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歌不成戲 傳藝金曲獎柯銘峰的峰味人生

第126期-2019/10

文:明瑩
圖:潘克定、春美歌劇團
分享:

1962年出生的柯銘峰是臺灣著名的戲曲樂師,深耕歌仔戲多年,2019年甫以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榮獲傳藝金曲獎「最佳音樂設計獎」,這是該獎項首次頒發,柯銘峰很榮幸成為第一位得獎人。

在報名之前,柯銘峰並不知道這是一個新設立的獎,演出單位說要報名,他內心只想著:「如果能順利入圍,還能幫春美歌劇團多一個競爭和曝光的機會,於是便同意了。一直到入圍乃至得獎,柯銘峰才開始思考這個獎項的內容與意義,第一句感想卻是「競爭者少」,聽起來像是謙虛,但聽他細細道來,卻不僅僅是謙虛而已。

在臺灣,從事傳統戲曲表演的人數並不多,在整個大環境中,是小眾中的小眾,因此能角逐「戲曲表演類──音樂設計獎」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這是社會歷史所趨,無可避免。另一方面,音樂設計的工作範圍很大,內容也不盡相同,作曲、編腔、配器、情境音樂創作等,都屬於音樂設計的一部份,卻各具專業,有些劇目會將每一項工作分開掛名,因此不一定每齣戲都會有「音樂設計」的角色,一如臺灣歌仔戲在上世紀90年代之後才有音樂設計這個分工職稱,卻早已是音樂唱腔豐富多變的既成型態。因此,符合資格的競爭者確實是少的,畢竟是第一屆,這音樂設計的定義,或許還有待未來幾屆的沉澱與釐清。

柯銘峰是臺灣著名的戲曲樂師,深耕歌仔戲多年,2019年甫以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榮獲傳藝金曲獎「最佳音樂設計獎」。.jpg

柯銘峰是臺灣著名的戲曲樂師,深耕歌仔戲多年,2019年甫以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榮獲傳藝金曲獎「最佳音樂設計獎」。


無歌不成戲

柯銘峰自己認為,評審看中的是他「編腔」的專業,所謂歌仔戲,無歌不成戲,這是歌仔戲裡最精華的部分,也是他最拿手的部分,他很開心評審十分重視這個領域,因為傳統的承接不能少,過去卻時常不被重視,曾讓他甚感憂心。 

在得獎作品《咫尺天涯》裡,柯銘峰的音樂設計理念第一項便著重在「編腔」,以傳統曲調的基礎進行編創,賦予曲調「以字行腔」和「詩樂相濡」的功能,編腔提供演員在運腔技巧上延伸的參考,依照個別演唱特質,打造符合劇中人物的聲情個性,如此,演員和觀眾都比較容易掌握到唱腔情緒在傳統上的依循。音樂設計理念的第二項,是以重點唱段的聲腔主題作為全劇的音樂主題,也作為全劇悲劇基調的提示與鋪墊。以上兩點,讓《咫尺天涯》這一齣描繪四位年輕王公貴族,曾是青梅竹馬互許終生,最終卻因命運弄人而咫尺天涯的故事,悲劇性更加濃烈,劇情隨音樂流動,扣人心弦。 

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中可看傳統文武身段,也有角色人物的內心掙扎,故事以一場戰爭為引,串入宮鬥陰謀、兄弟情義與因現實而不得相會相愛的兩段苦戀。01.jpg宮廷鬥爭戲加上生旦愛情戲,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將這兩大元素交會,由團長郭春美帶領團內新生代演員同台演出。01.jpg

(圖左)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中可看傳統文武身段,也有角色人物的內心掙扎,

故事以一場戰爭為引,串入宮鬥陰謀、兄弟情義與因現實而不得相會相愛的兩段苦戀。

(圖右)宮廷鬥爭戲加上生旦愛情戲,春美歌劇團《咫尺天涯》將這兩大元素交會,由團長郭春美帶領團內新生代演員同台演出。


看劇本決定要不要繼續合作

柯銘峰的音樂總是能完美詮釋劇中人物及故事情節,讓戲劇與音樂之間具有緊密的黏著度,而他保證品質的方法,竟是從「看劇本」就開始了,「如果第一次看劇本,能打動我,我才會接這齣戲。」柯銘峰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與不擅長的元素,應該善用自己的優點,認清自己的能力,他自己最擅長的就是「愛情」與「悲劇」。 

柯銘峰說,他特別喜歡歌仔戲裡抒情的曲調,對「哭調」更是情有獨鍾,從年輕時就特別有感覺。反之,對於「戰爭」、「官場」等主題,他坦承自己並不拿手。因此,有時候已經答應的邀演,檔期都已留定,卻在看到劇本後,不得不拒絕;「我是真的沒法接。」柯銘峰的語氣裡有些無奈,卻也有音樂家的堅持,他堅持打造他擅長的歌仔戲風味,堅持著屬於他的「峰味人生」。 

劇界柯爺創造歌仔戲靈魂

因為從劇本處便嚴格把關,他的作品總是品質掛保證,二十多年來,從河洛歌仔戲團開始,之後包括陳美雲、春美、秀琴、葉青、薪傳、許亞芬等劇團,甚至來自福建的薌劇團都曾與他合作。臺灣的歌仔戲界,總是暱稱他「柯爺」,就如同春美歌劇團團長郭春美上台代領獎時所說:「柯爺總是有很多的點子,一齣戲能跟他合作,我們就安心許多,因為音樂真的是一齣戲的靈魂,非常重要。」

柯銘峰能在戲曲音樂界嶄露頭角,成為各大劇團爭相邀請的樂師,要從民國83年復興劇校歌仔戲科成立,他在系上拉琴教學開始說起,彼時上課的都是大師級藝人,一字一句教唱,他在一旁拉琴,也一字一句的學著,要把樂譜細緻的記下來,每一個轉音、每一段強弱,都必須記得仔仔細細,還要替學生們篩選較好的段落,協助他們反覆練習,柯銘峰的功力,就是在課堂上長期鍛鍊養成。 

「其實以前的戲班子,學唱戲都是先跟樂師學。」柯銘峰解釋著,也以此期勉現在學戲曲音樂的莘莘學子們,「一定要會唱,大家都要一起唱,不能老閉著嘴」,對「聲腔」的瞭解與實務經驗,是戲曲樂師與其他教學系統,如國樂系、音樂系,培養出來的演奏員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優勢。 

嘗試帶來新創意

對傳統「聲腔」擁有全面性的瞭解,才使現代的戲曲音樂設計成為可能,與其他樂種的創作不同,戲曲音樂是在有限的方程式中尋找變化、展開創作,又要有新意,又要讓老演員們接受、還要領情,最重要的是,必須讓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原汁原味的戲曲,總不能把歌仔戲編成了爵士樂!因此戲曲音樂設計無疑是個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多年來,柯銘峰進行過無數的嘗試,例如將原本一曲接一曲的曲調打散,套用新調,將原本7字4句僅呈現單一情緒的唱段,試著唱出不同的情緒,增加戲劇張力,也運用唱一句夾白的方式,製造短時間的衝突感。以上這些實質的音樂手法,都讓柯銘峰的作品饒富新意,卻又不失原味。 

對於臺灣歌仔戲的未來,柯銘峰充滿期待,他認為因為歌仔戲仍然充滿可變性,所謂「百年歌仔」,這是一個尚未定型的劇種,「所以當我們面對市場、面對觀眾時仍可隨時調整步伐,迎向新時代的挑戰。」 

柯銘峰自己認為,評審看中的是他「編腔」的專業,無歌不成戲,這是歌仔戲裡最精華的部分,也是他最拿手的部分。.jpg柯銘峰多年來勇於突破,例如將原本一曲接一曲的曲調打散,套用新調,將原本7字4句僅呈現單一情緒的唱段,試著唱出不同的情緒,增加戲劇張力。.jpg

(圖左)柯銘峰自己認為,評審看中的是他「編腔」的專業,無歌不成戲,這是歌仔戲裡最精華的部分,也是他最拿手的部分。

(圖右)柯銘峰多年來勇於突破,例如將原本一曲接一曲的曲調打散,套用新調,將原本7字4句僅呈現單一情緒的唱段,試著唱出不同的情緒,增加戲劇張力。


【藝術小檔案】什麼是戲曲音樂設計

戲曲音樂設計是現代戲曲創作的一項分工。在劇本確立後,音樂設計依照導演理念與演員角色特性,對唱曲和情境音樂進行安排構思。 

劇種之間各有鮮明的唱腔和音樂特色,音樂設計者對傳統曲調(曲牌)的運用、創新(新編)需要有充分的理解,運用各種伴奏手法(曲調聯結、板式變化、音樂主題等)為戲曲表演程式(唱念做打)進行服務。舉凡「安歌」、「編腔」、「配器」與「編曲」,都屬於工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