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頑童高韶青愛發明 音樂生活玩創意

文:趙瑪姬
圖:築文創、甄藝樂場
分享:

父親是理工方面的專家,受到父親影響,高韶青也喜歡自己動手作,小時候就拿電線跟老舊的零件做無線廣播收音機,東西到他手上,總愛拆拆弄弄,透徹研究;高韶青自己也喜歡科技類的新玩意,找出原理,沒想到這些居然成了他發明韶琴的養分。

受到蘋果電腦賈伯斯發明第一代蘋果手機的啟發,二胡名家也是音樂頑童高韶青發明了二胡進化版「韶琴」,在兩岸三地的國樂界產生了極大的迴響,事實上,從小到大,高韶青就充滿鬼點子,他不但自己組裝樂器,還會自己作無線電,廣播收音機,「一開始是好玩,但發現可以找到自己最順手的樂器,很有成就感。」

高韶青說,這些創意,都來自擔任鐵道工程師的父親。

高韶青是世界上公認最優秀也最創新的二胡名家之一,同時是知名作曲家,曾為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短片《潁州的孩子》配樂,過去也曾是香港中樂團客座首席,現任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專任教授。

高韶青發明韶琴,讓二胡有更多發展。

高韶青發明韶琴,讓二胡有更多發展。

動手拆解找出原理

高韶青是上海人,1967年出生於甘肅,父親是中國鐵路的工程師,母親是小學音樂老師,6歲就開始學習二胡。父親是理工方面的專家,受到父親影響,高韶青也喜歡自己動手作,小時候就拿電線跟老舊的零件做無線廣播收音機,東西到他手上,總愛拆拆弄弄,透徹研究;高韶青自己也喜歡科技類的新玩意,找出原理,沒想到這些居然成了他發明韶琴的養分。

高韶青成績出色,一路念到上海音樂學院畢業,畢業後在北京中央民族樂團工作,「可能是因為剛畢業就是一級音樂家,我對自己要求很高,但也逐漸發現,自己必須得出去念書,才能更精進。」高韶青只工作一年就申請赴加拿大念書,過程艱辛,先是因為得在國外找到保證人,高韶青想起自己曾經去加拿大訪問演出認識的一位華裔醫生,「我們素昧平生,我一詢問他,他立刻答應要做我的保證人,我感覺遇到貴人。」

高韶青手上的韶琴,搭配搭電配件,讓現代電子音樂透過科技與二胡接軌,大大拓寬了二胡本身的限制。高韶青手上的韶琴,搭配搭電配件,讓現代電子音樂透過科技與二胡接軌,大大拓寬了二胡本身的限制。

突破層層難關  赴加國念書

但這樣,高韶青還是無法成行,因為從小他拿的是黨栽培的獎學金,必須在求學後在崗位上工作五年,才能申請調動,不然就要歸還這些費用,「天啊五年我都老了,完全會錯失發展機會。」高韶青於是日夜打工丶演奏,硬是湊出了數目還給上級,終於順利出國,到加拿大念書,發展音樂事業,至今已成兩岸三地重量級二胡名家,現在他也帶著妻小回到中國大陸,選擇杭州教書,定居,繼續他的二胡巡演生涯。

「我一開始只是想做一個屬於我自己的樂器,我可以盡情發揮二胡的音色,可以克服二胡的穿透度與音域表現。」高韶青說,他在加拿大演奏,只要是跟交響樂團合作,二胡聲音一定是聽不見,「我那時有蘋果第一代手機,第一代手機的喇叭非常輕,非常小聲,我常聽不見講話,後來我把出音口稍微擋一下形成共鳴箱,音量突然變大變清晰,這讓我興起了改良二胡的念頭。」

 

高韶青(右一)常與不同的音樂家合作,開拓二胡各種音樂面向。

從改善二胡音色音量的小零件開始發明

從發明小零件開始,到完成高音、中音及低音韶琴,高韶青花了許多時間研究,「那幾年常常是我演奏賺來的錢,就交給研發的工廠,終於開發成功。」高韶青說,「韶琴增大二胡音量,改善二胡高把位音色;因應當代樂壇跨界思潮,韶琴也可以開拓了二胡藝術發展的無限可能。」

高韶青說,韶琴的發明不是要用來取代二胡,而是希望讓演奏家有更多選擇,「我也很敬重香港中樂團研發的環保樂器,或者是北市國的改革樂器,這些都是這一代為二胡這個樂器所做的努力。」

高韶青(右一)常語不同音樂家合作,開拓二胡各種音樂面向。

發明韶琴,也創作樂曲,高韶青堪稱音樂頑童。

創作與發明  展現無比創意

除了發行樂器,高韶青也自己創作,讓生活感受透過樂音記錄下來,他的《二胡隨想曲》系列已經深具知名度,經常拿來作二胡的比賽曲及演出。他最新的創作則是《二胡隨想曲第五號-納西》,「我雖然沒有去過納西,但透過采風資料,可以感受當地的風光與民俗人情,融入樂曲當中,說也神奇,納西的音樂情調用韶琴演出,非常相襯,讓韶琴有更多演奏的發展空間,這也是我的願望。」

另一首《二胡隨想曲第三號-炫動》則是融合韶琴跟搖滾,高韶青說,五聲音階跟搖滾節奏唱和,也是很大的挑戰,「我還記得當時在臺北擔任臺藝大教授,那也是一個委託創作,已經不記得為何用走的,只記得那天下課接近傍晚,我從板橋一路走啊走,走到南京東路,這些都是走路走出來的旋律。」發表之後二胡界相當喜歡,這也讓高韶青繼續下筆,繼續豐富屬於韶琴的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