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生第一張畢業證書談起 導演王冠強的京劇人生

文:口述│王冠強;整理│明瑩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國光劇團、王冠強
分享:

民國99年,從指導教授李國俊手中,拿到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的碩士畢業證書,嚴格來說是我人生中第一張正式而完整的畢業證書,過去46年間,我不曾上過一天的國民義務教育,5歲半起,我便進入「金馬劇團」,開始了我的京劇人生。

從「金馬」到「大宛」到「明駝」再到「海光」,一路更迭,這些歷練,最終都成為我生命中不可缺的養分。在大宛國劇隊裡,我的老師是有「臺灣活關公」之稱的李桐春,大宛國劇隊的戲路偏陽剛氣,唱關公、唱包公。而在聯勤的「明駝國劇訓練班」時,我們學生少,只有十多人能排戲,所以什麼角色都得扮,武淨、武生、武丑我都演過。之後服兵役的期間,我還去過「飛馬豫劇隊」,主要負責教學生和武戲編排,可算是導演經歷的濫觴吧! 

退伍後待過明駝國劇隊、海光國劇隊,由張慧川指導,從頭做起,每天6點從住家中和開車到淡水,8點以前到團練習,別人來上班的時候,我已經練完了。前輩們都說「學會了一齣戲,多掙了二畝地」,學會了戲,就像有了存款放在身上,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然而最終,軍中所有劇團都遭裁撤,民國84年我考入教育部成立的國光劇團(後改隸文化部),直至今日。 

國光劇團導演王冠強由主排努力晉升為導演.jpg

國光劇團導演王冠強由主排努力晉升為導演。

加入當代傳奇劇場

成為改革一分子

在我從聯勤跨到海光的這個階段,民國75年「當代傳奇劇場」成立了,吳興國當初號召30歲以下、對戲曲改革有決心者加入,我就是其中一份子,與魏海敏、馬寶山等人都是創團成員。 

這是我們接觸到戲曲現代化的第一步,過去我們學的都是程式性的表演,現在則要加入現代思維。我印象最深的,便是當代傳奇劇場著名的《慾望城國》。我在《慾望城國》裡飾演一名刺客,奉了敖叔征的命令,去刺殺孟庭父子,但是任務沒有完成,殺死了父親,兒子卻跑了,在敖叔征的登基大宴上,刺客要來覆命,報告這件事情。

導演告訴我:「你這麼大個頭,離觀眾最近,卻不能讓觀眾感覺你在出場,不能把焦點轉移到你身上,因為你沒有完成任務,你知道國王的脾氣很不好,你生死未譜,所以你是很沉重的。」排戲時我走了一上午,他們都不滿意,都認為走得不對,說是「味道」不對。 


當代劇場美學加上大陸劇團

都對創作有所啟發

「味道」是個多抽象的名詞,那時候有很多海歸派,專家學者們都在講現代劇場理論,如何與傳統戲曲做結合,但大家都找不到一個所以然。一個上午過去了,我心想,我演了這麼多年戲了,戲都會唱了,難道這個路我還不會走嗎?就在懊惱當中,我走了一遍,結果居然對了! 

這次的經驗,對我的影響頗深,當時在參與表演的過程中,我們有一些概念發想被採納,無形之中從那時起,其實已經參與了創作。 

除了當代傳奇、現代西方劇場的洗禮,兩岸開放也帶給我們很多的啟發。大陸劇團來臺時,我們會去看他們怎麼表演、節奏感怎麼抓,私下也去向老師請益,聽老師講一講故事,談談一齣戲當中前輩演員們用過的表演方法,如何詮釋一個動作、一個身段。 

後來我在國光劇團負責主排老戲時,第一步就是要蒐集資料,像寫論文一樣要做田野調查,再來便是劇本整理,像我們曾經演過全本《慶頂珠》,這齣戲常演出的段落是《打漁殺家》,其餘後半部基本都沒有,我們便要去請益老前輩,再找一找孤本殘本,處理後編排出適合劇團演出的版本。 

2005年演出《金沙灘》王冠強讓每位兒郎都死的有畫面.jpg

2005年演出《金沙灘》王冠強讓每位兒郎都死的有畫面。


傳統戲曲做跨域結合

現在的傳統戲曲與美學,已經不是單純的傳統戲曲,而是更多跨領域的結合,現代劇場硬體設備的應用,加上音樂與多媒體動畫等等,像是擔任復排《快雪時晴》導演工作中,我們用了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做潑墨動畫,在新編《繡襦夢》裡,讓京劇與日本能劇跨界合作,用京劇的臉譜與能劇面具做了文化比較。這些跨文化的視野,對創作是極其重要的。 

傳統表演的精彩度沒有偷斤減兩,是我導戲的原則之一,或許因為師承李桐春,我對關公有一種特殊的情懷,前陣子我們做了一齣《關公在劇場》,把傳統的東西揉進了現代的小劇場裡演出。第一段講關公最風光的單刀赴會,再來表現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最後由盛而衰,水淹七軍,一直到關公走麥城。這些劇情在從前都是一晚上的戲,怎麼在十分鐘內呈現呢?

我從改變服裝下手,讓小劇場人員穿著統一性顏色的服裝,看起來是沒有符號的,從邪魔演到吳兵蜀將,都是最簡單元素的人。我還找了2個說書人,串起故事的脈絡,更賦予過關斬將除煞的意義,周倉噴火則有道教儀式淨壇的象徵,也重新詮釋了馬伕的虛實問題。 

我總想著:「幸虧我老師沒有看」,不然他會說:「你怎麼把我的戲改成這個樣子!」但這些小劇場裡無中生有的現代元素,就是我們這一代臺灣京劇人,以傳統的東西走進現代劇場的成果。這一脈如我從大宛、明駝等國劇訓練班出來的孩子,小時候沒有受過一天的正規學校教育,卻帶領著臺灣京劇、伴隨著國光劇團走到今天,而我們也會持續堅持下去,堅守崗位直至退休。

王冠強導演出席2019快雪時晴記者會解說綵演片段-1.jpg

王冠強導演出席2019快雪時晴記者會解說綵演片段。

國光二十一世紀首部曲,即以小小國民為對象,量身打造兒童新京劇《禧龍珠.jpg

國光二十一世紀首部曲,即以小小國民為對象,量身打造兒童新京劇《禧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