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夜奔》的武生魅力 悲壯老戲粉吸睛

  • 次標題:第135期-2021/04
  • 文:徐小犀
  • 圖:趨勢教育基金會、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點擊數:1087
2020年新成立的真劇場,也透過自身的角度重新詮釋老戲《夜奔》;圖為《寶劍記.林沖》(兩者指同一劇碼)劇照。

「呀!又聽得烏鴉陣陣起松梢,數聲殘角斷漁樵⋯⋯」林沖夜奔於荒郊野嶺間,被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夜包圍著,耳邊響起陣陣野獸悲鳴,而舞台上只有一方紅氍毹,演員單靠自己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步法,即能刻劃出奔投梁山的孤寂與悲憤,老戲魅力不言而喻。

夜奔出逃,林沖悲憤赴梁山

林沖是《水滸傳》中最富悲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在被迫辭官歸隱山林的施耐庵筆下是個正直的英雄,卻遭受諸多磨難,而劇作家筆下的《夜奔》則讓林沖憤憤道出官逼民反、身在亂世不得志「有國難投」的無奈,雖有一身武藝,卻因惡人覬覦妻子美貌而屢遭設計,由80萬禁軍教頭之尊被打為囚徒,更在發配邊疆途中遇刺,爾後雖得魯智深相救,平安抵達滄洲充軍,卻又在各方陷害下被迫出逃。

《林冲夜奔》,又名《夜奔》,是崑曲的傳統武生戲,明代李開先《寶劍記》傳奇中的一折,故事寫的是主人翁在手刃陷害自己的奸細陸謙等人後,毅然奔赴梁山的路程,因身背數罪不便在白日趕路,只得藉著夜色的庇護而行,途經一座古廟歇腳借寐時,驟於夢中得神靈囑咐「⋯⋯金槍手徐寧,帶領官兵五百,追至黃河渡口,特來拿我⋯⋯」只得速速起身趕路,即便一路上既驚又險,仍擔憂家中母妻生死未料,忐忑難安的心境伴著荒野中的猿鳴虎嘯,更顯悲壯。

傳承百年,戲做飽滿才動人

京劇的《林沖夜奔》中將徐寧追捕林沖這一段也演了出來,讓兩人長槍對寶劍,舞台上打得好不熱鬧,但崑曲的《夜奔》則單上林沖,相當於劇場中的獨角戲,俗稱「一場幹」,既突顯也考驗演員的舞台魅力。《林沖夜奔》講究唱功與做工,身段極為繁複,幾乎每個字都有其身段,故而對演員的表演技術與功力相當要求,因此梨園子弟間素有「女怕思凡,男怕夜奔」一說。國光劇團劉祐昌演的《夜奔》是由向來有「活林沖」之稱的裴艷玲大師所傳授的,屬北崑侯派的正宗《夜奔》,有100多年歷史,臺灣僅傳劉祐昌一人,而不同於巨人一般身長18的侯派創始人侯永奎,裴艷玲的身形較小,因此將部分做工調整為李蘭亭李派武生的演法。

崑曲《夜奔》也被稱為老夜奔,演唱此折需使用一定的調門,無法根據演員嗓音的高度而自由定調,因為降了調門就失去了正戲的味道,表現不出角色內心的悲愴感,而演出時必須邊舞邊唱,演出程式繁複,演員在顧及自己的身段做工之外,還須與音樂緊密結合,因此最適合用來形塑武生,在戲曲教育中常成為武生的開蒙戲,務必練到每個細節都講究,每個動作都張力十足,把戲做飽滿,才能引領觀眾進入劇中人物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