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選定的孩子-王海玲與劉建幗母女情深

第2期-2015/09

文:郭士榛
圖:奇巧劇團
分享:

由豫劇名角王海玲之女劉建幗與劉建華創立的奇巧劇團,近年不斷嘗試傳統戲曲在現代演出的可能性,揉合歌仔戲、豫劇、現代戲劇、搖滾樂等元素 ,創造所謂「新戲曲」吸引更多觀眾的喜愛。

創團已邁入第十一年的「奇巧劇團」,有個腦袋靈活,常有千奇百怪創作想法的團長兼編導劉建幗,十年前奇巧就立定以現代舞台劇表演形式,採用將歌仔戲、豫劇和搖滾電音送作堆,再將胡撇仔和寶塜Fu來個大混血。同時她還想出各種奇招,將「豫劇皇后王海玲」的聲音、拍出的影像融入奇巧的戲中,跳躍的思維和形式,不但吸引年輕觀眾買單,同時也取得王海玲粉絲的好奇心。

 

家庭革命努力有代價

奇巧劇團的核心人物姐妹檔,劉建華和劉建幗是著名「豫劇皇后」王海玲的女兒,兩人從小在戲曲家庭長大。劇團取名「奇巧」為姐妹兩人小名的組合,劉建幗說,她和姐姐小時都愛死楊麗花歌仔戲,準時收看電視還錄下反復看,到了國中就沈浸在流行音樂的世界,大學則猛看舞台劇,就是這樣成長背景,讓奇巧創團自然走向「跨劇種」的方向。

劉建幗表示,他們一定要比別人更努力,因為原主修教育的她,和學習會計的姐姐劉建華都是經過家庭革命才走至今日。「豫劇皇后」王海玲,知道學戲苦、作戲累,女兒還小的時候就明令「對戲喜歡可、玩票可、投入不可」。

偏偏兩個女兒打娘胎開始就聽豫劇,最後面對人生的選擇,劉建華與劉建幗分別拋下會計師事務所與教職工作,硬是不顧母親阻攔投身戲劇。十年光陰稍縱即逝,但對於「奇巧劇團」來說,努力有了代價,不但獲得媽媽諒解,甚至願為奇巧的戲站台支持。王海玲說:「戲劇這條路很辛苦,但我看到他們的努力,雖心疼,但也很欣慰,他們是腳踏實地的在作戲。」

奇巧母女合豫刻皇后王海玲(中),豫劇團小生劉建華(右),奇巧團長劉建幗。

豫劇皇后王海玲(中),豫劇團小生劉建華(右),奇巧團長劉建幗。

王海玲反省改變態度

劉建幗指出,奇巧的前五年相當辛苦,只有姐姐建華和她兩個人要一起創作、演戲外,所有行政事務也一肩扛,而主修教育的她認為,先做推廣工作較重要,於是兩人扮上孫悟空、豬八戒,開著車四處演《空空戒戒木偶奇遇記》,一方面推廣傳統戲劇,同時也打開知名度,「沒想到這齣戲現受廣邀在各兒童戲劇演出。」                                                                                                     

奇巧劇團演出保有戲曲「無聲不歌、無動不舞」之美的同時,也加入現代元素,呈現多元作品風貌,劉建幗說,以眷村故事為背景的《招弟復興打狗趣》,唱演「南腔北調」的跨劇種,不但現場觀眾看的開心,王海玲也在演後的觀眾座談中說:「看到他們用心投入的結果,及觀眾熱烈的反應後,我也反省自己,今後決定要支持他們。」劉建幗說,當下她和建華都快飆淚了。

波麗士唱搖滾跳脫框架

劉建幗透露二0一一年推出《金蘭情X誰是老大》時,劇團抱持即將「倒團」最後一搏的心態,萬萬沒想到,這齣內含女扮男裝、花美男形象的劇,讓劇團逆轉勝。

二0一三年搖滾新戲曲《波麗士灰闌記》受邀任臺北藝術節開幕演出,受到許多關注,讓來自高雄的奇巧聲名更響亮。面對女兒們的大膽嘗試,王海玲毫無異議全力支持「因為他們就是我這個工廠出產的。」

劉建幗說歌仔戲和搖滾樂,對她來說是異中有同,「流行歌曲演唱會很High,歌仔戲場子名角出場時叫聲也很有勁,再來歌仔戲唱來其實很有節奏性,戲中鑼鼓點單獨一聽和搖滾和Rap還蠻有共鳴。」她進一步指出,過去許多外台戲,早在配樂上使用爵士鼓和電吉他,只是沒被特別提及。

搖滾新戲曲《波麗士灰闌記》戲中有著大膽嘗試。

搖滾新戲曲《波麗士灰闌記》戲中有著大膽嘗試。

唱歌仔戲一圓母親夢想

《波麗士灰闌記》玩搖滾有成,《Roseman玫瑰俠》則向日本寶塚藉「感覺」。奇巧的試驗可以說一波接著一波,《我可能不會渡化你》是劉建幗另一奇想,說故事的方法一點都不莊嚴反而很輕鬆,劉建幗將「金剛經」編成戲曲,甚至請王海玲演唱錄音,成為慣穿戲劇的核心。

出身豫劇家庭,卻大力投入歌仔世界,劉建幗說母親王海玲年輕時最想唱得其實是歌仔戲,她們姐妹倆可說一圓母親夢,未來,除了繼續創作好看戲外,劉建幗想為媽媽成立文教基金會,出版王海玲的專輯保存豫劇唱腔,想做的事願很大,但經費的籌措則是她要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