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纏繞美麗的祝福 布袋戲與春仔花的火花激盪

  • 次標題:第139期-2021/12
  • 文:李適安
  • 圖: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 點擊數:842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將布袋戲與同樣充滿臺式元素的春仔花跨域結合,激起了兩項工藝之間的火花,讓人看見布袋戲的無限可能外,也為臺灣獨特的婚嫁文化找到新的出路。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後簡稱三昧堂)首度發表於2018年的戲偶《時間女神》,以臺灣歷史長流中諸多建築樣式為造型靈感,身上穿戴了前所未見的配飾——三百朵鳳凰花造型的春仔花,並在20203月以臺灣精工布袋戲代表之姿,登上敦睦艦隊進行文化外交。

敦睦艦隊上的《時間女神》

雖說《時間女神》隨著敦睦艦隊乘風破浪赴帛琉,但在艦隊航行時得收納起來,直到抵達目的地時才開箱展出,該次行程無法讓非軍方人士隨行,因此在女神登上軍艦前,三昧堂行銷總監嚴仁鴻、木偶造型師王文志特地前往左營的海軍基地,悉心指導幾位負責展務的軍官整裝擺偶,務必讓女神在抵達帛琉後能以最完美姿態現身。

敦睦艦隊返臺時傳出官兵染上新冠肺炎事件,而《時間女神》返臺後也因此隔離了一段時間,但卻比一般民眾隔離的時間還長,嚴仁鴻解釋,這是因為想讓觀眾清楚欣賞偶的細節,「所以我們的偶都不會罩住,回來自然得隔離比較久。」

嚴仁鴻補充,早期的布袋戲展覽因為擔心戲偶被碰傷受損,多使用玻璃或壓克力罩來保護,前來欣賞的偶迷只能隔層透明罩子遠觀,即便是可拍照的展覽也常因保護罩反光敗興而歸。有鑑於此,三昧堂的戲偶展覽便採取親民策略,以三百六十度都可觀賞的方式布展,不但能讓偶迷們就近拍照與觸摸,還可在專人指導下拿起戲偶把玩。

精工布袋戲始祖——三昧堂

三昧堂以製作精美戲偶聞名,故有「精工布袋戲」之稱,與一般家傳或師承的演藝團隊不同,它最初由七個來自各行各業、喜愛布袋戲的大男孩們所組成,從蒐集戲偶到自行設計製作,七人各自貢獻長才:造型、髮藝、偶衣、兵器、操偶、口白、說故事,並在2011年正式於嘉義市交趾陶博物館展覽自己的作品。

從第一次展覽的三十尊戲偶累積至今超過兩百尊,三昧堂的戲偶除了精緻華麗的造型,還被賦予生動的角色故事,再加上可讓偶迷就近拍照,立刻在網路上形成風潮,國際展覽邀約接踵而至,這些戲偶也跟著三昧堂踏遍日、中、美、德、英、法、越、馬等國。

展覽成功吸引了大量人氣,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也自2013年起,每年邀請三昧堂舉辦主題巡迴展覽,並於2017年,由新光三越百貨總公司行銷副理陳嘉琪將之介紹給鹿港春仔花藝術家——施麗梅女士,此舉讓早早就想將春仔花及布袋戲這兩樣臺灣元素結合在一起的三昧堂雀躍不已,「我一直在找我想要的春仔花,直到遇見施麗梅老師。」王文志說。

道地的臺灣元素——鹿港春仔花

春仔花又稱纏花,由中國大陸閩粵地區傳入,是臺灣婚嫁禮俗的一部分,據世居鹿港的春仔花藝術家施麗梅女士所言,春仔花在鹿港早期是由母親親手纏給即將出嫁的女兒,代表了祝福與不捨,而春仔花的配戴在鹿港尤其講究,舉凡石榴、百合、牡丹、梅花、龜、鹿等造型都有其象徵意涵,除了新人之外,夫家、婆家、媒人都有特定的佩戴樣式。

施麗梅女士手藝傳承自母親與阿媽,纏花超過半世紀,作品曾在鹿港鎮史館展出,但隨著西風東漸與社會價值的變遷,施麗梅意識到春仔花藝的存續關鍵在於創新,因此自1990年代開始思考突破之道,以春仔花的基礎技法變化出新穎造型的日常配飾,在她的巧思巧手下,春仔花化身金魚、兔子、蜜蜂、蝴蝶、天鵝、孔雀,以髮飾、別針、捧花、步搖、精美工藝展品等姿態重生。

2017年與三昧堂合作後,施麗梅在春仔花的設計及應用上獲得極大的啟發,為布袋戲偶的造型服飾製作纏花也刺激了新技術的開發。以《時間女神》為例,女神袍子上的三百朵鳳凰花是以往未曾見過的春仔花樣式,因此得從打版及剪紙樣開始從頭做起,在原本使用的半脣形紙片之外,再加上新創的倒C型樣式,始能完整詮釋鳳凰花的形貌。

《時間女神》開啟了春仔花與布袋戲的合作,也讓亟欲突破的施麗梅找到了理想的施力點,即便春仔花尺寸愈小愈難纏,而戲偶使用的春仔花又比一般人使用的飾品再小上幾號,但布袋戲天馬行空的角色人物及穿越古今的造型設計,在在為春仔花提供了自由揮灑的新舞台,「我喜歡認識年輕人,他們會給我新的想法。」施麗梅開心說道。

強強聯手走出新路

走進施麗梅的工作室,各種樣式新穎的春仔花作品迎面而來,嚴仁鴻一面笑言:「來遮親像在行灶跤。」一面熟門熟路張羅起訪談的桌椅,採訪當日王文志帶了一尊正在製作的戲偶來尋找適合搭配的春仔花,施麗梅也分享了近期的新設計,有配色大膽繽紛的繡球造型牡丹捧花,也有黑白兩色的天鵝,在兩人一來一往的想法拋接中,又有幾款新的戲偶人物逐漸成形。

除了創作,施麗梅長年致力於春仔花教學,三昧堂也為此動員自家志工擔任課程助教,並計畫在2022年將施麗梅的春仔花技法與近年的新作品以中、英、日文出版成冊,而慮及現代人已逐漸遺忘春仔花的意義與價值,三昧堂今年特地組成一支三十尊戲偶的迎親大隊,以展覽搭配解說的方式將臺灣獨特的婚嫁文化留存下來,春仔花與精工布袋戲,施麗梅與三昧堂,強強聯手正為臺灣傳統工藝走出一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