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樂舞 舞出大氣魄 盧怡全與劉鳳學的師徒情

文:郭士榛
圖:盧怡全
分享:

2014年12月,新古典舞團創辦人劉鳳學,舞蹈創作生涯經歷一甲子,已創作完成一百二十九支作品,九十歲宣布將告別編創家身分退居幕後,著手從事寫書的工作,將創作生涯交棒給新生代編舞家盧怡全。

201412月,新古典舞團創辦人劉鳳學,舞蹈創作生涯經歷一甲子,已創作完成一百二十九支作品,九十歲宣布將告別編創家身分退居幕後,著手從事寫書的工作,將創作生涯交棒給新生代編舞家盧怡全。

從大女兒盧億出生滿月後,每當盧怡全和太太張惠純到台北跟著排練時,她都是由劉奶奶照顧與陪她玩耍,劉奶奶與她感情特別濃厚,每年劉奶奶都會幫她過生日,並公開說道「盧億是她唯一的孫女」,因而視劉鳳學老師如同家人般。

大女兒盧億出生滿月後,每當盧怡全太太張惠純到台北跟著排練時,都是由劉奶奶照顧與陪她玩耍,劉奶奶與她感情特別濃厚,每年劉奶奶都會幫她過生日,公開說道「盧億是她唯一的孫女」,因而視劉鳳學老師如同家人般。

英文字母C 適合訓東方人身體 

38歲的盧怡全表示,自己太年輕尚無資格做為劉鳳學的接班人,如今仍以接任務的方式,承接劉老師交給的編舞工作,努力做好當下的事情。高中三年級開始就追隨劉鳳學學舞的盧怡全說「追隨劉老師20年,不論編舞、教舞受到老師影響深遠,尤其是工作態度、學舞和編舞的包容度,及舞作技巧的精進。」

劉鳳學所創立的「中國現代舞」,在歷史的長河中以民族文化情懷的「根」建立起獨特風格。盧怡全表示,劉鳳學運用英文字母C訓練舞者的身體,這是依東方人身體比例所創造的舞蹈模式,只要運用C的身體形式跳舞,會使東方人的身體更延展有力,若談劉鳳學的舞藝傳承,這是她的舞蹈精華。「劉老師編舞很喜歡用中國傳統元素,像是將京劇中的雲手運用到現代舞中,使成自己的美學。」

劉鳳學經常告訴學生,學舞要懂得「包容」,不論是和東西方老師、大師學舞,一定要吸收其舞蹈精華和精神,但不是全部模仿其舞蹈,而是吸納後不斷咀嚼、消化後再吐出屬於自我風格的舞作。

「客風.漂鳥之歌」第二幕(出口)渡海劇照。低水平的動作設計與三度空間的空間運用,也是劉鳳學老師傳承給盧怡全的創作特點。

客風.漂鳥之歌」第二幕(出口)渡海劇照。低水平的動作設計與三度空間的空間運用,也是劉鳳學老師傳承給盧怡全的創作特點。

舞蹈大「氣度」 震撼觀眾心 

《客風.漂鳥之歌》就是盧怡全傳承劉鳳學去年冬季推出客家舞作,盧怡全說:「因為我是客家人劉老師放手讓我和太太張惠純創作,我們傳承其理念,及編舞的氣度,以客家文化為基礎,編創屬於全世界的客家舞作《客風.漂鳥之歌》。」編創好再跳給老師看,沒想到在劉老師指點下,舞作幾乎重編,不過有些屬於客家文化部份,我堅持要保留,老師最後也同意。《客風.漂鳥之歌》至今已全台巡演了快一年,也是老師的另一種「包容心」的結果。

劉鳳學的舞蹈最大特色是有「氣度」,她所編的每支舞都是大型節目,盧怡全表示,以前的他很討厭現代舞,但有次偶而看到老師編創的《布蘭詩歌》,深深被那舞作氣勢吸引,而喜歡上現代舞,並投入新古典舞團,追隨劉鳳學學舞二十年。

當老師指名由他負責編作《客風.漂鳥之歌》,首先要保有大氣勢,從歷史、文化、人文及哲學思維角度切入,延伸出對人性深刻的思考;以族群遷徙中的漂流,述說天、地、人共存的生命歷程;以「共生」為創作方向,從客家民族傳統精神的光輪中轉化與再造,呈現客家藝術文化無限大的多元面向。

「客風.漂鳥之歌」第二幕(出口)拉縴人劇照。

客風漂鳥之歌」第二幕(出口)拉縴人劇照。

視老師如家人  愛她、關心她 

曾經在新古典舞團學舞的學生都嚐試過劉鳳學嚴厲的教學風格,劉老師相當重視「守時的態度」這件事,排練時只要遲到就會被關在門外。有一次,是在國家劇院公演,有位學生在南部父母親戚特別周六包車北上來觀賞,那位同學因要張羅這些事,早上排練就遲到了,沒想到劉老師嚴厲的說:「今晚演出,你不可以上舞台演出。」嚇壞所有學生。盧怡全指出,因為老師的嚴格管理,才能有「新古典舞團」每年大型節目的推出。

劉鳳學現在專心於寫作,對於「新古典舞團」的傳承她心中自有定見,近年她都會指定學生負責一支舞作的編創,像今年12月會推出兒童舞劇《小王子》,由資深團員擔重任。

去年《客風.漂鳥之歌》記者會時,劉鳳學就說,盧怡全傳承她嚴謹的舞蹈風格與做事態度。盧怡全很感恩的說,因為生計問題要養家活口也曾想逃走,但想到過去老師的悉心栽培,而仍回歸舞蹈,現在劉鳳學在他心中不只是位老師,更像家人般的「愛她」「關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