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花燈狀元 歧路走出燈藝師

文:郭耿甫
圖:郭耿甫 盧子珩 黃文全
分享:

「連我們業界的都做不贏他!」黃文全心服口服收容人在花燈製作上的出色成績,一方面他們有比任何人都更多的時間可以精雕細琢,同時沒有受到傳統制約,創意思維令人稱奇。很快的也引起業界的質疑,這樣的善舉會不會到頭來危及業界的發展。

因為教作花燈而結緣成為師徒「合夥人」,一位是居住彰化的更生人周培祺,一位是剛卸任的中華花燈藝術學會的理事長黃文全,兩人教學相長完成作品日新月異,已成花燈界奇葩。

觀光局東風  將現代花燈推向收容機關

「現代花燈」從竹編到鐵雕,已經有了26年的歷史,很重要的起點就是臺灣第一屆的燈會,促使花燈跨入了新的紀元,鐵絲使得花燈造型與量體的想像可以馳騁,「幾乎沒有做不出來的東西」,黃文全這麼說。再隨著包含布料、焊接、燈具…等等的日新月異,花燈能夠做到的夢,已經超乎想像。

六年前他接任中華花燈藝術學會理事長,觀光局與矯正署聯手在收容機構推展「花燈技藝傳承」,於是他帶著一大群老師走進各地監獄教學,積極培育的花燈製作工廠。從中部彰化、臺中等監獄,一步步擴展到全臺。

猶記得第一節課在偌大的禮堂內,收容人一開始態度也是十分消極而不友善,黃文全硬著頭皮上陣,「第二節課他們乖乖坐好,到第三節他們圍在我身旁,生怕漏掉甚麼沒學到」。兩天的集訓課程後,七十個收容人會到七個原本所屬工廠,我一周後再一個一個工廠去協助指導,「他們天天都期盼著你來!」除了花燈製作的奇特魅力外,當然教師也要有讓他們心服口服的「兩把刷子」。

收容人發現花燈樂趣  態度大改觀

那一批的雲林收容人「人才濟濟」,當中最突出的是一位四海幫的幫主,展現了高度的興趣與天份,隔年在新竹的臺灣燈會,便以又大又做工精細講究的變形金剛的作品「艷驚四座」,成為「燈王」。花燈技藝傳承的教學成效,獲得了極大的肯定,迄今仍然持續不斷。

現代花燈的新時代  收容人鐵窗外的春天

「連我們業界的都做不贏他!」黃文全心服口服收容人在花燈製作上的出色成績。很快的也引起業界的質疑,這樣的善舉會不會到頭來危及業界的發展。「業者如果沒有自我成長與超越,不用待受刑人,其實也就會自然被淘汰」,黃文全當時這麼看待。

圖二 剛卸任的中華花燈學會理事長-全采花燈創意工坊執行長黃文全 (1)剛卸任的中華花燈藝術學會理事長-全采花燈創意工坊執行長黃文全

陸陸續續有收容人「畢業了」,想要投入花燈行業的更生人並不少,然而充滿競爭同時充滿誘惑的外界環境,以及全職花燈人的特殊時間壓力與專注要求,特別是一年只有三四個月的密集工作期,種種因素使得黃文全的工作室來來去去的收容人不在少數,但能夠徹底堅持下來,並且獲得他肯定的,就是綽號「阿祺」的周培祺。

迷途歸來  覓得良師伯樂

從彰化監獄走出來的阿祺,因為家中從事鋁門窗工程,對於電銲等技術就在行,經過幾年在獄中花燈工廠的啟發與磨練,從鐵雕、焊接、配電到繃布,不僅在行,而且還充分嶄露藝術天分,也曾經得到燈會特優獎的肯定。剛出獄四處探索與人合作,始終覺得「不對勁」,直到他輾轉找到黃文全。

家中到處是孩子成長痕跡的燈藝師-周培祺

家中到處是孩子成長痕跡的燈藝師-周培祺

黃文全完全懂得阿祺的苦惱,「你不想當一個工匠對吧?」,「燈藝師」才是他的夢想與方向。於是從一開始將局部發包給住在彰化家中的阿祺施作,2014年他大膽邀請阿祺與他的小班底一起住到高雄的大工作室,為2015臺中燈會全力拚搏。

黃文全大膽地把當年臺灣燈會的副燈製作,交給阿祺,雖然有了多年在獄中,以及出來之後遊走業界的製作經驗,但面對製作堪稱國家門面的臺灣燈會四個副燈之一,他們太生嫩,也沒有足夠的格局與眼界,甚至還留有一些得過且過的舊習。然而黃文全這位嚴師,激勵了阿祺的拚搏的鬥志,沒日沒夜的趕工,一改再改,力求完美。

夢想啟航  從臺灣燈會的副燈開始

完成了生涯以來最大最嚴肅的作品,雖然仍有不慎出錯的瑕疵,讓阿祺自責不已,但這個名為「夢想啟航」的燈會副燈,獲得燈會觀眾的激賞與歡迎,阿祺內心激動更感動不已。更堅定了他的方向,隔年再與黃文全合作沒天沒日地為對岸蘇臺燈會主燈以及今年台灣燈會企業燈區的許多委託打拼,成績斐然。

師徒兩人共同完成的蘇臺燈會主燈。

教學相長  結為花燈合夥人

阿祺不僅技術純熟,氣力也過人,在鐵雕的方面就令人驚嘆,甚至會有別出心裁的處理與施做手法,黃文全不諱言,「所以我現在也有些做法學他。」如今阿祺是他的合夥人,到了八、九月後開始的製作期,南下進住工廠,其他時間,則在彰化家中陪伴家人,幫忙父親的鋁窗生意,兩年前他結婚了,孩子也開始學走路。

阿祺的顧家懂事孝順,讓黃文全一讚再讚,在他的指引下,阿祺也成了收容機構的花燈種子老師,扮演傳承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