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耀光的桌球人生

乒乓是運動 也是靈感來源

文:趙瑪姬
圖:鍾耀光、臺北市立國樂團
分享:

那些桌球戰場上的廝殺,你來我往的虎視眈眈;那些對手與自己的內心盤算,置人於死的進攻;那些小白球反射造成的碰撞與彈跳,規則或不規則的聲響,在作曲家鍾耀光的謬思腦袋裡,成了最具故事性,戲劇性的打擊樂。

那些桌球戰場上的廝殺,你來我往的虎視眈眈;那些對手與自己的內心盤算,置人於死的進攻;那些小白球反射造成的碰撞與彈跳,規則或不規則的聲響,在作曲家鍾耀光的謬思腦袋裡,成了最具故事性,戲劇性的打擊樂。

小白球上國樂舞台  首創擊樂乒乓劇場音樂劇

卸任8年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生涯,為北市國奠定了向國際發展的基礎,鍾耀光重返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系任教,樂界都在等著看他下一步要做些什麼,第一次,他推出了臺灣首見擊樂乒乓劇場的首齣音樂劇《誰與爭鋒》,舞台上鍾耀光化身健身房老闆,與北市國嗩吶演奏家林恩緒來一場真槍實彈的專業級桌球廝殺。

圖一  鍾耀光(右)非常喜歡桌球,還創作了小型音樂劇。(鍾耀光提供)

鍾耀光(右)非常喜歡桌球,還創作了小型音樂劇。(鍾耀光提供)

可以屏息專注,更可以殺氣騰騰,說真的,桌球很適合鍾耀光的個性,音樂創作做到完美,全力以赴,「可以的話,一周一定會打一次,桌球讓我放鬆,也讓我專注。」

鍾耀光在香港出生,在美國求學,在臺灣成家工作,大學主修打擊樂,畢業於費城演藝學院及紐約市立大學。1986年考進紐約市立大學研究所攻讀打擊樂演奏與作曲博士課程,1991年獲打擊樂演奏博士學位,1995年獲作曲博士學位。

來台灣之後,鍾耀光先是擔任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企劃組組長,後到臺藝大教書,並展開作曲家生涯,2007到2015年擔任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現任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音樂學系專任教授。

鍾耀光期待在作曲上能有更多突破與經典。鍾耀光期待在作曲上能有更多突破與經典。

鍾耀光作品一向令人驚艷,1986年作品《兵車行》獲美國打擊樂協會作曲比賽冠軍。1987年獲美國路易維爾交響樂團50週年紀念獎。1991年博士論文《亨策「冰國五景」之理論與演奏分析》獲紐約市立大學巴瑞普年度最佳論文獎。2000年3月大型國樂團作品《永恆之城》獲香港中樂團21世紀國際作曲比賽原創組冠軍。並獲得2008年第19屆金曲獎最佳編曲人獎,以及2013年第24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

借助桌球維持年輕的體態 以及前衝的戰鬥力

鍾耀光的少年時期在香港度過,他回憶讀中學時,學校規定大家都要會打桌球,不但訓練眼力,也訓練反應;1993年鍾耀光到臺灣工作,從小就是寄託的桌球成了健身的運動,也成了自我訓練的秘密武器,透過桌球,鍾耀光維持一種年輕的體態,以及積極往前衝的戰鬥力,無論是在作曲,或者是在他後來鍾愛的指揮。

現在,桌球不但是運動,也成了鍾耀光的音樂。

鍾耀光(左)與北市國音樂家林恩緒對打,兩人表現不俗。

鍾耀光(左)與北市國音樂家林恩緒對打,兩人表現不俗。

音樂劇《誰與爭鋒》一開場場景就在健身房,場上放置跑步機、啞鈴跟舉重器材,用這些「樂器」演奏當代作曲家約翰凱吉的作品;鍾耀光還跳桌球舞,讓打擊樂、運動融合舞蹈,嘗試跨界創意。

劇情則描述一支大學籃球隊裡,球員各個都想當老大,不合作,結果輸掉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痛定思痛,大家決定重新振作。劇情走年輕路線,鍾耀光擔任製作人,鄭國揚是戲劇指導及舞臺燈光設計,臺藝大音樂系所擊樂組幾乎全出動。

「健身房的聲音透過電子音樂創作,讓音樂有邏輯:我們的打法很專業,拿直拍但用橫打的方式打反手,桌球迷都會覺得好看。」鍾耀光說,桌球題材入樂他不是第一,「中國大陸有些音樂把球桌放在舞臺前,互相比畫兩下,但我們是把打桌球時在臺上發出的各種聲響帶進音樂中。」

作曲家鍾耀光個性剛硬,藝術視野超前,也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作曲家鍾耀光個性剛硬,藝術視野超前,也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

回歸教書的平靜  積累創作爆發力

「大家都在看鍾耀光的下一步,我自己也不想被設限。」鍾耀光自我定位為桌球的演出者,「我不是運動員,桌球是我表演的手段,技巧是乒乓。」他說,乒乓是一種動作,舞蹈也是一種動作,融合起來變成創作的新可能。作品剛演完,雖然受限製作預算跟場地,但鍾耀光終究是跨出了第一步,明年改版將會考慮在劇情上更加簡化,捨棄籃球,改成瑜珈;多一些內心的情緒描述,讓演出更加精采。

回歸教書與創作,鍾耀光讓自己恢復平靜,積累創作力與爆發力,基督徒的信仰與妻子生活的相伴,讓他恢復音樂家的神采,也更知道自己的方向。6月中他將為李寶春京崑大戲《長生殿》寫曲;10月鋼琴家胡瀞云將與費城室內管弦樂團合作,將首演鍾耀光的《赤壁》鋼琴協奏曲,「今年要過60歲生日了,希望留下更多好作品。」

擔任國樂團團長,指揮,作曲家鍾耀光才華洋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