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紙莊王泉盈 仲介人間與陰陽

第132期-2020/10

文:楊為仁
圖:楊為仁
分享:

紙莊,顧名思義指販賣紙製品的店,主要提供宗教儀式所需的疏文、門符、五營旗,及作法改運的替身、草人、本命等物,這些紙類用品早期均以手工配合木版刻模拓印製作,隨著時代演進,老式紙莊幾乎消失殆盡,隱藏在臺南市新美街的王泉盈紙莊,儼然成為維繫這門傳統宗教手工技藝的唯一命脈。

新美街人稱米街,是府城臺南著名的古街,清朝米街上最具實力的兩大行業就是紙莊和打鐵業,由於早期家家戶戶門上都會張貼神像、門聯、門符等宗教習俗的紙類,因而造就了米街紙莊的蓬勃發展,那時有句俗諺:「紙傢伙、鐵傢俱」,指的就是米街的紙莊和打鐵業。

時代流轉 印刷取代木版刻模拓印

王泉盈紙莊於1888年(清光緒十四年)落腳新美街。「我們王家在福建泉州石獅以王源順兄弟公司起家,後來兄弟分家,我的曾祖父自創王泉利紙莊,接著再由祖父渡海來臺創設王泉盈紙莊,並將王家擅長的木版刻模拓印技術引進臺灣。」王長春是王泉盈紙莊第三代,「王泉盈」並非人名,「王」是本姓,「泉」是指泉州,「盈」則是滿的意思。

王泉盈紙莊設立初期以製作「鳥母衣」為大宗,「床母就是鳥母,傳說是兒童的守護神,早期小孩出世,為祈求小孩吃得好、睡得安穩,逢初二、十六要拜床母,而鳥母衣就是祭拜後燒給床母的。」王長春說,這樣的習俗早年相當盛行。除了鳥母衣外,王泉盈紙莊還印過門神、門聯、門符、金紙、銀紙、庫錢等宗教祭典用的紙品,甚至還曾印過三字經,可謂包羅萬象,應有盡有。

王長春回憶,王泉盈紙莊在木版刻模拓印全盛時期,家裡的木版佔據一半房間,堆到天花板高,後來由於印刷工業興起,傳統拓印不及精良的印刷術,於是漸漸沒落,紙莊的木版不是淪為燒火柴薪,就是丟棄送人,如今若要見到這些木版,只能到奇美博物館了。

儘管木版刻模拓印已不復見,但王泉盈紙莊依舊保存許多傳統宗教手工紙製品,包括求神用的疏文、中元普渡用的普渡旗、支配天兵神將的五營旗、拜斗用的涼傘、消災解厄用的替身、作法改運的草人等。王長春說,只要有樣品參考,依照現代的印刷技術,要製作這些紙製品並不困難,真正的關鍵在於經營紙莊者懂不懂宗教常理與陰陽兩道。

不只是手藝 通曉生死禮儀是關鍵

王長春認為,紙莊經營者相當於人間與天庭地府之間的仲介,因此,經營紙莊有5要件,首先是要對神明有足夠的信仰,換句話說就是要認識神明,神明的名字和職責必須如數家珍。其次要瞭解生命禮數,涵蓋生的禮節與死的禮儀,人出生要做些什麼?死後又要做什麼?第三要懂得節氣,何時立春?何時夏至?何時立秋?必須清楚瞭解。第四要崇拜祖先,這裡指的是祭祀方面的禮儀。第五是五術,即指山、醫、命、卜、相等五術,五術源自於易經,涵蓋時空、陰陽、宇宙萬物、月升日落、老死少生等,以上5要件是經營紙莊的基本功,缺一不可。

王長春在28歲那年正式接手紙莊,幼時雖曾跟在父親身邊看,但畢竟從未認真學習,因此有關宗教的建醮科儀與祭典文化的知識,大多是他接班後向別人請教,慢慢累積而來的,他還曾回到泉州研究探索宗教習俗和祭祀禮儀。「現在臺灣會寫疏文的人不多了,其實疏文的格式內容與古時皇帝聖旨或臣子奏章用語相似。」王長春即臨摹古代用辭遣字,寫成對應的疏文,並廣為各地宮廟採用。

王長春並透露,接掌王泉盈紙莊初期,他從未動過毛筆,然而書法是經營紙莊的必備要件,如果連毛筆都不會拿,百年紙莊恐怕將無以為繼。也許是冥冥之中註定,要讓紙莊的傳統手工技藝得以傳承,「當晚父親就託夢教我寫毛筆字。」王長春回憶那段奇幻的經歷說:「我在練字時眼睛直視字帖,不看右手的筆劃對不對,猶如意隨心走一般,也不管所謂的橫、豎、捺、點、鉤,就一筆一劃地練。」最終讓他練就一手漂亮的毛筆字。

不畏潮流 堅持傳統與手工

儘管王泉盈紙莊的木版刻模拓印已被機器印刷所取代,但王長春仍堅守傳統手工技藝,像是門聯、門符、疏文、符令等,至今依然堅持毛筆書寫,至於祭典習俗或作法改運的紙製用品,也有不少採手工方式製作,其中最特別的莫過於草人、替身和本命。

王長春從壁櫃裡翻出這三樣用於改運作法的紙製品說,草人、替身、本命是民間祭改的法物,常用於久病不癒、諸事不順、破財失物、感情失和等情形,目的在改善不順的運勢,而稻草做成人形的草人,即象徵改運者的替身,藉由道師做法將厄運轉換到草人受過受罪,當事人即可脫身。

王長春表示,草人、替身和本命都是改運交替用,只是外觀略有差異,草人是用稻桿製成人形,替身則為紙片狀,至於本命,則是當事人的生肖。這些都是民間祭改的法器。

王長春再三強調,要製作這些宗教祭祀用品,其實一點都不難,難在要懂得宗教常理、民俗信仰和風水命理,這是一門相當複雜的學問,以疏文來說,就有因應不同神明、不同需求而書寫的疏文,如祈福、開運、改連、求功名、求姻緣、求平安等,想要通盤知曉,絕非一朝一夕可成。

對於傳承一事,王長春心態很隨緣,女兒目前雖然跟著他打理生意,似有意繼承,但王長春認為,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眼前他也不強求,畢竟未來事情演變非他所能預料,或許未來的女婿對經營紙莊有興趣,他自然樂於傾囊相授,又或許會再度發生類似王長春父親託夢的奇蹟,順勢讓百年紙莊得以代代相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