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現代人的角度說故事 等候迷霧漸散

文:邵正宏
圖:一心戲劇團
分享:

原是歌仔戲逃兵,如今卻成為劇團的尖兵。曾因歌仔戲的人才與觀眾斷層而憂心的劇團團長,如今卻是滿口精彩故事,與年輕人打成一片的戲劇橋梁。一心戲劇團執行長孫富叡,以他那愛說故事的口吻,娓娓道來歌仔戲製作的酸甜。

孫富叡從父親手中接下一心戲劇團時,已是第三代接班,提到自己的心路歷程,孫富叡不諱言:「其實我跟我兩個妹妹原本都不想繼續做劇團的工作,父母也不希望我們接,因為這一行實在太苦了。」對孫富叡而言,擔任執行長的職務,其實就是校長兼撞鐘的工作,從決定年度新戲、找編劇、導演、演員,到舞臺演出、行銷、售票等等大大小小的事,無所不包。他說:「演完一場年度大戲就像生完一個孩子一樣,累趴了,但是演員演完戲就結束了,而我還有其他行政作業要處理,也才真的體會到父親當年的辛苦。」

一身功底咬牙練 創立一心拚傳承

「爺爺要我父親別學戲,去學校讀書,因此用非常嚴格的標準要求,想故意刁難逼退我父親。」孫富叡家傳淵遠,祖父即是知名歌仔戲武生孫貴,父親孫榮輝自幼因熱愛舞臺,甘願在祖父的魔鬼訓練中咬牙苦練,別人練2小時,他就被逼著練4小時,然而孫榮輝自幼好動,加上練功不服輸的堅毅精神,硬是讓他在祖父高標準的要求下練出紮實功底。孫富叡說道:「我爺爺來自天津,習得一身武生絕活,是十分受歌仔戲班喜愛的硬底子演員,但直到我父親於1989年創立一心戲劇團後,才正式建立這個歌仔戲班的精神,就是上下一心。」

儘管如此,當年父親經營戲班子的辛苦,在第3代接班人孫富叡眼中,仍頗為不捨。他回憶過往,常看到父母親為了隔天演出,還欠缺演員或樂師而擔心得睡不著覺,說道:「我和兩個妹妹以前是歌仔戲的逃兵,但父母親用戲班的這口飯養大了我們,因此我們有責任延續下去。」孫富叡提到人才與觀眾的斷層,是首要面對的問題。

講戲先生定劇目 舊時演員發揮靠功力

過去歌仔戲演員多為野臺出身,跟著前輩師傅學戲,孫富叡表示,當學徒至少3年,這3年當中,各種打雜、台上台下的活都要做,而唱戲則是跟著師傅一句一句學,沒有劇本,全靠師父口傳,再加上因不識字而只得硬記,就這樣邊練、邊學、邊上台跑龍套,逐漸練就一身本領。

孫富叡語帶佩服地說:「所以過去野台戲是沒有所謂導演或編劇的,而是透過講戲先生,也就是類似現今的導演角色。當一齣野台戲要演出時,講戲先生會視戲班的角色情況來決定演出戲碼,若小生、小旦較強,那麼就以生旦為主;但若是戲班老生、粗行較好,那就以老生的戲碼為主,例如同樣一齣《楊家將》,老生強,就以楊令公為主,而小生強,就以楊四郎、楊五郎等為主,將劇情放在某一人身上,讓演員盡情發揮,有時甚至可以演1小時以上。」孫富叡表示,這1小時靠講戲先生決定劇情,至於演出的台詞、唱功、走位,則全由演員自由即興發揮。他說:「以前的演員厲害在於腹內好、即興能力強,表演的同時自編台詞,又能與觀眾交流呼應!這樣的功力,現在的年輕演員,很難做到。」

為此,一心戲劇團透過室內舞台與戶外野台兼具的方式,訓練年輕演員跟著老藝師學藝,希望透過不同場合的修練,來累積厚實自己的表演能量。

改變方式說故事 年輕觀眾躍劇場

針對年輕觀眾的斷層,孫富叡表示,與時俱進,用現代人說故事的方式來製作戲劇,可以打動年輕人走進劇場。他以近年與趙雪君合編頗受好評的《千年》為例:「《千年》演的是『白蛇後傳』,許仙的兒子許夢蛟為了讓皇帝開金口,解開雷峰塔,努力考上狀元救出母親白素貞的故事。」

然而一心戲劇團演的故事內容,其令人跌破眼鏡的卻是,當雷峰塔打開,許夢蛟看到母親白素貞的第一眼,不是過去傳統戲裡所說的對白:「兒啊,你哪來這一身的榮耀?」然後母子相擁而泣,而是許夢蛟見到一個妙齡女子,心神為之震懾,而白素貞誤認兒子為許仙,因為兒子長得跟父親一個模樣,因此白素貞從口中發出:「許郎」2字,頓時劇情急轉直下。

孫富叡說:「故事和過去人們認為的劇情表達不同,但是較合情合理,因為白素貞是妖不是人,不受年齡的限制,關在塔中多年並不會改變容貌成為一個中年婦女。而她心心念念許仙能來救她,因此看到兒子許夢蛟的當下,當然以為是許仙。」一心戲劇團用現代人說故事的方法,講一個老戲給觀眾聽,這樣的方式讓年輕觀眾如癡如醉。

遠道粉絲從四方 迷霧漸散必蓬勃

一心戲劇團的努力方向是成功的,其戲劇的吸引力,甚至打動了許多聽不懂臺灣閩南語的中國大陸和星馬的觀眾,有許多人從Youtube上看到戲劇片段,特別相約來到臺灣看一心演出,最遠甚至從新疆而來。孫富叡也特地為了這群不懂閩南語的觀眾,加上了字幕說明。

「當我看到有年輕人因為看戲而掉淚,或是因為與老一輩觀眾討論劇情而遲遲不離開劇場時,我深深知道,這樣的說故事方法成功了!」孫富叡說戲、說演員、說劇團的經營,顯見其愛戲、愛劇團的心,他極盡努力地想讓年輕族群再次成為歌仔戲粉絲,已在近年見到明顯的成效。孫富叡在一心的打拚,算是耗盡了心力,而對於觀眾而言,或許可用他們的新戲來說明,「當迷霧漸散」之後,歌仔戲必將蓬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