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音符開始 國樂團燃燒的小宇宙

第132期-2020/10

文:安理實 
圖:薛玉明、臺北市立國樂團
分享:

今年3月5日外籍音樂家確診新冠肺炎後,臺灣的表演藝術界幾乎應聲倒地,場館對外關閉,各項演出工作停擺,但臺北市立國樂團(以下簡稱北市國)卻在3月21日崛起,成為臺灣職業樂團舉辦線上直播音樂會的先驅,是怎樣的一支隊伍能夠具備如此的行動力與應變能力?

早上9點開始,北市國團員們陸續出現在排練室中,兩位樂團首席已暖手完畢,開始複習前一次排練時做的筆記,各聲部也在打理好自己的樂器後,好整以暇練習起來。北市國每一場演出平均需要5次排練,指揮會在第一次給足筆記捏出音樂的形貌來,合作演出的獨奏家通常在第三、四次進場合樂,整體演練歷時不到1週,但每場國樂音樂會的前置作業,卻可達數年之久。

曲目是國樂發展的關鍵

「國樂發展的關鍵在曲目」,身為指揮的現任團長鄭立彬語重心長地說道。

一般的音樂會乍看之下是在舞台上呈現精湛的演奏能力,對一個年度演出場次高達60餘場的職業樂團來說,要從容面對接踵而來的音樂會及繁瑣的準備工作,靠的是團員與行政團隊的專業及製程控管,然而,北市國面對的挑戰不只於此。

咸認為音樂會演出的源頭端——「曲目」是理所當然的存在,但國樂團發展至今不到百年,既有曲目多由改編傳統小型編制作品或移植交響樂團者而來,專屬於如此形制者仍有待開發,因此邀請作曲家專為一場音樂會打造新作品已是常態,意即一場國樂音樂會在演出內容安排上的準備工作時程,經常要從作曲家在五線譜紙上寫下第一個音起往前推算,它可能是演出前一年、兩年甚至更久。

由新創作品存活率觀之,每10首中若有12首能存活下來,已算是表現優異,身為臺灣國樂界接受較為充沛公部門預算的團隊,北市國毅然肩負起委託創作的重任,除了積極邀請臺灣作曲家譜出貼近本地文化的新作,也舉辦創作工作坊及試演會「作品TRY一下」,藉由樂器介紹、譜曲技法入門到演出片段、試演及演出者回饋,由教育面打破中西兩樂種間長久的藩籬,既幫助學習西樂的學子們抓住國樂創作的竅門,也提高了新創作品的存活率,北市國因此成為鄭團長口中「地表上演奏最多臺灣作曲家作品的樂團」,近年更將觸角延伸至歐美國家,開文化交流之門,邀請外籍作曲家為國樂團譜曲。

解決了曲目短缺的問題後,要完成一場音樂會仍需要地——場館、人——音樂家、時——演出檔期、物——樂譜與樂器。

行政是推動樂團前行的手

若說鄭立彬團長是為北市國擘劃大方向的腦,行政團隊即是推動樂團前行的手,合力協助音樂家們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首先是場地,無論大小演出都需要它,因此演出場館的使用檔期成了兵家必爭之地。臺灣大部分的音樂廳檔期須在演出前一年遞案申請,對於幾乎每周都有演出的職業樂團來說,最遲得在出手爭取場館檔期前,就將新樂季整理出頭緒來。「樂季有點像是學期的概念,是一個跨年的規劃。」北市國演奏組組長黃立鳳表示,樂團來年
9月到後年6月要演出什麼曲目?人員編制為何?在哪裡演出?邀請那些客席音樂家等規劃都得在今年上半年畫出輪廓,之後再交由各承辦人填上各種細節。

因此除了打理舞台上的演出,觀眾的經營也是重要的工作。北市國在規劃節目內容時即已進行分眾,除了大團的音樂演出,另有設計給青年音樂家、室內樂、跨界製作、歌劇/音樂劇等系列節目。埋頭努力做了這麼多,終須藉由與觀眾的溝通來傳達,「音樂會若是一道菜,演奏組負責烹煮時,我們就要去找到對的人,告訴他們這道菜哪裡好吃,怎麼去吃。」研究推廣組鍾永宏組長聊起近年的社群行銷時這麼說。

北市國海量的新創作品演出,也需要相對應的前置作業,這些作品的演出實踐中,副指揮江振豪扮演了重要角色。除了跟排、確認編制、協演人員安排與溝通等例行性工作,江在新作品成形的過程中,亦是樂團與作曲家之間不可或缺的溝通者,因為熟悉樂團,在編制及樂器法上都可以提供到位的協助,「西樂在19世紀演的都是當代作曲家的作品,作曲家本人也常常參與首演。國樂現在,特別是在北市國,很常會有這樣的氣氛,我們是很常這樣實際地跟作曲家在合作。」

相較於交響樂團譜務終日在買譜、租譜等基本動作中打轉,國樂團的譜務需要更多技能方能勝任。北市國的資深樂譜管理吳幸潔在處理樂曲版權及作編曲家合約之餘,帶領了12名熟稔西貝流士(Sibelius)、Finale等電子製譜軟體的助理,面對新創作品的樂譜事務,顯得游刃有餘,而北市國所有演出曲目的總分譜,無論新創或經典,也都被好好建檔收藏在譜務室中,等待下一個被演出的時刻。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

排練演出週漸漸逼近,除了團員班表、協演call班、舞台座位配置、舞台助理人力安排、總分譜整理、客席音樂家行程安排與接待等工作如火如荼進行中,宣傳事務亦是快馬加鞭衝票房。

若是遇上外地巡演,還須勞煩舞台經理提早前往場勘及技術協調,北市國現任舞台經理邱誓舷也是樂器總管,平日交由團員自行管理保養的樂器,因屬於公家財產,除了每年例行的盤點,也在出現損毀時負責送修。

音樂會的第一次排練終於到來,指揮走入排練室給出第一個指示的剎那,音樂開始成形,而對委託創作曲目來說,因為沒有前人的演出錄音可參考,指揮與團員必須從無到有,齊心合力由樂譜上的資訊中形塑出一部全新的音樂作品來,所幸北市國與作曲家們總維持著良好的合作與互動,無論是排練或音樂會首演,都可以見到他們的身影。

站在樂種演化的浪頭上,每支國樂團隊無不兢兢業業、披荊斬棘試圖闖出新局面,進而鍛鍊出一顆顆堅強心臟,北市國團員們在前任團長鍾耀光的創意帶領下,已經過一輪震撼教育的洗禮,如今面對新創作品已是神色自若,而行政團隊更因特殊的職務輪替文化,各組橫向溝通順暢,即使新冠疫情帶來各種突發狀況,依然能夠強渡關山,端出4場各有特色的線上直播音樂會。

在音樂家們步上舞台前,北市國的每一份子彷彿燃燒中的小宇宙,只為了在悠揚樂音流洩時,帶來深深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