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玩火逐夢 許臺灣火舞一個未來

  • 次標題:第143期-2022/12
  • 文:顏怡今
  • 圖: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
  • 點擊數:278
臺灣是全球玩火舞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圖為《火裙圓舞曲》。
簡介

2022年2月苗栗龍節上,「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十七米長的「臺灣火龍」騰空翻起,臺下的觀眾一陣寂靜後,彷如大夢初醒報以如雷掌聲,有人合掌膜拜、有人肅穆仰望。團長蔡宏毅說:「全世界各地都有人表演火舞,但還有什麼地方比臺灣更適合做『火龍』誕生地呢?」從傳統舞龍發展出全新的火龍,透過火舞,即將成真火舞團為每項表演點上一把火,創造出全新的藝術內涵,蔡宏毅帶領舞團,努力讓臺灣火舞揚名世界,傳遞火焰之美與永不放棄的勇敢!

點燃火苗 開啟玩火人生

 「你知道,臺灣是全球玩火舞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嗎?」即將成真火舞團團長蔡宏毅笑著說:「到街上隨便抓幾個大學生,十個有二、三個玩過火舞!」這其實不難理解,早年救國團活動盛行的年代,營火晚會是許多人都有過的經驗,大學迎新晚會,男同學表演「火舞」更是每個學校迎新活動的高潮。蔡宏毅也是這樣開始自己的「玩火人生」!

 蔡宏毅十八歲那年,為了在臺上能有帥氣的演出,用「掃把棍」、「破抹布」苦練好幾個月,「平常練習沒有點火,自認甩的很好,但上臺那一刻點燃火苗,感覺就完全不一樣,因為擔心被火燒到,整場錯誤百出!」儘管如此,結束表演時,臺下響起的掌聲,讓蔡宏毅確認自己對舞臺的渴望,他說:「就像心中被深埋的火苗被點燃,我確信火舞能是自己想做的事。」十八歲開始苦練火舞的蔡宏毅,讀的是機械工程系,媽媽希望他大學畢業後能找一份安穩的工作,但迷上火舞後的蔡宏毅,卻跑到宜蘭夜市當街頭藝人,最後甚至休學「專心」表演火舞。

 「很長一段時間,媽媽不跟我說話,但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蔡宏毅說,那段日子很辛苦,沒有家中的金援,他靠晚上在夜市表演賺生活費,「我被醉漢砸過酒瓶,還曾有媽媽路過時,告訴身旁的孩子,這是個可憐人。但也不全都是壞事,曾經有乞丐看了我的表演,掏錢放到我的打賞箱,也有夜市賣麵的阿姨怕我肚子餓,請我吃麵。夜市表演是一個很好的練功場,與觀眾近距離接觸,如果表演不夠精彩,是得不到掌聲的。」

 

舞蹈基本功與火舞特技 兩者不可偏廢

 和所有舞蹈不同,火舞不只要練舞蹈的基本功,還必須能熟練地使用舞臺上各樣道具,蔡宏毅說:「火舞的道具很多,最基本是火棍、火球和火流星,其他還有像是火扇、火呼拉、火劍等,甚至我認為煙火都算是火舞的一環。」道具多,技術更是繁複,他說,光是火棍就有正轉、反轉、正八、逆八等,而練習的重點不只要耍得流暢,還必須抓住力量的平衡,讓表演時火焰能在空中畫出漂亮的圖案和軌跡。蔡宏毅舉例:「像是轉火球時,必須能掌握對角位置的平衡,才能轉出最漂亮的火線!」

 

獨創行雲流劍派 受邀法國明日馬戲節

 火舞中有一門接觸技(Contact staff)——不用手抓道具,而是利用身體來控制道具,讓燃著火苗的棍或劍在身上滾動。蔡宏毅從接觸技法中獨創出一套行雲流劍,在纏綿動人旋律中,一米四的長劍在蔡宏毅身上轉動,劍人合一的現代舞演出吸人目光、扣人心弦。事實上,行雲流劍這段表演,蔡宏毅醞釀了五年之久,2020年在網路發表後,立刻受到各方注目,國外各大馬戲節、達人秀邀約如雪片般飛來,原本以為終於可以嶄露頭角,不料卻碰上世紀疫情,所有邀約瞬間暫停。他說:「疫情這兩年,舞團所有的表演幾乎全中斷,很多團員被迫放棄夢想投入其他工作。」

 疫情期間,蔡宏毅每天與團員視訊團練,少了演出,卻有更多時間進行腦力激盪,構思新的演出節目,臺灣火龍的創意就是在那段時間醞釀出來的。蔡宏毅說:「十七米長的火龍,燒出來的火量相當大,為了呈現最好的效果,火龍使用了數種材料製作,儘管舞者都是技術純熟、經驗豐富的專業火舞者,但是火龍表演結束之後,舞者身上的皮膚幾乎都像一度灼傷般灼熱。」

 除了臺灣火龍,「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結合民俗技藝中的足技——凳桌,創作出全球唯一的「火桌」,氣勢磅礡地證明傳統雜技可以這麼不一樣。另外,為了讓火舞的演出更多元,「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這幾年也與紙風車劇團合作,推出《火焰世家》、《FIREMOSA》和《珍火馬戲團》等戲劇演出。

 靠著對表演的熱愛,蔡宏毅與「Coming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十五位團員撐過了疫情,明年1月蔡宏毅將應邀前往法國明日馬戲節演出行雲流劍。蔡宏毅說:「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玩火這麼危險的東西,但我深深感覺到火代表著希望,是一種信仰,更充滿了美與力量。」就像舞團的名字「Coming True即將成真」,蔡宏毅相信舞團從國外紅回臺灣,能讓世界看到臺灣有很厲害的火舞藝術,他們將讓世界知道,臺灣是一個可以勇敢追夢的Formo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