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歲王金櫻 致力歌仔戲文化保存

文:郭士榛
圖:臺北市政府文化局、閩南嶼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分享:

劇本是表演藝術精髓,創新固然重要,現今74歲藝師王金櫻,致力戲曲老劇本保存、整理、活化,期望創新老故事,吸引年輕人有興趣學習。

臺灣歌仔戲藝師名伶王金櫻,從事歌仔戲工作超過一甲子,見證歌仔戲興衰變化,近期臺北藝術大學為她出版《島嶼歌戲─王金櫻世代》一書,「這本書是我的歷史,我從6歲演到現在74歲,至今仍沒休息,還在為歌仔戲打拚,仍致力於文化保存工作。」

 

6歲上臺

演出「老家婆」角色

在臺灣歌仔戲界享有高度聲譽的王金櫻,本名王仁心,3歲參加劇團,6歲登臺演出,如今更致力於文化保存、教學活用的領域。王金櫻表示,「我是出生在一個和歌仔戲完全無關的家庭,後來是隨大姊王金蓮進入戲班,耳濡目染才慢慢了解歌仔戲。」

 

當時王金櫻年紀很小,只能每天看演員排戲、唸臺詞、練唱腔,不知不覺也學了許多戲。王金櫻說,6歲那年,因戲班子缺「老家婆」演員,她自告奮勇上臺頂替,沒想到王金櫻唯妙唯肖的扮相和表演,受到大家歡迎,開始參與演出。

 

「年輕一輩對歌仔戲的印象,多半只有野臺戲、電視臺、現代劇場等形式」,王金櫻指出,她一直在大姊的帶領下,經歷過歌仔戲內臺、賣藥團、電影、廣播、外臺、電視與現代劇場等不同的發展階段,其中「賣藥團」的時代豐富著在內臺戲沒落後的舞臺,卻常被認為是不光彩、不願被揭露的過往。王金櫻表示,一開始自己也曾有此想法,但她認為「從歌仔戲文化保存的角度來看,這其實是不能遺漏的歷史。」

王金櫻是受觀眾喜愛的歌仔戲旦角.jpg王金櫻在臺視舉辦國慶特別節目中反串丑角.jpg 

王金櫻是受觀眾喜愛的歌仔戲旦角。
王金櫻在臺視舉辦國慶特別節目中反串丑角。

「站唸」賣藥團  

打下極佳歌仔戲唱唸技巧

王金櫻表示13歲時跟大姊一度無戲可演,在親友介紹下,加入「站唸」賣藥團。當時賣藥團分兩種,一是「站唸」,穿便服、不上妝,注重唱唸技巧,輪流演唱一齣戲;二是「團演」,至少會有五位團員,加上身段走位,氣氛熱鬧。王金櫻「站唸」演出3年,聲嗓清雅圓潤,咬字吐音清晰耐聽,為她打下極佳的歌仔戲唱唸技巧,也讓她有機會進到廣播電臺演唱歌仔戲。

 

17歲時,王金櫻從嘉義「公益電臺」離開,以出色的嗓音考進了「臺中民天電臺」,當時「小貓仔」的名號響遍中臺灣,陸續灌錄多首歌仔戲唱片,讓她知名度大增,戲迷遍及臺灣與東南亞。

 

22歲時王金櫻隨著姊姊北上投入劉鐘元旗下,改名王金櫻,進軍中視開播時成立的歌仔戲團。「我會和歌仔戲有如此深厚緣份,除了感謝大姊的引領外,最重要的貴人當屬劉鐘元。」王金櫻說,劉鐘元為提拔她,特別找來了導演陳聰明、京劇武生呂金虎來調教身段。1969年與知名歌仔戲小生柳青合作,演出中視歌仔戲《梁山伯與祝英臺》、《柳燕娘》、《西廂記》等戲,確立她電視歌仔戲當家小旦的地位。在電視臺演出歌仔戲時,王金櫻與時任雲仙樂園董事長葉顯皇相戀、結婚,育有3女,婚後夫妻鶼鰈情深。

王金櫻與柳青當了螢幕情侶20年,但在現實生活中數十年情誼難忘.jpg

王金櫻與柳青當了螢幕情侶20年,但在現實生活中數十年情誼難忘。
 

歌仔戲中學到很多做人處世道理

王金櫻表示,在歌仔戲中學到很多做人處世道理,「我雖然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家庭觀念很深,甚至待人處世都是從戲裡面學來的。」而傳統戲曲常提到關於女性的美德,王金櫻也因為這樣的成長過程有獨特見解,「有些觀念真的不可行,但也發現在鄰里相處、跟公婆的應對、夫妻生活、孩子的教育上好好活用四德,就能找到符合現代的方法去實現,把家庭照顧得好,讓家庭有凝聚力。」王金櫻不只是整理老劇本進行教學活化,甚至自己的生活當中也做到將老觀念活用在當前的實際生活層面上。

 

王金櫻和先生年齡相差20歲,先生是日本華僑,中文看不懂,閩南語也聽不懂,「先生很少看我的演出,偶爾帶他看表演,好笑的是我裝扮好走出來,他還很疑惑,問女兒說那個是媽媽嗎?」王金櫻開心表示,先生非常支持她,會常常跟小孩說,「你們媽媽沒有讀過書,卻很會持家,工作也做得很好,很厲害!」鼓勵女兒們要好好跟媽媽學習。

開伙做飯 家人凝聚感情

家人不愛吃外食,尤其先生一定要吃王金櫻煮的飯,除了從戲裡面學習家庭觀念,王金櫻說從小媽媽就很重視一家人要相聚吃飯,常提及「家伙」一說,指的是要開火做飯,家人一起吃飯凝聚感情。「以前我還在電視臺錄影時,只要錄影空檔,人家在放飯,我就開車回家去煮飯。」讓家人每餐都覺得溫暖,是王金櫻愛家的一片心。

 

王金櫻回憶著,「家人、朋友都愛吃我的愛心料理,我先生吃得開心還會帶些有頭有臉的朋友回家吃飯,我被逼得沒辦法,就趁他出差的時候專門去學烹飪增進廚藝。以前還住大直的時候,很多好友,像是楊麗花、葉青、柳青他們,都要吃我煮的飯。每當我先生出差,女演員們就來家裡聚會,我們就小酌,喝到盡興,很促咪啦!」

 

王金櫻任職「河洛歌子戲團」的藝術總監,也曾獲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臺北文化獎章、103年度「臺北市傳統藝術藝師」等獎項。近年來因致力於歌仔戲的傳承,王金櫻從前輩手上接過一大批劇本,範圍從民國40年到70年、從內臺戲到外臺戲,字字句句都是手抄,「前輩說他們年紀都大了,用不上了,知道我還在教學生,希望我多少幫忙傳下去。」

開在大龍國小的唱腔班成員多為熱愛歌仔戲的業餘愛好者,學員上課態度認真專注.jpg

開在大龍國小的唱腔班成員多為熱愛歌仔戲的業餘愛好者,學員上課態度認真專注。
 

改編老劇本創作《露水開花》

回憶賣藥團生活

王金櫻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教書8年,也參與少年、嬤孫經典口傳等歌仔研習,王金櫻在教戲中感悟到,古早戲曲裡的字句用詞押韻好聽,她認為,隨時代變遷,劇本不要這麼嚴肅,會讓年輕人沒興趣學,「如果可以整理出來輕鬆一點的,孩子要學戲、要演出也比較會感興趣。」

 

在上課、演出之外的每一天,王金櫻幾乎都坐在小桌前盯著那些手抄劇本,一頁一頁,搭配著手機平板查字典,一字、一句校正謄寫,然後去蕪存菁,「有智慧手機後我會對著手機問字,還是不會的字,就圈起來等孩子回家問。」

 

王金櫻表示,「像是以前的『四句聯』,有很多我都看過、聽過,能夠記錄下來,也能改編成符合現代人的文化,才能繼續傳承下去。」除此之外,賣藥團也是她想保存的歷史,便改編老劇本創作《露水開花》,回憶當年賣藥團生活,成為一齣見證、保存舊時代文化的作品,也期望未來還會有許多老劇本改編的新劇可以推出。

 

時間過很快,自己轉眼年過74歲,王金櫻感慨「我覺得像是跟時間在賽跑,來不及感傷」,她也強調,「凡是整理出來的劇本,不論是學校或民間劇團要使用,我的心態是:要用就都拿去,畢竟就是為了活用老戲才整理的,只要別忘記註明這是王金櫻整理出來的,我就很滿足了。」

王金櫻親自整理傳統手抄劇本,使內容更合現代感,讓年輕學生有興趣學戲.jpg保存活化老劇本,是王金櫻現今最重視的工作.jpg

(圖左)王金櫻親自整理傳統手抄劇本,使內容更合現代感,讓年輕學生有興趣學戲。

(圖右)保存活化老劇本,是王金櫻現今最重視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