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母親的布袋戲歌曲 西卿、黃鳳儀 母女情深

文:郭士榛
圖:張震洲、黃鳳儀
分享:

2018 年繼續唱布袋戲歌曲的黃鳳儀說:「傳到我這一代,布袋戲的歌就像流行歌,比較現代。」她計畫改編媽媽唱過的布袋戲主題歌,讓現代人更能接受。

 早年演唱過許多膾炙人口布袋戲歌曲,人稱「布袋戲歌后」的西卿,和女兒黃鳳儀站在一起,身旁人都說:「不像母女倒像一對姊妹花。」

帶有情感歌聲 唱出自己風格

專唱布袋戲大師黃俊雄布袋戲主題曲的西卿,有著嘹亮、渾然天成的音質,滄桑淒美的歌聲,讓戲偶的角色有了生命;黃俊雄和西卿因布袋戲結緣,結婚生了一對兒女,女兒黃鳳儀、兒子黃立綱,他們從加拿大唸書回來,繼承布袋戲。目前黃鳳儀任職「天地多媒體」處理金光布袋戲的授權事宜,同時也幫爸爸黃俊雄安排每日邀約行程。

  來自布袋戲家族的黃鳳儀相當活潑,「我從小跟隨父母野台演戲,所以我也喜歡唱歌,甚至在爺爺黃海岱107 大壽上獻唱。」不過黃鳳儀表示,媽媽西卿歌聲天生有滄桑的江湖味, 加上每日一顆生雞蛋的保養,好嗓音唱起布袋戲歌曲特別有特色,「我的聲音和媽媽完全不同,是嬌柔有著童音,再加上都唱流行曲,唱歌發音方法不同,唱布袋戲歌曲,非常努力學媽媽唱法,都沒辦法唱出特色。」所以好長一段時間,黃鳳儀好討厭自己的聲音,也不想唱閩南語歌。  

 苦海女神龍一腳在劇中是史艷文的妻子,同名歌曲唱響大街小巷。.jpg由西卿主唱的布袋戲唱片《雲州四傑傳》中的〈命運青紅燈〉膾炙人口,流傳一時。.jpg刪名.jpg

左圖:苦海女神龍一腳在劇中是史艷文的妻子,同名歌曲唱響大街小巷

中圖:由西卿主唱的布袋戲唱片《雲州四傑傳》中的〈命運青紅燈〉膾炙人口,流傳一時

右圖:「苦海女神龍」在黃俊雄布袋戲裡原是韃靼國三公主「波娜娜」,入中原後化名為「苦海女神龍」,並與史艷文相識後成親。同名歌曲《苦海女神龍》也是布袋戲天后歌姬西卿的成名曲


黃鳳儀說:「2005 年我唱了金光布袋戲原聲帶,可封面是史豔文,我只在封底有一張小小的大頭照,當時還蠻難過的。」可到了2015 年, 黃鳳儀要發自己的個人專輯《幸福的船》,由荒山亮擔任製作人,「以前媽媽總要求我唱閩南語歌咬字要清楚,但荒山亮卻希望不要太琢磨咬字,重點是要詮釋每首歌的感情。」黃鳳儀說,「正好那張專輯中的歌曲都是我自創作品,每首歌都有一個小故事,因而詮釋時把自己投入故事角色中,帶有情感的歌聲,終可以發揮,有了自己風格。」


愛玩、叛逆 讓父母傷透腦筋

  從小喜歡幻想的黃鳳儀,也喜歡看動畫、電影和布袋戲,這對她的創作幫助很大,「是我生產故事的後盾。」對於歌唱事業,黃鳳儀說: 「傳到我這一代,布袋戲歌曲像流行歌,比較現代。」她計畫改編媽媽唱過的布袋戲主題歌, 讓現代人更能接受,「媽媽雖然當年很紅,但一輩子沒開過個人演唱會,我很希望有一天能幫她辦一場演唱會。」

  女兒黃鳳儀的話句句落在西卿心中,她戴著墨鏡雖看不見眼神,但嘴角的笑意掩不住內心喜悅,此時西卿談起女兒小時候,爆料她不愛讀書也很調皮,「她喜歡當大姐頭帶著其他小朋友玩,甚至在公園遊玩聊天到深夜,有次黃鳳儀被認識的警察帶回警局,來電要我們領回家。」當時開了家「金夜飯店」的西卿相當忙碌,黃鳳儀的調皮和叛逆,令她苦惱,最後和黃俊雄商議決定送黃鳳儀去臺中姑姑家。但在臺中的黃鳳儀仍不改愛玩習性,甚至和當地角頭女兒吵架, 被人架至廁所割破衣服也被打,「她姑姑相當驚嚇,立刻來電,我們只好趕去臺中將鳳儀帶回虎尾。」

受到父母親影響,黃鳳儀充滿事業心,更希望未來的另一半可以與她共創事業。.jpg在媽媽西卿眼中,女兒黃鳳儀非常努力,也很貼心。.jpg

左圖:受到父母親影響,黃鳳儀充滿事業心,更希望未來的另一半可以與她共創事業

右圖:在媽媽西卿眼中,女兒黃鳳儀非常努力,也很貼心

  回到虎尾後,怎知屋漏又逢連夜雨,西卿發現自己經營飯店內,中餐廳一位才十八歲師傅居然接觸毒品,為怕會影響黃鳳儀,讓正不知如何安頓黃鳳儀的西卿和黃俊雄決定,將女兒遠送加拿大親戚家,換個環境希望可改變她。


想當女超人

為正義打擊壞人

  聽著媽媽爆料,黃鳳儀緬靦笑稱,自己當時並沒有學壞, 「我5 歲跟父親跑江湖,看過許多女生也很厲害,因而內心有著英雄主義,再加上父親布袋戲有一位《女超人》角色, 更引領我想學功夫,做真正女角頭,可為正義出頭打擊壞人。我心中有自己理想,加上當時交了男朋友,對於爸媽要送我去加拿大,是抵死不從。」

  年幼的黃鳳儀不知父親黃俊雄才是自己心中真正英雄,爸爸一席話改變黃鳳儀一生「我跑江湖多年,看過許多女性領導人,最後都是悲劇人生,要想成為領導人,應先充實自己,未來你們的年代將不再是用拳腳打天下,而是靠頭腦和豐富知識,才可領導別人。」現在回想父親的話,黃鳳儀更感謝他那遠見的眼光。

  在加拿大的時光,黃鳳儀仍愛交朋友,「我交的都是別人眼中的問題學生,但他們從不會邀我去做壞事,反而在生活上很照顧我。再加上爸爸黃俊雄的威名名揚華人界,慢慢很多人知道我的身份,日後不論生活上、課業上都受到許多照應和指導,使我生活漸漸安穩下來。」黃鳳儀說,接著弟弟黃立綱也被送到加拿大求學,在黃鳳儀身上增加了照顧弟弟的責任心, 使她更努力向學,完成視覺藝術學位,6 年後學成歸國。


優渥環境嬌嬌女 為金光布袋吃苦頭

不是學行銷、廣告宣傳,也不是學商的黃鳳儀,卻被爸爸指定要幫助弟弟回國後成立的「金光布袋戲」,提及弟弟黃立綱,黃鳳儀深覺榮耀,「父母本來不希望我們姐弟投入布袋戲這行,才會送我們出國學其他專業,但黃立綱從小喜歡布袋戲,再加上有天份,在加拿大時, 爸爸會寄許多布袋戲DVD,弟弟的編導演都是看影帶自學而成。」

  為了幫助黃立綱,讓在優渥環境中嬌生慣養的黃鳳儀吃足了苦頭,她每天抱著金光布袋的影帶,跑遍臺灣各大電視臺,縱使一直以誠意洽詢可以播放時段,卻處處碰壁,幸好天無絕人之路,「2010 年黃立綱的金光布袋戲,在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5 場,反應熱烈,吸引一群年輕戲迷的支持,之後的2012 年遇到導演李崗談合作,一起申請布袋戲高畫質拍攝補助, 成功拍攝第一部布袋戲高畫質節目。」黃鳳儀說,步上軌道的金光布袋戲也打開了全家發片通路,黃立綱也讓金光布袋戲成功登上家族高峰。

   面對2018 新的一年,西卿的願望「希望黃鳳儀嫁個有錢老公,未來衣食無虞。」一旁的黃鳳儀哈哈大笑,「這是絕不可能的事,結婚永遠是最後才想的事,我的愛情觀受到父母影響大,未來伴侶一定要可以和我胼手打造事業。」黃鳳儀的願望便是希望繼續唱布袋戲歌曲,努力創作新專輯,也將改編翻唱媽媽演唱過的布袋主題歌,希望讓布袋戲歌曲更加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