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藝下午茶 臺灣當代京劇的 現在進行式與未來式

場次二 曹七巧,她與她們---- 談魏海敏創造角色與表演藝術

文:紀錄:黃采薇
圖:攝影:張震洲 劇照提供:國光劇團
分享:

傳藝下午茶 臺灣當代京劇的 現在進行式與未來式
場次二

主題:曹七巧,她與她們---- 談魏海敏創造角色與表演藝術

主持人
王安祈(國光劇團藝術總監)

與談人
王璦玲(國立中山大學教授)

毛時安(前上海市創作中心主任)

魏海敏(總結)

內化傳統 創新優遊的表演藝術家

王安祈:各位好,王璦玲老師她最擅長的是用哲學思維來討論文學藝術,其文學理論是非常有邏輯的,而毛時安是很有名的文學評論家, 他的文學評論不只是戲曲,還有戲劇、小說、畫、電影等,他本身也在創作,涉獵面向很廣。

作為引言人,我依據魏海敏老師的傳記《骷顱與金鎖: 魏海敏的戲與人生》,並引用其封面文字:「傳統已經內化到血液裡,創新才能如此優遊自在」,這是一位不要枷鎖的表演藝術家, 我以此作總題綱。第二場國際劇評會,我們先邀請王璦玲老師發言,謝謝。

圖2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談到魏海敏與羅伯.威爾森跨界合作的《歐蘭朵》,是以京劇罕見的「獨角戲」作演出。.jpg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談到魏海敏與羅伯.威爾森跨界合作的《歐蘭朵》,是以京劇罕見的「獨角戲」作演出。

京劇的現代化 戲與技的結合

王璦玲:謝謝安祈,各位貴賓好。講到魏海敏女士,我們不能不談到「京劇的現代化」。要維持舊的經典京劇,就必須關注現在京劇保有新與舊的衝突,並從中尋找適切而不能消解傳統的形式,所以說要維持新的創造力,並開發各種可能性。

在思索京劇新的內涵及表達方式時,呼應前面榮教授所提到的周信芳,當年他提出整體戲劇的概念,認為「演員不只是演,還得兼具唱與戲的全能化」,魏老師學「梅派」,如今我們都讚美她是個「全能」旦角,而周信芳老師所強調的演員特質,正是我們該思考的方向,眼前魏海敏老師就有這樣具體的展現。

面對文學性人物刻畫的要求,京劇現代化裡新的文學形象,其實是要求演員應該要把「戲」與「技」結合起來,否則無法承擔現今京劇所要呈現的舞臺形象以及人物塑造的複雜度,現代京劇能有導演的介入,也幫助演員在傳統與技術中激活起來,使得京劇在形式化及程式化能有新的表現力。對於提升京劇文學的個性化, 也必須要求演員的文化素質要提高,培養出具有創造力的演員,從單純「技藝型」的演員轉化成「文化型」的演藝家。圖1國立中山大學教授王璦玲認為《金鎖記》是魏海敏老師的顛峰之作,也是國光新編京劇的里程碑。.jpg國立中山大學教授王璦玲認為《金鎖記》是魏海敏老師的顛峰之作,也是國光新編京劇的里程碑。

「新」京劇 突破傳統演員的表演模式

相較於傳統京劇重視流派唱腔的藝術特色,新京劇有幾個特點:

第一點,是用傳統的「唱唸做打」來體現新編京劇裡面的新情感、新人物,而《金鎖記》則以表現女性幽微心事的探索、女性形象的重塑, 透過人物對話的多元層次來探討角色人物的構成,以細緻的戲劇鋪成,引領觀眾重新思考女性是如何想像及體驗情愛。

第二點,當代臺灣女性劇作家,對於女性心靈的新詮釋,透過女劇作家及女演員來詮釋女性的新角度,同時也展現了「抒情自我」,強調女性自主性,這些多重性也呼應了王德威教授剛才提的「抒情傳統」的可能性,當代女性主義有別於「性解放」時期的狂放縱慾,真正該關心的是「女性的主體性」而非性傾向的特殊性,該鼓勵女性去表達對於自我內心的情慾和糾葛。

第三點,在表達的手法上,國光《金鎖記》擁有出色的表現,他們透過編劇、導演、演員三者的互動合作,配合劇場的視覺意象以及各種聽覺感官的傳達,呈現出現代京劇的新意境, 例如:觀眾對於二爺在舞臺上的印象模糊,反而是以咳嗽的聲音記得這位人物。

編劇王安祈老師認為,新京劇是有意識地朝文學性、個性化及現代化發展,且三者要互相支撐,其首要條件就是「古典記憶」與「現代感受」之間的關係,才是反覆探索的主體。因此,國光《金鎖記》保留了傳統京劇的「唱唸做打」, 主題卻是傳達了現代人的觀念及想法,對於人性糾纏的部分就有比較多的著墨。

傳統京劇的演員都是透過行當、流派,來詮釋劇中角色的表演模式,但新京劇所要突破的就是傳統演員的表演模式,從花樣少婦演到老年, 魏海敏老師是以全身的能量來詮釋曹七巧的一生,運用京腔的高昂迴盪,也呼應了角色的華麗與蒼涼。魏海敏在《金鎖記》的表演,確實呼應到周信芳先生提到的「唱與戲的全能化」, 也是文學性與個性化的創作題材,她是全然的「文化型」演藝家。

我認為《金鎖記》是魏海敏的顛峰之作,亦為國光新編京劇的一個里程碑,這部戲帶來了藝術前景,是齣新舊並陳,以中國京劇傳統為核心的好戲,也為臺灣當代京劇的創作,呈現很好的示範。

梅派藝術的當代傳人

毛時安:謝謝王璦玲老師的講解。對於魏海敏老師,剛才前面各位講者在談「梅派」,梅蘭芳先生作為中國京劇傳統四大名旦之一,是最能代表中國傳統戲曲美學精華並且集大成的表演流派。魏海敏是當代「梅派」再傳弟子中最具個性特色的一個。有以下四點原因:

魏海敏是梅葆玖的開門大弟子。這是非常重要的「師承」關係,由梅葆玖老師親自傳授魏海敏,演的梅派看家戲《貴妃醉酒》、《霸王別姬》等都深得「梅派」藝術的真傳神韻;其次, 魏海敏是幾代「梅派」弟子當中,創排新戲最多的藝術家;第三點魏海敏有自己對「梅派」藝術的理解。講到梅派藝術,大家的理解不外乎「雍容華貴」、「端莊大方」。這恐怕有一定誤解,梅蘭芳先生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藝人, 他不但創排新戲,而且演過不少時裝戲。且「梅派」藝術的本質是「美派」,一招一式都散發著非常有內涵的美。魏海敏具有梅蘭芳先生的美的氣質,扮相美、嗓子水、身段好的特點; 第四點「梅派」其實非常注重表演。梅蘭芳的《貴妃醉酒》能將楊貴妃醉酒的媚態和內心的苦悶深刻地表演出來。譚鑫培看了梅蘭芳的演出說:「這個孩子有本事。什麼本事?就是會表演,美。」而魏海敏也是非常會表演的京劇演員。她能將梅派的許多程式融化到各種新的人物塑造中,在舞臺上有著非常吸引人的藝術光彩。

圖4前上海市創作中心主任毛時安認為魏海敏老師是「梅派」藝術的當代傳人,將「梅派」藝術帶入了二十一世紀。.jpg前上海市創作中心主任毛時安認為魏海敏老師是「梅派」藝術的當代傳人,將「梅派」藝術帶入了二十一世紀。

國光《金鎖記》兩位編劇拿出了曹雪芹寫《紅樓夢》的手段編織劇情,塑造人物。使出了李後主寫詞的情性,相當用心將唱詞寫得文采盎然恰到好處,也給魏海敏提供了很大的表演空間。我本來有個標題就是「從趙豔容到曹七巧」。梅蘭芳演過《宇宙鋒》。而魏海敏在演出《金鎖記》時,不知是否借鏡了《宇宙鋒》趙艷容的演出方式。魏海敏的曹七巧,從一個嚮往著美好愛情的少婦到一個對生活徹底絕望母親的全部心理過程,特別是一個女人在情感和欲望之間內心痛苦的反覆,在舞臺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魏海敏把傳統京劇的演唱和現代舞台所需要的表演結合,把戲曲表演中的「表現」和「再現」結合,把古典美與現代美結合,最後是文學性與戲曲性結合。魏海敏是當之無愧的「梅派」藝術的當代傳人。她把「梅派」藝術帶入了二十一世紀的舞台上,征服了二十一世紀的觀眾。

靠專注力成就演員生命

魏海敏:謝謝大家,其實我在《金鎖記》的這場演出及展覽,自己心裡有許多想法及冀望, 身為國光劇團的一員,如何演出每一場好戲是我們所重視的。

我承認自己是「會演戲」的人,這是老天賜給我擁有一顆敏感的心靈,能讓我對每個角色能有敏銳的感受。感謝梅蘭芳大師所帶給我的禮物,當時中國的傳統戲曲能有這麼多流派,這幾位演出旦角的前輩,他們雖然是男人,卻能將女人演得如此傳神,而且我不只會唱「梅派」,其他流派的戲我也能唱,能夠吸收這些前輩表演的精華,就是我在演繹其他角色時最好的營養。

這次的《金鎖記》因為導演李小平檔期太滿而無法配合,由我來執導,所以這次演出,我的感受特別不同,卻更能掌握曹七巧內在心緒的轉動, 還有,我增加了許多戲曲在舞臺上的語言,更為重視與其他演員的交流,我認為演員是要被啟發的,要有一個「監工」的人,而一齣好戲就像是「一顆菜」( 全體緊密配合協調一致的意思) 因為在大自然的影響之下,需要每個環節環環相扣,才能養出一顆完整、好吃的菜。

因此,一位好的演員應該要有好的專注力來成就自己,因為,要演出一場好戲,真的需要很多人的力量。感謝每位來看戲的朋友,因為有你們的掌聲及感動,演員才能盡情地在舞臺上展現自己,最重要的是戲劇的本質,我們與戲劇的互相交流,才能留下好的影響。

圖5《金鎖記》國際劇評會結束後,魏海敏老師(前排右五)與專家學者、現場一票戲迷開心合影。.jpg《金鎖記》國際劇評會結束後,魏海敏老師(前排右五)與專家學者、現場一票戲迷開心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