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管戲人間國寶林吳素霞 與她的首屆結業藝生

文:林珀姬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退休兼任教授)
圖:林珀姬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退休兼任教授)
分享:

南管戲人間國寶林吳素霞有三位優秀藝生,陳燕玲與張春玲,以及吳炳慧,目前張春玲選擇個人單槍獨鬥,在外做開枝散葉的傳承、陳燕玲在她清水老家成立了福田行南管小學堂,指導親戚朋友的小孩學習南管、吳炳慧在臺中成立長隆南樂社,邀請吳老師教學, 自己則擔任助教工作;另外,陳燕玲也與張春玲合作,在高雄市鳳山社區大學開設七子戲的傳習,可以看到這三位南管戲的生力軍,共同接棒進行南管戲的傳承、推廣。

陳燕玲、張春玲、吳炳慧三個藝生都追隨林吳素霞學習南管戲多年, 2010 年,林吳素霞榮獲文化部登錄為「重要傳統藝術南管戲曲保存者」,這三位學生也成了首屆藝生,經過四年培訓,於2014 年結業,成為國家認證的七子戲傳承者。3 個人也許作法不同,但各有自己的想法與堅持,在民間廟會幾無南管戲生態的情形下,林吳素霞與其結業藝生都是目前南管戲技藝的耕耘者,也是肩負維繫南管戲命脈的重要傳承者。

圖2飾演旦角的林吳素霞(左)與飾演小生的張春玲。.jpg飾演旦角的林吳素霞(左)與飾演小生的張春玲。

我所認識的林吳素霞

林吳素霞知天命,但更任勞任怨,小時候王爺指示,在她心中時時提醒南管傳藝是該做的事!有困難,就耐心想辦法解決,所以她說「龜兔賽跑,只要努力不懈,就會成功!」不管是器樂或戲劇後場,在學習過程中完全靠耐心想辦法解決問題!在音樂與戲曲的傳承上,有瓶頸、有困難,也是如此!在傳承教學上她的秉持的信念是只能「聽一人」,合和藝苑的南管音樂與戲劇由她一人統籌教學,建立了她的權威性,也使合和藝苑的館員們都能合和為一, 共同為合和藝苑的將來而努力!而對於音樂與七子戲的表演上她認為首重「人樂合一」,樂與劇的演出皆如此,都需要經過「起、落、過、煞」的連續,才會呈現一種有骨幹中心的美; 她更注重學生的品德,認為學習南管要不受金錢的誘惑,「藝術一旦有了賺錢的心,音樂就會變質。」唯有清高,才能保持南管音樂與南管戲的特色美!

對於三個結業藝生,林吳素霞說:「手伸出來,每個手指都不一樣長,即使是自己的小孩, 也是個性不一樣,瞭解他們的個性,適時的給予協助,是我目前對他們的期待!」

圖3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林吳素霞在舞台上的小生扮相。.jpg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林吳素霞在舞台上的小生扮相。

不行就自己想辦法!

春玲是戲齡最長的一位,已有20 多年!愛上了南管戲的細膩與美感,所以工作都要刻意選擇不影響跟老師上課的時間,她認為合和藝苑就是南管戲滋長的溫床,是她永遠的家,有生之年還會隨著吳素霞老師繼續學習,填補自己的不足!在外,她選擇單槍獨鬥,做開枝散葉的傳承,因為她必須要直接面對,學習如何教學與克服困難,即使在補助經費極少之下,也要咬著牙關撐下去,絕不跟老師訴苦!從春玲身上看到了吳老師「不行就自己想辦法!」精神的延續!

教學相長 勇於承擔

燕玲是最早跟吳老師學戲的學生,民國75 年清雅樂府為了慶祝觀音媽誕辰,準備演戲,當時燕玲和她的堂妹被選中了,第一次演的是「拾棉花」,接著連續幾年演過《招商店》的蔣世隆(76)、《留傘》的益春(77)、《入山門》的月英(78)、《跳牆》的益春(79),之後因為結婚關係離開了吳老師,直到民國92 年,在吳老師的召喚下再度參與南管戲的學習與演出。

圖4林吳素霞以母雞帶小雞方式分別在同一齣戲中扮演不同角色,左起吳炳慧( 丑婆)、張春玲( 生)、林吳素霞( 苦旦)、鄭秀如( 正旦,第二屆藝生)。.JPG林吳素霞以母雞帶小雞方式分別在同一齣戲中扮演不同角色,左起吳炳慧( 丑婆)、張春玲( 生)、林吳素霞( 苦旦)、鄭秀如( 正旦,第二屆藝生)。

燕玲目前在鳳山社大的南管戲教學進入第四期,燕玲的目標是想讓它成為南部南管戲的據點,因這個堅持,第四期是以不收費方式教學, 召喚已學的學生繼續來學習,不要中斷。此外, 臺中文山社大與福田行南管小學堂是她今年才成立的據點,燕玲以感念阿公帶她進入南管世界的心,同時也是一種使命感,希望家族有人可以傳下去,所以在福田行教小朋友南管,要利用很多遊戲方式來引導小朋友學習。

圖5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林吳素霞(左起)飾演丑婆,與張春玲、陳燕玲在舞台上共演。.jpg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林吳素霞(左起)飾演丑婆,與張春玲、陳燕玲在舞台上共演。

提起吳老師,燕玲說:「吳老師對南管戲的傳承真得很用心,第一次學戲,老師每天到阿公家先教我和堂妹二人,四點一定到,整整一個鐘頭,然後才到清雅樂府,跟後場配合,那些阿公阿媽就會說『怎麼這麼棒!都沒看到練習就可以演得這麼好!』從以前到現在,老師就是『不行就自己想辦法!』我覺得這是上天給她的責任!」

圖6林吳素霞(左三)在高雄市鳳山社區大學教授七子戲,結業式與第一屆藝生吳炳慧(左)、張春玲(左二)、吳華宗(左四)、陳燕玲(右)合影。.jpg第一屆藝生授證結束合影,左起:吳炳慧、張春玲、吳素霞、吳華宗、陳燕玲。 

老師就是師母 就是媽媽

炳慧與春玲同年,就讀新民工商高一時與林正介學南管,他稱林吳素霞「師母」,退伍後去彰化南北管戲曲館找吳老師學戲,炳慧談起吳老師說:「記憶中的『師母』,是非常傳統的女性,林正介老師教學時,吳老師都安靜的坐在旁邊,直到林老師請她示範,她才開口! 她唱得真好,所以讓我們著迷,畢業後我們同學就一直想著要再成立南管社!但一直未能成事。

炳慧表示,他很多朋友都是新民南管社出身, 自己成立長隆南管社時,是請吳老師取的名字, 站山( 財源支助者) 也都是新民南管社同學,現在也有自己舞蹈班的學生,他找吳老師來教學, 自己從旁協助,也學習教學,學員演戲的時候, 我自己學化妝、勒頭,好友胡建智出資買衣服、做頭插,所以這個南管社對他來說,是做興趣、做高興的,反而看得更清楚!「我在做中學, 化妝化得不好,老師會講,哪裡有問題,老師會幫忙,提醒我們注意,因此,老師就是師母! 就是媽媽!我們都從老師身上學習很多!我的方法就像老師說的-- 憨憨去做。」

圖7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扮演丑婆的林吳素霞(  左起),與飾演小旦的陳燕玲。.JPG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主辦的「106 年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接班人傳習演出計畫」,扮演丑婆的林吳素霞( 左起),與飾演小旦的陳燕玲。

三位藝生為傳承臺灣南管戲而努力

三位藝生來自不同家庭環境,春玲父母早逝, 獨立的個性特別明顯,燕玲家境不錯,並能獲家庭的支持,無後顧之憂,義無反顧的教學,炳慧是舞蹈教師,也學畫,多樣的才華多能融合在他的教學中,但是不管三位藝生的想法與作法如何,從他們身上我都可以感受到林吳素霞言教與身教的影響,未來也會像吳老師一樣的為傳承臺灣的南管戲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