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轉」代替「創新」 說一段美麗老故事 音樂劇戲中戲 《老母上戲去》 榮耀北管

文:趙瑪姬
圖:邱婷
分享:

傳統亂彈符合農業時代生活步調悠悠,老亂彈更是如此,如果只是呈現傳統,一定會被拒於千里之外,「戲中戲的方式,就是要讓故事更加流暢。」這次邱婷也加入三齣傳統亂彈戲,以新北管的音樂劇外衣來敘說傳統亂彈戲,越接近演出,看到的精采與感動早已不遜老亂彈。

人間國寶,最是動人。是一種對傳統的肯定,臺北市立國樂團傳統藝術季壓軸榮耀,獻給了北管,今年邀請北管亂彈「人間國寶」女公子邱婷製作閉幕音樂劇《阿母上戲去》,定調「新北管遇見老亂彈」,希望讓活在傳統農業時代的亂彈北管,也能用當今的藝術手法作呈現,輻射傳統藝術樸實動人又記錄歷史足跡的力量。

三代懸繫北管  音樂劇轉出傳承

「原本是音樂會製作的邀約,卻被我做成了音樂劇。」製作人邱婷是北管世家邱火榮與亂彈嬌的女兒,一家三代懸繫北管,邱婷考量她的父祖輩兩代已完成傳統使命,如今她上「承」傳統,卻同時肩負「轉」的角色,「一直以來,面對傳統,我總恭敬審慎,不具厚實的傳統底蘊無法輕言創新。」邱婷因此以「轉」替代「創新」,這次製作上必須成為音樂劇的理由就是「要設計一個貼近現代人的說故事方式,才能讓北管重新呈現在現代的記憶中。」

傳統亂彈符合農業時代生活步調悠悠,老亂彈更是如此,如果只是呈現傳統,一定會被拒於千里之外,「戲中戲的方式,就是要讓故事更加流暢。」這次邱婷也加入三齣傳統亂彈戲,以新北管的音樂劇外衣來敘說傳統亂彈戲,越接近演出,看到的精采與感動早已不遜老亂彈。

這一個真實的戲曲發展過程,幾乎就是製作人三代北管亂彈家族所勾勒出的一部活生生的史實。

編劇吳秀鶯表示:「看到以邱婷為中心的北管座標最動容,輻射出去的每一位長者都是花部亂彈極珍貴的文資財。」

 京劇知名老生唐文華(左)也為北管突破自我。

京劇知名老生唐文華(左)也為北管突破自我。

國光劇團首席跨刀  亂彈史上添新頁 

音樂劇《阿母上戲去》以穿越時空為發想,從北管亂彈戲班在清末時期坐船到臺灣靠岸,撒下了戲曲種子開始鋪陳,透過情境鋪陳,現場將會以戲中戲方式演出傳統亂彈戲〈南天門走雪〉。故事敘述一對姐妹阿昭與阿文,其實正是生長在北管亂彈家庭邱婷(本名邱昭文)的化身。身為北管女兒,打小在戲班裡走闖是必經過程,父執輩以一技之長,四處奔波演出,養大子女,邱婷不但與日據時代演員出身的祖母相依為命長大,也有了許多與日據一輩藝人相處經驗,從他們到團與陸續離開,邱婷每每在夢中看見他們來向她道別,還留下一個神祕包包……。

國光劇團首席老生唐文華則將在劇中首度跨演亂彈戲〈南天門走雪〉,這不僅對京劇及北管戲迷是一大福音,也為臺灣亂彈戲曲史添上歷史新頁。「作為傳統戲曲演員,我們需要不斷地吸收,不斷地進步,把自己歸零,就可以學到更多東西。」

「民國78年,也是國家劇院開幕第3年,國家劇院曾經製作過北管大戲,我母親就曾經上台演過〈南天門走雪〉,而母親,也是全臺灣最後一位亂彈戲的職業演員。」這件事對於邱婷的衝擊很大,「作為一個女兒,作為邱火榮、潘玉嬌北管與亂彈的傳人,父母親那一輩已經完成他們的責任,我希望可以提出新的可能,這一齣新北管與老亂彈的舞臺相遇記,就是我嘗試的方向。」

邱婷母親,也是亂彈嬌(中)見證了北管輝煌的歷史。邱婷母親,也是亂彈嬌(中)見證了北管輝煌的歷史。

新北管與老亂彈的舞台相遇   臺灣社會的共同記憶

在劇中,邱婷則擔任歌行者的角色,以第三者旁觀者的角色來敘述北管與亂彈史,「這個阿母指的已經不是我的母親亂彈嬌,而是象徵人們對土地的情感,也象徵子弟對北管的熱愛,我認為北管亂彈已是臺灣社會共同的文化藝術與記憶,希望透過我們這一輩的努力,能讓北管有機會重新上戲臺去,成為新世代也能夠接受與欣賞的劇種。」

1990年起,邱婷創辦亂彈嬌北管劇團,開始參與製作專業北管演出節目與傳承計畫,2000年起更致力北管曲譜保存與整理。邱婷說,她對舞臺沒有留戀,以後將繼續在幕後發展,以傳承跟推廣北管亂彈為主要志業,「也希望有機會幫父親與母親好好拍紀錄片,繼續澆灑孕育戲曲種子。」

 

藝術便利貼

 《阿母上戲去》

演出時間:06/11 () 19:3006/12() 14:30

演出地點: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