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羅摩歷險記

  • 次標題:一段從印度到東南亞的旅程
  • 文:陳聖元
  • 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蔡秉君、陳聖元
  • 點擊數:211
《羅摩衍那》在東南亞廣泛傳播,並出現建築、繪畫、舞蹈等文字以外的載體。圖為泰國皇家舞劇孔(khon),演藝《羅摩衍那》的故事。
簡介

印度兩大史詩之一—— 《羅摩衍那》(Ramayana),不只乘載著古代印度的哲學思維與宗教觀點,也記述許多雋永且深刻的生命故事,進而傳頌不斷。《羅摩衍那》的影響範圍極廣,自印度隨著季風商貿遠播至東南亞,扎根並大放異彩,成為文化、藝術與信仰的重要養分。本文以《羅摩衍那》的故事、傳播、藝術為核心,討論其基本知識與外顯形式。

天道之路 《羅摩衍那》故事梗概

與《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並稱為「伊帝哈沙(Itihasas)」印度兩大史詩的《羅摩衍那》,在西元四世紀到二世紀之間成書,蟻垤仙人(Valmiki)是其「傳說中」的作者。「羅摩(Rāma)」為主角名,亦有深色之意,「衍那(aya a)」則指前行,因此「羅摩衍那」,就是羅摩王子的歷險記——一趟歷經生離死別與心靈成長的旅程。印度天神毗濕奴(Visnu),負責維持宇宙秩序與世間倫理的正常運行,有十個著名化身,擁有完美性格的羅摩便是其中之一。羅摩,這位由毗濕奴所化的剎帝利(katriya)帶天命(wahyu)而來,以人類身分擊敗「天神與魔神皆無法戰勝」的十首羅剎王羅波那(Rāva a)。

這段偉大旅程,從拘薩羅(Kośala)太子羅摩與妻彌提羅(Mithilā)公主悉多(Sītā)、弟羅什曼那(Lak ma a)因宮廷鬥爭而遭流放十四年說起,當三人在森林裡過著清苦的修行生活時,美麗而善良的悉多被來自楞迦國(Alengka,今斯里蘭卡)的十首羅剎王羅波那用計劫走,痛苦萬分的羅摩自此踏上拯救愛妻的征途,並獲得神猴哈努曼(Hanuman)相助,率領猴國大軍搭建從印度到斯里蘭卡的跨海巨橋,兩軍交戰後,羅摩擊敗羅波那,成功救回悉多,此時正好流放期滿,羅摩返回王城阿逾陀(Ayodhya)登基,拘薩羅國在賢君羅摩的治理下變得更加強大,人民生活富足,高尚的道德無所不在。

 

聖王揚帆 《羅摩衍那》在東南亞的傳播

羅摩與悉多之間真摯的情感,千古以來為人稱道不斷,然而若撥開如此浪漫且悲壯、以「愛」為名的這層紗幕,則可以看見《羅摩衍那》裡涵藏的印度宗教核心思維,其中包含社會階序、人際道德、政治理想、性格養成等議題。既有動人的愛情故事,也有深遠的宗教哲學,兩者相輔相成,使《羅摩衍那》得以快速傳播,並在所及之處發揮極大的影響力。季風吹拂,隨著印度商賈、婆羅門僧侶、剎帝利貴族的腳步,《羅摩衍那》也到達位在印度洋彼岸的東南亞進而扎根於這片廣袤的靈性沃土上,在當地的信仰、藝術、政治等層面中,塑造出形質多元的羅摩文化。

《羅摩衍那》向東南亞傳播的時間甚早,其路徑除有行經孟加拉再進入緬泰的陸路外,亦有通過馬六甲海峽後以爪哇為基地向外流布的海路。由於印度的《羅摩衍那》原已有許多不同的版本,再加上東南亞本是文化異質性極高的區域,交織之下,便產生各種以羅摩其人其事為基底、融入在地思維的詮釋,例如古爪哇文、柬埔寨文、馬來文、寮文、緬甸文、泰文等,都有其經典的《羅摩衍那》改寫文本。而《羅摩衍那》在東南亞的載體非僅文字,透過建築、繪畫、戲劇、舞蹈等視覺或表演藝術範疇,更加貼近於日常生活,也能完整保存《羅摩衍那》的情節與精髓。

 

舞動浮光 東南亞表演藝術裡的《羅摩衍那》

經由藝術的展現,讓觀看者可以藉著視覺圖像或肢體舞動等媒介,參透《羅摩衍那》深層的哲學涵義,戲劇——尤其偶戲——便是其中的重要形式,它既能以表演的方式來保存史詩文本,也因受眾喜看易懂的緣故使史詩傳播得更快更廣,更透過種種精彩的情節將深蘊在史詩中的精神內涵植入人心。在東南亞,與《羅摩衍那》相關的劇種,常見有泰國皇家「孔(khon)」舞劇與傀儡舞劇(hun lakhon lek),以及流行於泰柬的大皮影舞劇(泰:nang yai、柬:sbek thom),海上節點亦有印尼的皮影戲(wayang kulit)。而在200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無形文化資產的印尼皮影戲,影響力極大。

印尼皮影戲以爪哇、峇里二地最盛,wayang一字具多重涵義,有影子、戲偶(物質化的影子)、皮影戲、戲劇、表現印尼國族認同的戲劇體系等,遍及信仰、藝術、政治的層面,其主要表演劇目大多取自《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也有結合爪哇本土傳說的新編戲如《三聖王爭勝迎神》(Semar Boyong),講述包含羅摩在內的三位印度史詩英雄,為求得爪哇土地神瑟瑪爾(Semar)降臨其國輔佐而互相征伐的故事,充分展現爪哇民族的自信。印尼皮影戲中的《羅摩衍那》,以光影呈現軍容與法術,諸如羅摩劈海(Rama Tambak)、哈努曼火燒魔國(Anoman Boyong),皆為引人入勝的經典劇目。

一部源於印度的偉大史詩,講述著公主與王子的愛情故事,以及宗教所確立的生活道德準則,引人入勝而能夠快速傳播,《羅摩衍那》就是如此經典的例子,不只影響東南亞的信仰,也在藝術文化、政治制度等層面,都產生連結。賢君聖王羅摩這一段從印度到東南亞的旅程,因毗濕奴的天命,用親於人民的方式,使印度教的精髓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