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 真瀟灑

第129期-2020/04

文:楊儀靜
圖:二分之一Q劇團、水磨曲集崑劇團、徐榕志
分享:

崑曲,是一種對音樂、舞蹈和文學都非常精緻講究的古典表演藝術,向來為文人雅士所鍾愛,並在2001年被聯合國列為人類口述非物質遺產;但對普羅大眾而言卻略嫌高冷,並非那麼容易入門,不過楊汗如卻可以把這個古老的藝術推近人們身邊、產生新火花,為崑曲這個老靈魂注入新生命,究竟她是怎麼辦到的?

踏入崑曲界之前,楊汗如原本是歌子戲的愛好者,她說自幼愛看電視歌子戲節目,經常模仿劇中小旦唱戲,還自認唱得不錯,大學參加歌子戲社,卻被指派為扮演小生,理由是她的臉型屬於長型,不適合演小旦,小旦上妝時臉蛋要貼鬢角,圓形臉才適合,長型臉比較適合演小生,害她旦角夢破碎,從此專心學小生戲。後來她被崑曲感動,一頭栽進其中無法自拔,自然也是延續小生角色的訓練,沒想到竟然闖出一條生路。



不過,楊汗如的崑曲生涯發展與一般正統科班出身的演員以演出傳統崑曲劇目為主有些不同,她在傳統之外又另闢蹊徑,與導演戴君芳合作,以現代劇場的手法來重新詮釋崑曲,2004年首先推出臺灣第一部小劇場崑劇《柳.夢.梅》,全新創意果然贏得藝文界極大的關注,並獲得第三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年度十大」,讓原本有些高冷和距離感的崑曲搖身一變成為熱門戲劇。也因為這個機緣,於是2006年兩人決定共組劇團,並將團名命名為「二分之一Q劇場」,其中「二分之一」是諧喻劇團非全然戲曲或非全然現代劇場的背景組合,英文字母Q則是取自崑曲Kunqu的英譯諧音,後來則延伸為「一半崑曲一半未知」的組合。成團之後,陸續推出多部作品包括《情書》、《戀戀南柯》、《小船幻想詩──為蒙娜麗莎而作》、《半世英雄‧ 李陵》、《掘夢人》、《亂紅》、《風月》、《流光似夢》,評價都相當不錯。



一齣結合三方對話的創新劇碼



其中,劇名有點奇特、讓人猜不透端倪的《小船幻想詩──為蒙娜麗莎而作》乃是二分之一Q劇場的第4部作品,原本發表於2006年「誠品戲劇節」,並於隔年獲得第五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節目「年度十大」,深受評審及觀眾注目,至今仍為許多戲迷所津津樂道。



回憶當年,楊汗如說這齣劇的誕生可是有典故的,它並不是劇團原本預設的演出,而是在主辦方類似以出考題的方式下被動完成的一個創作。因應當時主辦方要求,演出必須呈現畫家、現代藝術家和劇團導演的三方對話。二分之一Q劇場接招後,端出了由劇團導演戴君芳、現代藝術家施工忠昊,以及文藝復興巨擘達文西經典名畫融於一爐的實驗劇作,並由楊汗如擔綱演出,因而成就了《小船幻想詩──為蒙娜麗莎而作》這場結合崑曲、舞蹈、劇場、裝置等元素構築而成的不思議浪漫演出。



跨越性別的不思議浪漫實驗劇



關於這齣劇的由來,最主要是取材自清代道光年間,浙江才女吳藻的一折崑曲短劇《喬影》,喬影的意思是改扮男裝後的自畫像,劇中人謝絮才乃是一位胸懷男兒志向的女子,因不甘身為女兒身無法實現自我,因此大膽的女扮男並在書房畫下自畫像以抒發鬱悶,畫中影像是身穿男裝的她,一邊飲酒一邊讀屈原《離騷》,通過這幅「飲酒讀騷圖」一澆心中塊壘。這種擬男的舉止可說大膽的逾越了當時社會、文化所建構的性別界限,塑造出獨特的雙性形象。



《小船幻想詩》除了延續這個主題之外,並加入更多元素,包括被認為是達文西作為女身自繪像的〈蒙娜麗莎畫像〉、似男又似女具有挑逗意象的〈施洗約翰圖〉,以及增設一名舞者(蘇安莉飾演)扮演劇中人的影子,化單調的「獨腳戲」為「形影雙演」。此舞者身分極多變,既是分身、知己、戀人、亦是理想,楊汗如與她在劇中有許多互動,形與影、男與女、共舞對照,投射出多重的想像,讓原本屬於獨腳戲的《喬影》顯得更加豐盈生動。



坤生演出不設限 更添性別朦朧美感



傳統戲曲中,乾旦指男性專工旦角,坤生則指女性而工生角。為了學好崑劇,從需要轉機的年代開始,楊汗如便多次遠赴上海,向上海崑劇團著名的岳美緹老師學小生,以談情說愛的「巾生」為主,而岳美緹老師便是當代崑曲界的第一坤生。



就視覺而言,男性角色如果由女性來飾演,扮相往往會比男性本身來飾演要更加俊美而格外吸引人,女扮男裝也把男性原本的陽剛味,昇華為一種兼具溫柔感的氣質,使得劇中人舉手投足間更散發出一種迷人又瀟灑的韻味。楊汗如說:「也許是身為女性之故,因此更能貼切傳達出『什麼樣神情的男子最能博得女性青睞』」。由此看來,作為一個坤生演員,在男角的扮演上,不但完全不設限,反而在性別上佔了一點便宜,而這種為角色添增一分性別模糊的朦朧美感,在《小船幻想詩──為蒙娜麗莎而作》這齣戲中,可以說是更加發揮得淋漓盡致。


楊汗如與二分之一Q劇場至今已4度榮獲台新藝術獎,成績十分亮眼。不僅如此,她也是文學大師白先勇口中讚譽有加的「臺灣崑曲最佳小生」,可以想見穿梭在傳統崑曲與現代劇場之間,楊汗如顯然是毫不設限並游刃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