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擬真而勝於真之《虹霓關》幕後 弘宛然堅守「宛然」精神

  • 次標題:第136期-2021/06
  • 文:李冠杰
  • 圖: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亦宛然掌中劇團
  • 點擊數:732
 《虹霓關》是一齣以女性為主的經典老戲,描述原先要為丈夫復仇的東方氏愛上殺夫仇人王伯當的故事;圖為亦宛然掌中劇團《虹霓關》劇照。
簡介

宛然有相似、彷彿之意,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團長吳榮昌希冀將戲偶當作一個人,使其動作能合乎常理,與真人一般;以此觀點出發,弘宛然排練老戲《虹霓關》,呈現「宛然」精神。

多數傳統戲曲採一人飾一腳的演出形式,使不同行當的身段、唱腔等四功五法各有春秋、迥然不同;布袋戲因僅由一人主演,或再加上一助演便包辦所有角色的操作、口白,可能會較難深度刻畫每一位角色的特質。

不過,誠如一句形容掌中戲的諺語:「一語道出千古事,十指搬弄百萬兵。」戲偶雖然並不像人戲演員一般,可藉扇子功、毯子功等具視覺美感的演出吸引觀眾,但透過演師一人唸白、一口五音的絕活,搭配緊湊熱鬧的後場音樂、耐人尋味的文本設計及活靈活現的戲偶表演,布袋戲同樣歷久彌新。

今與「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計畫」第一屆結業藝生,師承大師李天祿、陳錫煌的吳榮昌同行,一窺經典劇碼《虹霓關》的幕後玄機,探索布袋戲如何引人入勝。

擬真而勝於真

《虹霓關》為傳統經典劇目,出自《說唐》,描述隋末天下紛爭,秦瓊、徐茂公、程咬金等好漢,於瓦崗寨歃血結盟,大軍兵臨虹霓關遭守將辛文禮抵抗。不料辛於關前遭王伯當一箭射死,遂要求妻子東方氏為其報仇;東方氏在戰場上見王面英俊,因而在陣中招親,要求改嫁,並且願意歸降瓦崗寨。最終在兩人新婚洞房之夜,辛之陰魂現身指責東方氏不為夫報仇,並藉王之手殺死東方氏。

吳榮昌表示,無論是京劇、歌仔戲、北管戲還是布袋戲都曾多次上演《虹霓關》,他由於師承屬於「宛然派」布袋戲的李天祿大師, 李天祿布袋戲經常以「外江」(京劇)作為配樂,故在演出時多少會參雜京劇元素, 如將京劇腔調納入布袋戲口白中,「我在唸白前會先吸一口氣,就是參考京劇的發音模式。」

另外,師傅李天祿將戲偶視為一個真正的「人」,尊敬戲偶的態度也啟發吳榮昌。「戲偶的行為、動作必須要是『和諧、合理』的,即便是人真的辦不到的動作,也必須有一個理由去說服觀眾這是能成立的。」他進一步說道,少部份演出比較不注重戲偶的行為是否符合真人的行為, 如兩個角色在對話時應是要看著對方,但該演出卻讓角色看向觀眾;或是戲偶在行走時,腳卻沒踩在舞台上,像是用飄的一樣,失去人的重量感,「自己要想想戲偶的動作,換成人做,真的有辦法做嗎?」

在《虹霓關》排戲中, 吳榮昌也堅持「擬真而勝於真」的精神,如陣前招親的橋段, 京劇是東方氏與王伯當在打鬥的過程中害羞起來,愛上了他,這當中耍花槍、唱曲便佔了很大的篇幅;但由於布袋戲節奏快速,且沒有人的關節,吳榮昌就簡化了這些動作跟橋段,把最傳神的留了下來,「變成東方氏打一打直接問王不要娶他,結果當然是不要。」

經典老戲再出發

由於《虹霓關》是當初師傅傳承下來的老戲,成員多由李天祿、陳錫煌門下藝生所組成的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團員對於劇本、演出方式自然熟稔;但因已多年未演,每位成員留在腦中的記憶皆有不同,「加上劇團有新成員加入,所以仍要多練戲、多排演,讓每個人對戲的重點、感受是一樣的。」

此外,因布袋戲須雙手並用,新加入的前場助演可能忙於操控戲偶,不見得清楚現在講話的是哪尊戲偶,待會又該換誰講話。吳榮昌這時便會透過打暗號的方式,讓助演明確知道該讓哪個角色動,「假如是他左手操控的戲偶要說話,我就會輕輕用腳踢他的左腳。」

吳榮昌進一步補充,完美狀態是,主演負責出聲,助演負責操偶,如此一來,兩人皆能專心在各自的工作上。

前後配合為關鍵

排戲練戲中,除了持續精進觀眾肉眼可見的前場表演外,後場音樂與戲偶動作的配合也是重點之一。

「布袋戲因為戲偶很小,有些觀眾其實看不太到戲偶的動作,這時就很需要藉聲音、音樂來輔助,使觀眾能明白劇情的走向,讓故事立體化。」吳榮昌坦言。特別是《虹霓關》中的某些橋段,比如鬧洞房、東方氏在殺場上與王伯當曖昧等,須使用較不常用的鑼鼓旋律,「所以我們排練時的重點,常常是在抓節奏,讓動作能跟音樂合得好。」

另一方面,在布袋戲最吸引人的口白上,則因《虹霓關》是一齣以女性(東方氏)為主的劇碼,吳榮昌必須長時間用假嗓,以京劇、北管發音方式去唸口白,營造女性的聲音特質。他認為這與身為外江派師傅給他的訓練有關,但若是中南部的劇團便會以口語方式訓練唸白。

對吳榮昌而言,唸白、後場音樂、偶藝、故事大綱各自雖只是表演中的一部份,但彼此的搭配卻是決定一齣戲成敗的關鍵,缺一不可;而他與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對這些元素的堅持,是呈現帶有「宛然」精神的《虹霓關》所不可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