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五花八門弄獅頭 施竣雄的出「獅」之路

  • 次標題:第138期-2021/10
  • 文:楊為仁
  • 圖:楊為仁
  • 點擊數:1240
原先並沒有將獅頭製作視為一生志向的施竣雄,後因遇上布袋戲大師陳錫煌向其定下百隻獅頭的訂單,讓他正式進入獅頭工藝的世界。
簡介

你能想像廟會祭典、年節喜慶的舞獅表演那鮮活靈動的獅頭是用紙糊的嗎?施竣雄原只是出於好玩心態,在父親身旁邊學邊玩,不料人生第一張百隻獅頭訂單,重啟了他的人生。三十多年來,透過各地宮廟、武館委託的獅頭重製與修復工作,施竣雄學習到南北不同獅頭製作的技法與特色,成為名副其實的製獅達人。

舞獅在臺灣民間俗稱「弄獅」,一般以兩人為單位,一人掌獅頭、一人藏獅尾,兩人相互配合,揣摩並舞動出獅子的各種不同神情姿態,常常贏得台下觀眾滿堂喝彩。舞獅在臺灣早期農村社會相當常見,除了是慶典上的娛樂活動,也是農村子弟習武健身的途徑。

出身鹿港的施竣雄,自小看著父親施炳製作獅頭,因而對獅頭產生了深刻的情感。目前身為施家第二代「獅傅」的他在化身醫生,巧手救治全臺各地的老獅子的同時,也致力於傳承所學,與兒子施智翔共同推廣傳承三代的獅頭工藝。

自幼耳濡目染認識獅頭

「舞獅的獅頭製作,過去大多出自武館老師傅,隨著老師傅們逐漸凋零,會做獅頭的人就越來越少了。」施竣雄表示早期會製作獅頭的老師傅不少,父親起初除了製作獅頭,也會做手工糖果;然隨著大型糖果工廠興起,手工糖果的包裝、價格均不敵大廠,只好收了糖果生意,專心從事獅頭製作。

施竣雄回憶,小時候放學一回到家,書包一丟,就會跑到父親的身邊幫忙,「我那時還小,不太會做,但是幫獅頭彩繪上色倒還可以。」施竣雄當時只是孩童心性,並未用心地學習,不過熟能生巧,同樣的工作做久了,就益發熟練,加上父親三不五時的提點與教導,獅頭塑型或是紙張沾黏等工作,自然也難不倒他。

人生第一張百隻獅頭訂單

施竣雄國中畢業就出社會工作,以往就學時還可以幫父親彩繪,上班後就只剩假日可以幫忙了,而他正式跨入獅頭製作這一行,則是在他二十四歲退伍後。當時他在龍山寺幫父親顧攤位,生命中的貴人陳錫煌突然現身攤前,當場下訂一百隻獅頭,並指名他製作,這第一張百隻獅頭的訂單,自此讓他與獅頭製作工藝結下深深的緣分。

幾個月後,父親因病過世,施竣雄雖然本身尚有工作,但一來陳錫煌仍持續向他訂製獅頭,二來他製作獅頭的才藝開始漸為人知,一些武術館、宮廟慕名而來,陸續帶著老舊損壞獅頭,請他重製或整修,知名度因此慢慢打開,進而繼承父親留下的家業。

紙獅頭堅固耐用的秘密

由於從小就接觸獅頭,剛踏入這行時,施竣雄原以為獅頭工藝並沒什麼特點,未料正式接觸後,才知水深。「每隻獅頭都是獨一無二的。」施竣雄發現臺灣北、中、南的獅頭各有各的特色,技法也不盡相同,北部常見開口獅,嘴巴可以開閉自如;流行於客家庄的叫客家方口獅,獅口是方的,又名盒子獅;中部多屬閉口獅,嘴巴不能開,獅頭一體成型,顏色大多為綠色,又稱青面獅;南部則以金獅陣為主,其獅頭造型像畚箕,所以又稱畚箕獅。

曾有顧客疑問:「什麼?獅頭是紙糊的?紙糊的獅頭哪禁得起舞獅人大力操弄啊?」對此,施竣雄微笑地說:「傳統獅頭就是紙糊的。」他說明:傳統獅頭之所以用紙糊,一來早期原料選擇性少、二來紙質較輕,易於舞獅人操弄,然而要做到堅固耐用,使用數十載不壞,就得靠扎實的製作功夫了。

因此,「製作獅頭最重耐心。」施竣雄表示,由於每隻獅頭造型不一,首先須以泥土塑型,待土模乾了後再開始貼上牛皮紙,一個完整的獅頭大約需要十層紙和兩層紗布,一層一層的貼黏,待風乾後再將土模挖除,留下來的紙殼即獅頭雛型;接下來再以籐框固定、油漆彩繪,再裝上獅眼、獅耳、獅眉、獅鬃等配件,製作過程繁瑣又耗時,每隻獅頭依難易度與精緻度不同,至少要花一個月以上的時間。

大家都是我的「獅」傅

若說父親施炳是引領施竣雄入行的啟蒙老師,那麼這些委託製作獅頭的武術館和宮廟客戶就都是他老師了。「因為每個館派、宮廟委託製作獅頭時,都會跟我說要怎麼做,各家有各家的技法、獅頭造型、特色也不一樣,為了將獅頭做到完美至善,就會提點我製作時要注意哪些細節,因此,對我而言,每個人都是我的師傅。」

三十多年來,施竣雄製作的獅頭無數,由於大多為客戶委託製作,完工交件之後就很難再見其蹤影,令他深感惋惜,後來他接單都會做兩個一樣的獅頭,一個交給客戶,另一個就自己保存,如今已累積三、四十隻造型、樣貌完全不同的獅頭,於是在鹿港桂花藝術村設立「ㄕ公館工坊」,這裡除了有來自全臺各地生動細膩、活靈活現的獅頭,還有一尊2007年為臺灣紙藝大展製作的高一百八十公分、重一百台斤的超級大獅頭,氣勢非凡,堪稱工坊鎮店獅王。

現今,施竣雄專心於獅頭製作工作,與兒子施智翔合力經營「ㄕ公館工坊」,不愁後繼無人,除了承做傳統獅頭外,還開發各種獅頭相關的文創商品,例如吊飾、擺設、明信片等,工坊還安排DIY活動體驗課程,致力將獅頭製作工藝向下扎根。望著一個個獅頭,施竣雄說,能夠讓更多人知道,用紙就可以做出漂亮的獅頭,並為臺灣留下一些美麗的回憶,就是他畢生最大的成就與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