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當吃補 做自己覺得熱情的事 給年輕京劇演員的一封信

文:口述│吳興國(當代傳奇劇場創始人);整理│盧勁涵
圖:當代傳奇劇場
分享:

京劇這門殿堂上的藝術,對大眾來說是高貴的風雅。對京劇演員而言,臺上一秒鐘,臺下可不只十年,上場之前早已不知累積了多少早功,每一分精緻到無法挑剔的演出,都是磨了又磨的唱、唸、做、打、手、眼、身、步、法。而頂尖出色的京劇演員,除了吃得了身體鍛練的苦,內心還得要有異於一般人的素質強度。

四十多年前,老師們所說現實裡的生不逢時、時不我予,是大環境下不可逆的困境,但從15歲開始上臺唱主角那一刻起,似乎就註定了要扛起讓京劇轉型的角色。因為從小經歷嚴謹的科班訓練,深刻感受到京劇是集合了人文、歷史、技藝、生活、哲學⋯⋯極度精緻難得的藝術,更加不能眼看它凋零沒落,心中決意維護它的念頭,就是「做,就對了」,沒有太多雜音,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決心,吸引眾志成城。 

當代傳奇劇場(以下簡稱當代傳奇)的創團第一部劇作《慾望城國》,在1986年首演之前早已醞釀了三、四年之久,那時大家是為了共同的理想和對京劇的使命感,靠著滿腔熱血的一群人義無反顧的去完成這樣一件作品。即使當時必須承受各界質疑非難,但對我們而言,好或不好心中自有一把尺。 

吳興國帶領下的當代傳奇劇場一直致力於傳承傳統戲曲並以創新劇場表演藝術為標的,打造在臺灣深根萌芽的當代戲曲。.jpg

吳興國帶領下的當代傳奇劇場一直致力於傳承傳統戲曲並以創新劇場表演藝術為標的,打造在臺灣深根萌芽的當代戲曲。


除了自己

沒有人可以對你的人生負責

當然我們可以走到人群中,跟大家一樣過尋常日子,沒有人會在意你如何決定人生,但是你要問問自己的心中是否過得去?是否愧對了上天給你的天賦?若不是必須承擔作為領頭羊的重擔,命運又為何安排你剛好在這個時代,這個位置?我想,這是真正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我們做人雖然要謙卑,但是對於心中堅持的理念,不能沒有捨我其誰的自信。 

新一代的年輕人跟我們那個時代比起來容易許多,也艱辛許多。好的是,這個開放多元的年代,沒有人會拿傳統戒尺去限制你,大環境給予非常寬廣的包容度,樂見新一代自由創作。難的是;這樣一個轉速異常的年代,資訊、生活步調已經快到「要如何讓大家慢下來品味精緻藝術」都成考驗。所以我們融入嘻哈、街舞等等,用年輕人容易親近的語言,讓藝術創作走近人群;或者吸引更多人走進來看,只要願意探頭進來了,就會被京劇的風采吸引。 

除了觀眾之外,必須要有新生代願意捨身投入,演員培育也是這門藝術可否延續下去的重要因素,畢竟這是需要長期訓練才能成其素養的藝術,倘若大環境願意重視傳承的重要性,給予新一代的演員發揮的舞臺,他們的投入才會有意義。 

給年輕人機會

公部門與民間劇團共同攜手

非常感謝國光劇團和藝術總監王安祈老師也有這樣的理念,與「當代傳奇」在新製作《蕩寇誌》中起用許多年輕人,也因為「水滸108」系列的題材有這麼多的角色,可以讓每個演員有自己可以發揮的機會,他們努力在臺上讓自己的角色發光,而不只是跑龍套的路人甲。這對年輕人來說至關緊要,他們知道自己付出的努力和這樣的選擇是有意義的,知道自己可以做不一樣的事,這些年輕人的人生格局就會變得不一樣。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轄下臺灣戲曲中心,也有針對人才培育,啟動藝生傳承育成、創新及承功競演,都是非常有力的政策,期待能長期延續。

在法國,對於藝術團隊的扶植有值得參考的地方,他們有計畫的媒介想要學習進階藝術技巧的學生與專家,透過嚴格考試達到進修門檻,經過一段期程的學習之後,再進行考核,通過相關單位這樣有系統的把關和用心的扶持,讓藝術可以維持相對水平而且生生不息。畢竟如果缺乏完善的扶植體系,許多其實有潛力的團隊,往往容易折損在補助經費僧多粥少的現實考驗下,實在可惜。 

在《蕩寇誌》中,吳興國飾演宋江和宋徽宗兩角,飾演兩不一樣的角色時,兩者個性鮮明,演技傳神。.jpg《蕩寇誌》吳興國飾演宋江.jpg

(圖左)在《蕩寇誌》中,吳興國飾演宋江和宋徽宗兩角,飾演兩不一樣的角色時,兩者個性鮮明,演技傳神。

(圖右)《蕩寇誌》吳興國飾演宋江。


人生需要滿足感

做自己覺得充滿熱情的事,自己知道它帶來的滿足感,懂得的人就會明白,就像活著需要陽光、空氣、水,它們都是生命中的必需品。什麼是能讓你樂此不疲的?再選擇一次,即使不容易,我還是會走這樣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