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飛行吧!漫遊傳藝宇宙

  • 副標題:傳藝金曲獎策展人汪兆謙尋求突破
  • 文:黃尉瑄
  •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 點擊數:57
本次傳藝金曲獎透過極簡的舞臺,呈現傳統藝術中的壯闊世界。圖為《未來的天空》演出畫面。
描述

2023年第三十三屆傳藝金曲獎邀請到阮劇團藝術總監汪兆謙擔任策展人兼總導演,在顛覆眾人對傳統藝術印象的「經典運動場」中,獲得一片好評,今年汪兆謙再度上任,以「壯闊飛行——Fly High」為主軸,透過極簡的舞臺,呈現傳統藝術中的壯闊世界,帶給觀禮的眾人不同體驗。

在壯闊的世界中自由地飛行

第三十三屆傳藝金曲獎「經典運動場」中使用了許多土地的元素,因此今年汪兆謙在策展時,快速且直覺產生的概念就是與「地」對應的「天」,他知道觀眾們一定期待今年的典禮與去年有所不同,因此今年期望營造出魔幻高雅的氣質,而在有了「天」這個概念之後,就自然連結到飛行,「尤其前面幾年疫情的關係,其實已經很久沒有辦法自由地飛出國,海外交流也有所停頓,所以我認為大家對飛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的,所以『飛行』很快就成為我們的定調。」他說。

如果要飛,該怎麼飛好呢?「臺灣是一個海洋國家,又是一個小國,尤其作為一個多語言多文化的社會,把格局打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壯闊』這個名詞就接著浮現出來了。策展團隊想像的是如何致敬、榮耀這個傳統藝術產業的頒獎典禮?頒獎典禮透過這一些獎項,把文化的塊面開展來,它應該是華麗而壯闊的。」汪兆謙說。


打破界線 創造突破

汪兆謙認為,雖然自己出身現代劇場,並非專業傳統戲曲背景,但是因為自己活動的基地在中南部,平常也會跟很多陣頭或者傳統戲班學習,所以對傳統戲曲的脈絡不陌生,因此也更沒有包袱。

第三十三屆傳藝金曲獎中,汪兆謙提出許多較為顛覆、較為狂野的做法,「好像在臺灣戲曲中心裡面放一把火,把觀眾席面向都打開了,當然,不可能同一招連玩兩次。」他說,相較去年豐富華麗的視覺元素,這一次策展團隊在舞臺上建構出一個極簡、深邃想像空間,運用鏡像跟影像的關係,加上幾何元素製造空間感,打造出飛行的感覺、無遠弗屆的意象。

讓傳統藝術有更多的跨度被打開、突破傳統藝術的同溫層,是策展團隊共有的默契,例如去年即邀請流行樂手表演或者是找運動主播主持,而在去年基礎下,今年汪兆謙對傳統藝術的熟悉、掌握度再更深,並且期待藉由這個頒獎典禮創造出新的突破。

汪兆謙說,他始終認為典禮裡面最重要的不是節目,而是如何透過啟程轉合,有始有終的建立一個向傳統藝術致敬的夜晚,「如果這個旅程要成立,主持人就擁有像導遊一樣的重要性。過往的典禮基本上就是行禮如儀──有司儀、主持人、報幕,頒獎環節、表演環節等,今年希望挑戰找到一個方法,把這些事情縫合,不要讓它們好似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今年主持跟表演其實已經混在一起,主持人也要參與演出,我們就是在傳達一個訊息──打破界線。」汪兆謙說。


起承轉合 回到生命

在主持人的帶領之下,觀眾像是經歷了一場三個多小時壯闊飛行的旅程,搭乘太空船或飛機或是其他交通工具,首先知道旅程的終點與旅行的目的,上路之後開始慢慢地發現途中樂趣,這是上半場兩段節目《飛行計劃》、《飛航與風景》所想要呈現表達的。

《飛行計劃》開宗明義,透過音樂劇的成分與布袋戲的結合以及主持人的共演,傳遞出整個夜晚中飛行就是在追求永恆,無論飛行中會遇到什麼樣的冒險、挑戰、困難,以追求永恆來致敬所有傳統藝術界努力的前輩藝術家們。

開始飛行之後,看到眾多不同的風景,策展團隊將之理解成不同的星球,每一個星球都是一個恆星,而恆星擁有上億年的歷史,因此在第二段演出《飛航與風景》中向歷史、向前人致敬,選用了已逝音樂人陳揚作品來當作引線。

飛行中途,連結到傳統藝術要久遠,一定會存在資深的前輩或者是年輕的新一代,汪兆謙因此想要留出一個空間跟話語權,把觀眾的注意力帶到下一代的年輕人,所以第三段節目《未來的天空》由新生代的演員與樂師共同激盪,演繹他們對傳統戲曲未來的想像與期待。

一路旅程到最後,飛越了時間與空間,往往都會發現,飛行最終的答案就在最初的原點,「就像創作者間老生常談的道理──你的生活或你的生命才是你創作最根本的源頭,所以第四段演出我們把它命名為《超越飛行的事》。」汪兆謙說,以回到真實作為飛行的結尾,完成典禮的旅程。

「通常第四段表演也就是壓軸,通常場面會很盛大,我偏偏反其道而行,讓石惠君、陳芝后、凌嘉臨三位演員,素樸地談她們自己的人生跟生活,策略上其實是想要營造出對應的感覺──最終所有人都要回歸到自己的生命跟生活。」


你們的步伐是人類的一大步

汪兆謙說,對典禮的觀眾來說,典禮的主人當然是當天的得獎者、入圍者,「我希望觀眾看完之後,會被這些在傳統藝術界耕耘的人們感動,發自內心的尊敬得獎者,這是首要之務;再來,觀眾即便可能不是那麼熟悉傳統藝術,但在得到感動過程中是開心的;最後看完整個典禮,發現它並不只是熱鬧的敲鑼打鼓,還有另外一些訊息想談,觀眾若是能夠看出這三個層次,那我就功德圓滿了。」他說。

汪兆謙在這次典禮與許多曾經合作的對象一起共事,包含音樂總監柯智豪、音樂協作柯鈞元、視覺總監顏伯駿、燈光設計莊知恆等,大家都希望能夠有所創新,「在傳統的基礎上,結合當代的舞台,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並不會因為是傳統就讓大家覺得老掉牙,反而是還是有一些新的活力,而這件事是必須的,從視覺、從劇場的美學,從舞臺美術、服裝方方面面,仰賴大家通力合作才能完成。」他說。

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曾說出「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而這一次策展,在《未來的天空》中,改編成了「你們的步伐是人類的一大步」,「所有的傳統在它發明的當下,其實都是流行音樂,也都是流行文化,我們常常誤以為傳統已經跟這個時代脫節了,就想迎合一些現代的語法,」汪兆謙說,他認為傳統藝術的底蘊功底才是最強大的,有那麼多的前人累積了那麼多的養分,成就了各劇種的身段、唱腔,這個成果是人類藝術的濃縮與精華,「因為人依然是人,一輩子還是生老病死、七情六慾,但是從業人員必須要與時俱進,看到當代的人們是生活在什麼樣的框架,在傳統與現代中間找到一種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