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傳統老戲再出發 臺灣豫劇團新版《八仙過海》

  • 次標題:第139期-2021/12
  • 文:徐小犀
  •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點擊數:3164
應2021年亞太傳統藝術節的邀請,臺灣豫劇團特別將老戲《八仙過海》重新詮釋,帶給觀眾不同以往的觀戲體驗。
簡介

「八仙」可說是傳統戲曲作品最常使用的題材之一,也是民戲演出常見的扮仙戲碼,有許多既定的演出形式須遵行,在新編戲曲蔚為風尚的今日,八仙戲的改編更須小心拿捏,臺灣豫劇團2021年演出的新版《八仙過海》在老戲與新編中取得平衡,成功賦予老戲新生命。

應第十九屆亞太傳統藝術節之邀,臺灣豫劇團以一齣《八仙過海》呈現八方代表齊聚歡慶的盛景,既有麻姑輕舞於瑤池金母蟠桃壽宴,又有八位神仙各顯其能渡東海,修行千年的金鰲為求得道升天趁機奪了藍采和的法寶,開心耍起花籃來,仙妖兩方一言不和大打「出手」,武打場面著實精彩。

老戲新做 八仙生出趣味來

臺灣豫劇團曾在1999年演出過《八仙過海》,當時是一齣半小時左右的折子戲,這戲碼最早是豫劇大師張岫雲女士從京劇的《蟠桃會》改編而來,旨在培育年輕演員,因為早年的豫劇演出著重唱功,以親民通俗的唱詞及高亢的唱腔呈現大開大闔的演出特色,可惜在作表方面的訓練較少,因此遷臺後借用了京劇的身段來補足,好為觀眾營造出完整的觀戲體驗。

當年豫劇團的「跟班制」教學是由老師帶著學生們一起登台演出,讓學生們擔任戲份少的邊配角色,慢慢熟悉舞台培養戲感。八仙戲角色豐富,正適合跟班學戲,而飾演八位神仙的都是學生,因此在戲份編排上較為簡單,無論做工或台詞多是一表而過。

時間到了2021年,當臺灣豫劇團準備再度演出《八仙過海》這齣老戲時,看著團隊裡行當齊全資質優異的演員們,決定是時候將八位神仙的人物性格好好刻劃表現,也因為早期的作品常以活戲方式演出,劇本曲譜多為參考用的劇情骨幹,因此2021年的新版《八仙過海》須填上許多戲肉。排練指導朱海珊接下了劇本改編的重任,藝術總監王海玲也為八仙戲重新編寫唱腔,除了每個角色的獨唱,也安排了合唱、數板及說唱片段,並參考京劇《麻姑獻壽》舊本在金母娘娘壽宴上增加了一段耍銅盤演出,整個作品顯得豐富又趣味。

場面調度 導演大顯身手

文本、唱腔俱備後,接下來即是為人物角色設計專屬的身段動作。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尤其是八仙,每位都有自己特殊的性格與相應的作表,當他們使出身上搭配的法寶時,如:呂洞賓的寶劍、漢鍾離的扇、何仙姑的荷花、藍采和的花籃、韓湘子的竹笛、張果老的漁鼓、曹國舅的笏板、李鐵拐的葫蘆,也須有專屬的動作設計,再加上劇情設計中,八位神仙各顯其能渡東海之前已在金母娘娘的壽宴上酒過幾巡,早就已經喝得醉沉沉,所有的性格特色都被放大,詮釋方式也因此與以往的八仙戲不同。

新版《八仙過海》在卡司安排上可說是精銳盡出,導演殷青群也根據角色需求與演員特質做了許多精巧的編排,但這作品有個更大的挑戰——「群戲」的經營,因為八仙戲人物角色多,每場戲都是群戲,而相較於以往綠葉襯紅花的呈現方式,當代的戲曲演出著重角色之間的互動,舉凡瑤池金母蟠桃宴、麻姑仙女齊獻壽、金鰲與水族的海洋世界、八仙醉渡東海、神妖大打出手等場面,都著實考驗了導演統籌及調度場面的功力。

大打「出手」 法寶滿天飛

除了麻姑獻舞耍銅盤、八仙各顯神通渡東海,新版《八仙過海》中另一個重要角色——千年金鰲也使出了渾身解數。

千年金鰲一角由臺灣豫劇團的中生代優秀演員謝文琪飾演,甫出場即為了營造出海洋情景,一邊唱曲一邊舞起長達兩百七十公分的彩綢子,金鰲娘娘為了修練成仙所蒐集的兵器法寶,無論是打仙錘或捆仙繩,也樣樣耍得輕靈敏捷。

謝文琪雖專攻青衣行當,但《八仙過海》演出中所需的刀馬旦功夫難不倒她,這身功夫早在2020年演出「豫劇皇后王海玲經典傳承系列《白蓮花》」這齣文武俱全的老戲時就已練上手,其中揮舞捆仙繩的特技更是向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的教師請益而來,然而新版《八仙過海》中最引人入勝的武戲演出應屬最後一場戲的「出手」。

在戲曲的武打場面中,「出手」橋段的特色為刀、槍、錘、環等兵器的拋接,代表以法力控制兵器去回,多使用於神怪戲中,通常有多位演員圍著主要角色,眾人一一拋出兵器後由主角或踢或打將之送回,臺灣豫劇團對出手場面的經營並不陌生,王海玲藝術總監甚至曾在豫莎劇《天問》中,以插在背上的靠旗接拋兵器,成就經典,新版《八仙過海》中,八位神仙為替藍采和奪回花籃而討戰眾水族,金鰲一聲「迎敵」雙方開打,只見法寶滿天飛,好不熱鬧!

老戲見功 就看演員真功夫

戲是老的,但觀眾是年輕的,戲曲工作者總是努力在不摒棄傳統演出程式的前提之下,順應現代人的觀賞習慣做調整,因此近年的新編戲曲開始以現代劇場的技術來強化視覺體驗,不料這樣的製作趨勢也常在不知不覺間稀釋了演員的技藝。

新版《八仙過海》或許可說因禍得福,近年頻繁使用的新媒體技術因首演場地的限制而施展不出手腳,這也正巧將戲劇的表演導回演員身上,就連雲上仙境、水中世界、海波浪濤等場景的營造都可藉由演員的肢體來呈現,一如王海玲藝術總監所說「老戲見功」,戲曲演出的精華在於如何使用程式化的身體語彙來觸發觀眾的想像力,這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寶,要看演員使出真功夫才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