的母親,也希望我們的努力,讓更多人認識歌仔戲,學習歌仔戲,進而愛上歌仔戲。」

施易男希望更多人認識,也愛上歌仔戲。

施易男希望更多人認識,也愛上歌仔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