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閣第七代入室弟子 開展新世代布袋戲生涯

文:郭耿甫(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
圖:郭耿甫、陳國軿
分享:

演出觀眾的掌聲以及圓滿完成任務的成就感,讓他體認到自己對於布袋戲,有著比身邊其他人更多的熱忱與使命感,那個想要拜鍾任壁為師的念頭也更加堅定:「像我這樣熱愛的年輕人都不繼續,布袋戲未來怎麼辦?」

「兒子,出門在外不比在家,凡事都是要靠自己,更何況是求職或工作,老爸剛從竹園做完明天要收割的記號,蚊蚋飛咬,氣溫沈熱,但還是要親力而為,昨跟兩位叔叔和阿婆大清早割了將近130斤,賣出3600元,價格尚佳,這是辛勤的結果,守著家園是在傳承,也是守護著家人,也願出門在外的你要注意健康及自身安全,有空再聊,祝福你。」

這是一位在屏東長治客家庄居住三十年的老警察,用臉書訊息給他剛退伍、拎著一只皮箱上臺北工作兩周的兒子的一番話。他壓根沒想到,自己將當年熱衷的一集集霹靂布袋戲影片租回家,帶著兩個兒子一起看,卻影響了那個跟著布袋戲影片長大的國小三年級的老二,讓這孩子不僅在當兵前跟布袋戲老師正式拜師,而且一退伍就堅決選擇繼續追隨師父,全身全心投入布袋戲的習藝生涯。

陳國軿仔仔細細抄下鍾老師所講述的演出觀念、經歷與團史陳國軿仔仔細細抄下鍾老師所講述的演出觀念、經歷與團史。(郭耿甫攝)

像我這樣熱愛的年輕人都不繼續,布袋戲未來怎麼辦?

陳國軿,1988年出生,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畢業後,又繼續留校讀了三年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原本只是跟一般熱衷霹靂布袋戲的粉絲一樣,收藏周邊產品,但在大二選修了「布袋戲技藝」課程,任課教師是幾近八十高齡的薪傳獎傳統布袋戲藝師鍾任壁,不辭勞苦地每周往返臺北雲林之間,不計成本帶著自己一群徒弟到學校進行豐富生動的教學,成為該系學生選課時的大熱門。傳統布袋戲探索不盡的掌中乾坤,以及鍾老師如沐春風的個人魅力,陳國軿不僅持續修課到大四,課堂上數度表達想要拜師的念頭,鍾老師卻似乎始終「沒聽見」。

就這麼沈隱在三十多個學生的大班課持續學習一段時間後,終於在大四那年的雲林國際偶戲節首度出現轉機。鍾老師要陳國軿來幫「新興閣」的場子「跑龍套」,突然湧出的緊張和興奮感,已經足夠讓他腎上腺素狂飆。但真正嚐到偶戲演出的「甜頭」,卻是在他研究所一年級獲得鍾老師垂青,指派他在偶戲節帶領大學部的學弟妹演出一段折子戲,由他負責組織與內外溝通,並且張羅演出相關事宜。演出觀眾的掌聲、以及圓滿完成任務的成就感,讓他體認到自己對於布袋戲擁有無比的熱忱與強大的使命感,想要拜師的念頭也更加堅定:「像我這樣熱愛布袋戲的年輕人都不繼續,布袋戲的未來怎麼辦?」

陳國軿與學弟在雲林偶戲館的駐館演出

陳國軿與學弟在雲林偶戲館的駐館演出。(陳國軿提供)

如果不是鍾任壁老師  可能不會繼續走這條路

「新興閣」布袋戲第五代掌門人鍾任壁,早在六十年前就引領風騷,帶動臺灣「金光布袋戲」的風潮,不僅追隨模仿者不計其數,更是從南到北所有劇院觀眾的「指定首選」。時至今日,很多人以為金光布袋戲的重點在五光十色的特效,其實鍾老師的不敗秘訣是:對於觀眾的關心與了解,編劇、藝師、造型布景之間天衣無縫的無間配合,還有對追隨劇團的徒弟與助手視若己出的照料提攜。

帶領臺灣布袋戲走向劇院型態演出的高峰時代,讓鍾老師更加豁達謙和,也更加明瞭布袋戲藝術不能再緊守著敝帚自珍式的「家傳」規矩。因此早在民國七十七年起,鍾老師便投入校園傳藝,無私奉獻。愈接近鍾老師,愈能感受他對於傳統布袋戲始終如一的旺盛熱情與執著,也就愈令人折服。即使只是小場面,還是堅持一切要完整,要最好。

2012年1月1日,陳國軿遵循古禮,帶著束脩,拜精神與體力仍然健旺的鍾任壁為師。陳國軿不僅列名第七代傳人,甚至可以直接得到鍾老師手把手、毫不藏私的教導,聆聽那永遠聽不倦的臺灣布袋戲興衰史,以及鍾老師幾近傳奇的人生故事。對陳國軿而言,正式拜師意味著肩負責任、一種社會身分的認同、更是一個承諾與決心。同時,他在拜師之後明顯感受到鍾老師對他態度的不同,是更多期待與責任交付。

鍾任壁老師示範不同角色的發音秘訣

鍾任壁老師示範不同角色的發音秘訣。(郭耿甫攝)

說不怕是騙人  轉化震撼為前行動力

從學生時代浪漫天真的追求興趣,直到正式拜師,讓他必須正視這個文化產業的窘迫現況。陳國軿當然會怕未來的路不好走,但他並沒有讓鍾老師空等;經過一年服役的沉澱與思索,他才退伍沒幾天就從屏東北上,正式入團新興閣,徹底參與劇團的日常運作。很快地,他就受到極大的震撼,除了嚴峻的環境,他深刻體認到一場演出機會的從無到有、得來不易,除了持續溝通,還有諸多大小環節的充足準備與應變。事後反省沈澱時,更驚覺自己對戲還有許多不瞭解與不足。在擔任演出助手之餘,只要一有時間他便拉著裝滿工具與戲偶的小行李箱,到鍾老師家裡繼續精進磨鍊技藝,並趕緊將老師的口授秘訣記在筆記本上。

「兒子加油,中秋節順候鍾老師佳節愉快,平安喜樂,連假是否回屏東享受佳節的氣氛?祝福你。」拜社群網路之賜,打從大學習藝以來的點滴,父親都看在眼裡,偶爾有感而發地在網路另一端回應著。二十七歲,已經不是一個可以任性的年齡,陳國軿知道家人的擔憂,更感謝家人尊重他的抉擇,讓他無後顧之憂:「當然要拚一下,讓他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