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最帥女武郎

文:陳林君曄
圖:薛玉明、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分享:

臺灣首位入選太陽馬戲團直爽女子,因緣際會開啟自學武生行當之路。台北新劇團的楊舒晴將在《八大錘》反串陸文龍,以帥氣扮相粉墨登場!

近年來,傳統戲曲折子戲廣為戲迷所喜愛,此一風氣讓青年演員獲得更多演出機會。台北新劇團於臺北市政府親子劇場所舉辦的「2020青年薈演」,就是運用折子戲來推出多位青年新秀擔綱主演,觀眾看得開心,演員們也藉此大展身手,以獲得大量經驗值。



青衣、花旦起家 如今武生場上飛



楊舒晴這次在《八大錘》中飾演陸文龍,是她第4次以武生行當擔任主演,但她少時並非學習生行,反而都是唱青衣花旦,學生時代也習練刀馬旦,老師曾因為她翻筋斗翻得很好,建議她可以轉行當學習武旦,但從劇校一直到文化大學畢業為止,最終都沒能獲得轉習武旦的契機,沒想到進了職場,成為台北新劇團的團員之後,竟然有機會做了武生!



楊舒晴說:「我們劇團長期參與臺北戲棚觀光劇場演出,多以武戲為主,除了熱鬧受歡迎,觀眾也比較看得懂。」楊舒晴在觀光劇場擔當主演時,經常演出說唱兼武打的角色,1週4場的表演,加上她勤奮練功,就這樣累積起能演出武生行當的可能性和實力。



雖然在觀光劇場有武戲的經驗,但楊舒晴實際上接演武生角色時,練功過程還是因為諸多差異而感到挫折,她猶記得第一次演武生,因為對武生所使用的兵器方式不甚熟悉,為了完美詮釋《乾元山》哪吒一角,她借閱了許多重要相關的影片來學習。「我練武生就是這樣一格一格看著影片片段、學著練起來的」,楊舒晴描述自己練功的過程,靦腆地笑起來。



或許正因為必須自己搜尋資料摸索著練習,旦角出身的楊舒晴演起武生別有她自己的特色,接連著幾年的青年薈演,她皆以武生姿態亮相,逐漸在不同行當間顯露鋒芒!楊舒晴認為現在這些變化,除了感謝團長李寶春老師的建議與台北新劇團給予的資源與機會,那股想多學的慾望與動力,也許與自己曾參加太陽劇團(又稱「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是第一位臺灣女性團員,在拉斯維加斯《KA秀》團隊接受訓練與演出的經驗有很大的關係。



追尋夢想 單槍匹馬勇闖太陽



《KA秀》的團隊於拉斯維加斯米高梅飯店駐點演出,舞台設計非常驚人,除了有5個活動升降台,另有2個大型的特製舞台,這個特製舞台可以從,地下室一直上升到65英呎的高度,還能隨時360度不斷旋轉,必要時候還可以從直角到100度傾斜,一切都能同時進行。楊舒晴想起高台訓練時笑說:「有個訓練我都稱之為『跳樓訓練』!」原來為了保護演員,避免演出時摔下舞台,且確保能運用正確安全姿勢落入空氣墊,訓練時會要求團員先從一層樓高的位置開始跳,接著以各種角度、姿勢,樓層越跳越高。



「後來還有種像鐘擺(Pendulum)的訓練,因為隨劇情發展,會需要在高空中飛躍擺盪,甚至還必須配合角色在飛身的同時做出許多空中動作。」楊舒晴想起第一次訓練時非常緊張,站在高台上感覺自己很用力抓著高台的欄杆,這時候小組長對著她大喊「Shu-Ching, Let go」,讓楊舒晴不知所措,下意識並不是放手飛出高台,而是大喊一聲「How」,回想至此楊舒晴好像還記得身體的疼痛般,微微皺起眉頭說:「剛開始訓練時,困難點就在要準確計算回身抓住欄杆的時機,所以那時我經常撞到欄杆,弄得渾身青紫、肌肉痠痛。」



在太陽劇團一年間,紮實的訓練和演出經驗,讓回臺再度登上京劇舞台的楊舒晴更加自我要求與投入,「我在太陽劇團的期間,夥伴們在登台前總是互相打氣說『have fun』,這跟我們原本習慣在戲曲演出後,對彼此說一句『辛苦了』的感覺不太一樣,也讓我學會認真嚴謹地面對演出工作之際,其實是可以用沉浸表演的愉悅心情帶動演出,更能體會工作的樂趣!」



京劇跨行當的挑戰



相較歌仔戲挑大樑的當家小生多為女性,京劇的小生、武生仍然以男性為主,楊舒晴認為根本的差異是來自於跨行當有很多難題,回想自己這麼多年學習生、旦兩行,其中要跨越的差異真的很多,「無論是厚底功、扮相、走場、武術、唱腔種種,尤其是武生的架勢,雖說刀馬旦也需要工架好,但還是不同,演武生想要完全做出宏大氣勢的模樣,我至今都還在自我要求中不斷摸索。」楊舒晴坦承學京劇剛開始選擇了一行當,日後跨行當要面對的差異的確會比歌仔戲多。



「不過從歌仔戲中也能夠發現,女性的生角扮相特別好看,挺拔英氣之中又帶有一種美感。」楊舒晴認為女扮男有不同於男性的特色,這也就是為何歌仔戲有眾多女性當家小生。或許之後京劇也有機會大量培植,發展女小生的市場。「倒是以前京劇培植男演員為主的時代,名旦都是男性呢!」聊起性別翻轉,楊舒晴想起京劇的四大名旦「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個個都是婀娜姿態不輸女性的乾旦(男旦)。



那麼現在還有專門唱旦角的男演員嗎?楊舒晴睜著圓圓的眼睛、靈巧可愛地眨著說:「當然有啊!雖然不多,我就知道一、兩個喔!」



剛柔並濟帥女郎



楊舒晴雖然覺得自己扮演武生的架勢跟姿態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但是她也相當了解如何運用女性的特色來為角色加分,「同樣是演陸文龍,男生演起來當然有很多生理上的方便,比如說兩臂一張開,肩膀的延伸線上自然有一種寬闊雄壯,但或許是因為陸文龍才16、17歲的年紀,我作為女生即便架勢上略為吃虧,扮相跟靈巧的味道卻成為了一種特質,而且非常適合這個年紀的男性角色。」楊舒晴說道。


回顧楊舒晴四次扮演武生,從《乾元山》哪吒、《殺四門》秦懷玉、《雅觀樓》李存孝,再到今年《八大錘》陸文龍,的確也都是年輕男性的角色。楊舒晴試想,或許劇團也是考量她文武皆備,而且扮相能夠突顯出年輕男性特有的稚嫩可愛,才頻頻給她扮演武生戲路的機會,讓她可在其中不斷尋求身為京劇演員的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