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趾陶國寶大師 林洸沂 活力拚創作

文:郭士榛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分享:

林光沂作品釉色飽滿,紅如胭脂、綠似翡翠、黃如琥珀、紫似水晶,使得原本質樸的交趾陶,呈現亮麗開朗的色彩,傳統中不失時代感。他創作的交趾陶作品造型淳厚、具獨特創意,釉色華而不俗,設色巧妙且富變化,注重作品背景資料考據。

  創作品包含了神界佛道、民間故事人物以及交趾陶中少見的十二生肖及各式動物作品,交趾陶國寶大師林洸沂持續創作,光是十二生肖就已經做過好幾輪。林洸沂說,十二生肖中他最喜歡「豬」,在農業社會「豬」象徵財富, 有一年林洸沂以「豬」打造成元寶形狀,受到歡迎,接著他又想到「豬」是一甲子之首,他便將「豬」創作成二大三小成「一家人」的感覺,「豬」的造型肥胖可愛,他以「知足、惜福、無所求」的生肖創作,市場上受消費者喜歡。

                                    將軍金興宮請林洸沂打造的交趾陶.JPG

將軍金興宮請林洸沂打造的交趾陶

  生於新港鄉月眉村人的林洸沂,家人並沒有想過他會走工藝創作,而是期望他升學準備考試。林洸沂表示,當時他也想隨父母期望,但十四歲那年他們村莊的「光天宮」進行大整修, 他每天上學、放學都會經過,也會駐足觀望, 日久林洸沂看出交趾陶的趣味。基於對廟宇建築的濃烈喜好,林洸沂和家人商量,正讀初中的他決定中斷學業去學做廟的種種手藝,拜雲嘉南地區做廟聞名的林萬有為師。

展開學徒生涯 投身交趾陶創作

  民國五十三年,林洸沂開始他三年又四個月的學徒生涯,跟從林萬有身邊學習寺廟建築、設計、剪黏、雕塑等技術,後來因師父年事已高,退出廟宇修建工作,林洸沂才開始獨當一面,收授徒弟,承包寺廟裝飾、浮雕、剪黏等工作。他並與時精進,六十七年籌建了一座現代化的瓦斯窯爐與設備,摸索燒陶技術,嘗試將過去窯燒900 度不易保存的軟陶,提高到1160 度,使成品由「軟陶」變成「硬陶」,而成為可保存較持久的藝術品。

  民國六十九年林洸沂在嘉義的孔子廟看見林添木作品後,嘆為觀止,再拜入林添木門下, 學習交趾陶釉藥調配、煉製的技巧。並成為葉王交趾陶藝第三代傳人。他除了提昇窯燒溫度, 改良過去交趾陶易碎、不易保存的缺點,能成為保存收藏品。

  林光沂作品釉色飽滿,紅如胭脂、綠似翡翠、黃如琥珀、紫似水晶,使得原本質樸的交趾陶, 呈現亮麗開朗的色彩,傳統中不失時代感。他創作的交趾陶作品造型淳厚、具獨特創意,釉色華而不俗,設色巧妙且富變化,注重作品背景資料考據。

從廟宇裝飾到工藝品

  林洸沂表示,交趾陶深具傳統價值,不應隨著廟宇的翻修而被毀壞,因而在題材上力求創新,他也極力將交趾陶由廟宇裝飾中跳脫,在技法、創作形式與表現上加進新的題材,使其成為獨立的、可欣賞的藝術品,開拓交趾陶的表現空間。改變生產成為工廠型式,以陶瓷廟偶取代玻璃剪黏,擴大交趾陶偶的外銷貿易瓷。

  林洸沂目前收徒五位,加他自己共六位工藝師,在教學上,林洸沂重視「立體造型課程」與「民俗藝術課程」,林洸沂說:「臺灣的美術教育,其實是需要通盤的檢討,尤其美術專業人才容易被現有教育制度給犧牲掉」。他的觀察,臺灣工藝會走到現在有些侷限的困境中, 其問題之一就是專業人才的斷層。

臺灣人才斷層

  林洸沂作品多次在地方文化中心、美術館、藝廊、博物館舉辦展覽,並曾於紐約、舊金山、洛杉磯、日本、巴黎、土耳其等地展出。他點出交趾陶並非沒有商業價值或者沒有未來,而是臺灣沒有足夠的人才去承接下訂單,「市場一直存在,只是我們準備好了沒」。

  討論臺灣工藝的發展, 林洸沂很感概,臺灣近十年一直推文創,但都沒有特色可以代表臺灣的創作品牌,像是到日本、韓國旅遊,每到一個地方一定都有當地才買得到的紀念品;反觀臺灣, 從桃園機場商店到日月潭,甚至墾丁商家都可以買同樣紀念品的情況下,該如何發展具有個人或者本地特色的工藝品,「臺灣的產業常態是頭重腳輕,不是一種共生的結構,在工藝上容易演變成以銷售為主,卻忽略了生產者的生態。」

希望有年輕人 加入創作行列

  除了教學之外,林洸沂幾乎都將時間投注在創作之上,他說自己到現在還是喜歡創作,在創作上找到無止盡的活力與衝勁。林洸沂說, 「交趾陶是新港在地的一個藝術、一個文化, 所以我希望藝術高中的同學甚至一般年輕人如果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一起學習,互相切磋。」

  新的一年又將來臨,十二生肖將是「旺旺狗」迎新年,喜歡收集十二生肖玩偶的民眾,也正翹首等待林洸沂的「狗」偶吧!

  林洸沂笑道,今年生肖「狗」的交趾陶偶要晚點現身了,因為上一輪「狗」的造型,林光沂打造狗蹺起後腿的造型,造型雖然可愛,但臺灣民眾感覺不雅,因而市場不受歡迎,林洸沂表示,狗的造型難創造,因而今年正在思考, 會稍晚才現身,喜歡林洸沂作品的民眾要耐心多等等了。

林洸沂嘉義大學上課,他期望更多年輕人來學工藝.JPG林洸沂認為臺灣工藝需培育專業人才.JPG

左圖:林洸沂嘉義大學上課,他期望更多年輕人來學工藝                                                                         右圖:林洸沂認為臺灣工藝需培育專業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