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編導 奇巧發光

文:林芳合
圖:奇巧劇團、劉振祥、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國光劇團、臺灣豫劇團
分享:

奇巧劇團成立於2004年,2014年起連年獲選文化部「演藝團隊分級獎助計畫」。其靈魂核心人物為豫劇皇后王海玲的兩位女兒劉建華與劉建幗。奇巧劇團在創作上,力求「文本現代化、表演生活化、音樂多元化」。其被廣為肯定的最大特色,在於劇種與音樂的混融雜糅,以及屬於當代的胡撇仔美學,打造一部部多元劇種且風貌不同的獨特作品。

小奇小巧 粉墨登臺

「老孫來也~~」臺上一聲叫板,孫悟空一個亮相,立刻獲得家長跟小朋友們滿堂喝彩!這位扮相英姿颯颯的美猴王,正是奇巧劇團( 以下簡稱奇巧) 創始人之一:劉建華。

 

這齣《空空戒戒大冒險》乃是奇巧草創時期,以推廣傳統戲曲為目的,所製作帶有戲曲功法的情境兒童戲劇小品,劇中扮演與孫悟空爭奪大師兄寶座的豬八戒,則是劉建華胞妹,奇巧另一位創始人,同時也是現任團長:劉建幗。奇巧的名稱由來就是兩位創團成員的小名:小奇(建華)、小巧(建幗)。

 

由於家人反對劉建華、劉建幗唱戲,姊妹二人都是各自耳濡目染加以私下自學戲曲,才習得一身功夫;2004年兩人也開始摸索專業現代戲劇表演。初期由於劉建幗當時還在主修教育專業,相對地劉建華更精於戲曲功法的呈現,於是她們很自然決定要將戲曲生活化演出,進行戲曲教學推廣的工作。期間劉建華擔綱導演了《空空戒戒大冒險》、《招弟復興打狗趣》,劉建幗則負責文本,當時就大致底定了奇巧「混融雜揉且節奏快、情節黏著度高的風格」。

 

小奇的演員功課不只是表演

劉建華在奇巧創團翌年考入臺灣豫劇團,逐漸嶄露頭角成為該團當家小生,同時為了加強現代劇場專業能力,更在工作之餘攻讀戲劇研究所。除了演員本業,近年來由於臺灣豫劇團開始跨界和許多劇場導演合作,她在2006年左右開始接觸副導演或是導演助理的工作。劉建華認為,不論是在奇巧劇團的兒童劇、小品導戲經驗,或在臺灣豫劇團跟隨符宏征、汪其楣導演擔任導助的工作,這些養分都能活化運用在表演本身。

 

劉建華表示導戲的時候視角跟演員相較會更宏觀,臺上的人事物都看在眼裡,自然就會看到更全面的連結,這些經驗使她能站在導演的角度來思考演出的形式。比如臺灣豫劇團近期跟奇巧合作的實驗劇《未來處方箋》,導演符宏征的工作模式就是完全走現代劇場路線,演員必須在跟導演相互的腦力激盪中,演繹出角色的生命力。

 

做為演員,劉建華始終樂在其中,她說自己從小就特別喜歡在人前表演,而時至今日,從奇巧創團到臺灣豫劇團的跨界合作,在在都促使她期待能有機會導演一齣劇場的作品,以期自我突破與成長。

劉建華期待可以真正導演一齣劇場的戲。-01.jpg劉建幗想歌仔戲的導演過程中找到更多的可能。-01.jpg

()劉建華期待可以真正導演一齣劇場的戲。

()劉建幗想在歌仔戲的導演過程中找到更多的可能。

 

小巧的編導巧勁兒

從小就對歌仔戲跟豫劇充滿熱愛,然而因緣際會加上家人反對,劉建幗一度完全離開戲曲走向現代劇場的殿堂。但人生奧妙盡在不言中,就在她參與擔任幾個戲劇團隊編導工作後,歌仔戲的導演邀約便找上門來!後來原任編劇臨時卡關促使劉建幗親自接手,就這樣後續好幾齣歌仔戲編導都自己同時負責,雖是半路出家,卻也累積了豐富經驗。

 

2009 年舞臺劇本《秘密遺言事務所》獲得第七屆鳳邑文學獎之後,有越來越多編劇的工作邀約,也使得劉建幗更有信心。到了2011年奇巧推出劉建幗擔綱編導的《金蘭情X誰是老大》,劇團正式進入劇場化階段,開始進行售票公演;至此奇巧獨特的混融特色便開始深入觀眾視野。

 

除了擔綱奇巧劇團的編導演於一身,劉建幗亦有許多獨具特色的編劇作品,其中跟國光劇團合作的《十八羅漢圖》,是她目前唯一的一齣京劇作品。劉建幗表示這是一個極為特別的合作經驗,由於奇巧的作品都是穿越、爆笑與諷刺,相對於國光劇團向來文雅優美的風格來說是很喧騰的,能夠藉由跟王安祈老師合作的過程,真實感受到劇種差異以及文學的深遠境界,是她始終難忘也受益良多之處。

 

過去幾十年戲曲一直在進行現代化,向西方現代劇場技術各方面去做結合。劉建幗認為戲曲除了師法現代劇場精緻細膩的一面,更期望能夠從歌仔戲去尋求更多可能性,尤其歌仔戲中將原生生命力展露無遺的草根滋味是非常值得玩味探索的!劉建幗提及歌仔戲是很年輕的劇種,雜揉很多來自其他劇種的表演形式。而歌仔戲的聲腔、曲調可以說是臺灣人共同的情感資料庫,要怎麼從這個豐富的音樂寶庫中再去挖掘出一些能夠混融的新風貌,同時又能持續累積觀眾內心充滿回憶的滋味,是未來她給自己的功課。

王安祈(右)和劉建幗合作《十八羅漢圖》劇本,提攜年輕人。.jpg

王安祈(右)和劉建幗合作《十八羅漢圖》劇本,提攜年輕人。

和王安祈合作編劇《十八羅漢圖》是劉建幗開心難忘的經驗。.jpg

和王安祈合作編劇《十八羅漢圖》是劉建幗開心難忘的經驗。

 

姊妹終獲家人支持

也跟媽媽共同創作

談起豫劇皇后王海玲,劉建華笑談著跟媽媽之間觀念上的差異。原來王老師不捨孩子走上學戲的辛苦路,長期以來並不主動支持她們唱戲,但姊妹倆各自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走上戲曲戲劇之路。

 

為了通向這條路,兩人各顯神通,劉建華認為自己是不太管他人說法的個性,無論是不顧家人反對報考豫劇團,亦或進入豫劇團後,媽媽覺得專心學戲比理論重要,她卻寧願花七年苦讀,下定決心報考戲劇研究所,都是想到就做!劉建華:「妹妹建幗就不同,她會考慮很多,甚至會寫家書呀!」

 

劉建幗也回憶起當年寫家書欲說服媽媽的情景:「我會跟對方溝通,希望想法能被理解,就變成比較常被打槍的那一個。但當我要退出教育實習的時候,讓我意外的是爸爸竟願意在文件上簽字,我才得以專注於戲劇之路。」劉建幗補充道,媽媽當時對長達數頁的家書是「已讀不回」冷處理。

 

但這樣的情況在創團不久後,逐漸獲得改善,劉建幗發覺媽媽在觀賞《招弟復興打夠趣》時,看得很開心;到了製作《半屏山的三種可能》,王海玲便正式在公開講座分享對兩人的認同和支持!而奇巧的年度製作當中不乏戲曲內容,此時王海玲已經融入劇團創作常幫著編腔,這次更是破天荒挑戰符宏征導演更為劇場意識流的作品:由奇巧跟豫劇團共同製作的科幻戲曲《未來處方箋》。

王海玲(中)、劉建華(左)、劉建幗(右)母女三人合照。.jpg

王海玲(中)、劉建華(左)、劉建幗(右)母女三人合照。

劉建幗為臺灣豫劇團編劇《觀音》,劇中飾演女塑像師的王海玲與大女兒劉建華(飾蒼瓦)在劇中有許多感人演出。.jpg

劉建幗為臺灣豫劇團編劇《觀音》,劇中飾演女塑像師的王海玲與大女兒劉建華(飾蒼瓦)在劇中有許多感人演出。

 

 

俄國文豪唱戲曲?!

來自契訶夫的《未來處方箋》

劉建幗編劇,靈感取材自俄羅斯文學巨匠契訶夫的經典作品《第六病房》,由奇巧劇團、臺灣豫劇團攜手符宏征導演,共同打造充滿科幻元素、諷刺文學、社會探討的《未來處方箋》,即將於2019 6月登上臺中國家歌劇院,是以劉建幗擅長的混融雜揉手法,結合古今中外的文化結晶,在未來時空交織著現代戲劇與豫劇豐富聲腔,咀嚼人生的無常況味。

 

該劇場景設定在遙遠的未來,政府已由AI控管,人類的智商一退一進分為「幸福人」與「高智人」的物種。劉建幗的劇本,融合豫劇鏗鏘有力的梆子腔,交織呈現出本劇主題:「透過交談,喚醒人類本有的天性與選擇的自由。」更令人期待的,是那位當年很不希望子女走上戲曲之路的豫劇皇后王海玲,竟然將一同在舞臺上與女兒小奇同臺飆戲,怎能錯過?

奇巧劇團《鞍馬天狗》劉建華(左二)任副導正討論工作。-01.JPG

奇巧劇團《鞍馬天狗》劉建華(左二)任副導正討論工作。

由劉建華編導的臺灣豫劇團兒童成果劇《花木蘭》劇照。-01.JPG

由劉建華編導的臺灣豫劇團兒童成果劇《花木蘭》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