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在當下 書寫戲曲進行式

文:郭耿甫(樹德科技大學藝術管理與藝術經紀系助理教授)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分享:

經典是寶藏、養料,也是秘密。臺灣戲曲藝術節今年首次以「戲曲經典」為題,必然是經過一番思索,雖然節目與表演團隊數量皆不若其他兩個單元,但是帶來的豐富面向、精湛演出,以及議題的擴散與發酵,在在都顯得充滿重量。首屆推出的「戲曲經典」單元,一共有三個遠道而來的國際團隊,以及一個聯演的臺灣團隊,共同呈現五個不同的節目。

首先登場的是來自川劇優秀藝術家雲集的四川省川劇院,帶來巡演世界的經典劇目《白蛇傳》,由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劉誼、崔光麗擔任主演。

 

經典劇目與折子戲

品味川劇多元勁辣盛宴

在戲曲當中青蛇白蛇的形象前文後武,在此番四川省川劇院的版本當中也就有了文白蛇演繹了白素貞的深情靈動,武白蛇展現了白素貞的勇敢拚搏。更特別的是青兒由男女兩個不同的演員輪流串演,女青兒以花旦應工,俏皮伶俐,男青兒武生登場,剛直勇猛。另外,除了知名的變臉密技,吐火、吊打與扛舉等川劇絕活,以及滿堂演員在在經典的『水漫金山寺』段落,展現紮實不凡的各式武打身段,高潮不斷。

 

除了帶來一臺驚呼連連的經典好戲,四川省川劇院還特別呈現《川劇傳統經典折戲專場》,要讓臺灣觀眾與戲曲界更為深入地認識川劇的多元藝術表現。川劇是四川戲劇中具有代表性的劇種,在三百多年的發展中,逐步發展成集崑腔、高腔、胡琴、彈戲、燈戲多種聲腔於一體,五腔並存的演唱形式。「四川省川劇院」陣容齊整,臺風嚴謹,在中國素有盛名。本次演出精選六折經典傳統折戲〈包公賠情〉、〈老背少〉、〈殺狗驚妻〉、〈情探〉、〈跪門〉、〈六月雪〉,呈現川劇扎實又繽紛的劇藝風華,也讓臺灣觀眾能夠更為深刻地體認這片歷史厚重的土地上,充滿生命力與獨特性格的戲曲文化精隨。

四川省川劇院《川劇傳統經典折戲專場》,要讓臺灣觀眾與戲曲界更為深入地認識川劇的多元藝術表現。.jpg

四川省川劇院《川劇傳統經典折戲專場》,要讓臺灣觀眾與戲曲界更為深入地認識川劇的多元藝術表現。

 

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日本宮廷樂舞展光華

本屆藝術節緊接著由日本「北之台雅樂」帶來全世界最古老的樂舞之一──「雅樂」。

 

雅樂有著一千年以上的歷史,為日本傳統的古典藝術,是以中國、朝鮮、越南等古代亞洲各國的音樂為基礎,再結合日本傳統的本土音樂後,於十世紀平安時代完成藝術體系化,一路傳承至今,不僅是日本的文化國寶,更早於2007 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雅樂意指「雅正之樂」,是日本的宮廷音樂,於祭祀、朝賀、宴會所用,此次來臺演出的「北之台雅樂」,由日本皇室宮內廳式部職樂部前首席樂長安齋省吾領軍,並親自演奏雅樂中的指揮角色──「鞨鼓」。由於日本雅樂在吸收的各種樂風中,與中國的唐樂最具淵源,本屆藝術節除了北之台雅樂的專場之夜,另外由臺灣國樂團共同精心策畫了《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II》,並與北之台雅樂輪番登場,以兼具學術性與藝術性的思考,除了選曲與編制上在在考量如何與日本雅樂能夠呼應與交融,此外委託櫻井弘二創作全新樂曲《古木的記憶》,並破天荒地讓千年雅樂與國樂「同框聯演」雅樂名曲──《越殿樂》。

 

負責重新編曲的臺灣國樂團藝術經理王乙聿表示:「《越殿樂》是日本逢年過節及結婚典禮常用的雅樂曲,本次在日本雅樂既有的編制上,加入國樂團吹管、拉弦、彈撥、打擊各聲部」,藉由新的組合豐富音樂色彩,但同時仍保有《越殿樂》原本端莊典雅的特質,對雙方而言不僅是新奇的體驗,也在今古交融中,獲得啟發。

本屆藝術節除了北之台雅樂会的專場之夜,另外由臺灣國樂團共同精心策畫了《雅正之樂 — 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II》,並與北之台雅樂会輪番登場。.jpg

本屆藝術節除了北之台雅樂会的專場之夜,另外由臺灣國樂團共同精心策畫了《雅正之樂 ──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II》,

並與北之台雅樂会輪番登場。

 

向經典致敬

展現香港粵劇的當代活力

粵劇深入當代民眾生活的滲透力,向來令人印象深刻,走在入夜的港島傳統街市公園,經常能夠在昏黃路燈下,循聲看見素衣素面的常民百姓忘情作唱。與臺灣戲曲中心一樣集藝術、教育及公共空間於一身的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於2016年製作的小劇場新編粵劇《霸王別姬》,在亞洲多處巡演之後,要展現香港戲曲的創意與活力給臺灣的觀眾。

 

《霸王別姬》由兩位年輕粵劇演員黎耀威與黃寶萱共同編導演出,結合傳統與創新意念,展現粵劇多姿多彩的特性,為戲曲發展探索全新路徑。從大家都熟悉的傳統粵劇故事切入,逐漸演變至近代粵劇的演出風格,一方面向觀眾呈現粵劇的流變與發展,同時保留粵劇文武場精髓,顯示年輕戲曲演員銳意創新而又不忘傳統的態度。

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演出的《霸王別姬》劇照。.jpg

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演出的《霸王別姬》劇照。

 

經典的現在進行式

粵劇於2009年也獲得登錄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除了維護與保存,「傳承與弘揚」,也同樣是其重要的當代任務與課題。小劇場新編粵劇《霸王別姬》展示了香港戲曲界。企圖讓年輕優秀世代一方面可以向經典請益,同時施展創意與自我,並且藉由小劇場之規模,使得經典可以跨出文化圈,面對更多元遼闊的世界。

 

同樣是面對人類非物質文化傳統,保守性的維護,是日本傳統藝能界的主流思維,然而這也是日本諸多文化珍寶保存,讓舉世都讚嘆的重要原因。然而這背後,是多少官方與民間,以及觀眾與企業,持續不斷共同投注龐大資源與心力來成就的。雅樂此次來臺便一方面讓我們看到這樣的成就,二方面也透過臺灣國樂團的合作參與,讓我們明白這樣用心保存下來的文化珍寶,是可以供為全世界當下的藝術家與觀眾的「共同遺產」,不僅可以挖掘內涵,同時可以施展天賦與想像。

 

而四川省川劇院帶來的川劇呈現,除了讓我們看到單一戲種的豐富內涵與深刻表現,更重要提醒了「扎實功底」,是戲曲之所以好看得人心,並且能夠繼續往下走,最核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