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樂指揮家與流行歌手 閻惠昌、閻奕格 父女情深

文:趙靜瑜(中國時報文化組撰述委員)
圖:張震洲
分享:

這一對父女,長在北京,香港、新加坡都住過,臺灣則是讓他們能夠安居的居所之一,「我們好喜歡臺灣,這裡的人們都很親切,」閻奕格說,她喜歡臺灣的人文環境,「跟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不會只看妳長得好不好看,而是會看妳唱得好不好。」

知名指揮家臺灣國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指揮領域橫跨兩岸四地,溫文儒雅,才華洋溢,堪稱目前少見東西樂均所擅長的指揮家,廣被音樂界所推崇。但他現在最大的成就與心願,都是寶貝女兒,年輕歌手閻奕格。

愛音樂  才會永遠熱情

閻惠昌從小在黃河高原的山區長大,甚麼是樂器?甚麼是樂理?甚麼是鋼琴?誰是莫札特?誰是貝多芬?「對我來說都是很遙遠的事。」有一天放學,父親對他說,「惠昌,你有音樂的天份,將來要努力到音樂學院讀書。」

父親的這一番話從11歲開始就伴隨著閻惠昌,後來進了西安音樂學院附中,一有空便走進樂器房內,自得其樂,結果學會鋼琴、手風琴等不同的樂器,後來更被老師選為學校的樂隊指揮,「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最後竟可以被上海音樂學院經全國招考,錄取為他們唯一的中樂指揮專業的學生。」音樂對閻惠昌來說,不是我應該做的事情,而是我喜歡做的事情。

知名指揮家臺灣國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指揮領域橫跨兩岸四地。

意外開啟閻奕格演藝之路

閻惠昌說,從小爸爸媽媽沒有催逼,也沒有密密麻麻的時間表,「音樂對我來說,不是我應該做的事情,而是我喜歡做的事情。」後來與古箏演奏家熊岳結了婚,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大女兒閻奕格從小開始喜歡音樂,接觸音樂,後來去美國念波士頓大學,閻惠昌也跟去照應。閻奕格的演唱功力受同學注意,意外被社團同學寄了錄影帶到臺灣中視的《超級星光大道》,意外被製作單位相中,一連串的意外,讓閻奕格成為踢館賽獲五連勝的歌手,一鳴驚人。

「節目結束之後,我身體也壞了,因為壓力太大,導致內分泌失調,許多指數不是太低,就是太高,我幾乎有整整兩年沒有出門,沒有唱歌。」閻奕格說,當時也跟已經簽約的金星經紀公司合議解約,專心調養身體,「上節目PK時整個人暴瘦,像紙片人;後來因為開始吃藥,醫生說我太瘦藥也無法吸收,我就開始吃胖,結果跟比賽時相比,我胖了25公斤。」

閻奕格覺得比起其他地方,台灣真正重視歌手的實力。

閻奕格長大之後才知道,傳統早已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突破低潮  繼續回來最喜歡的歌唱

現在的閻奕格,已經瘦了10多公斤下來,去年跟華研簽下唱片跟經紀約,開始重新出發,「我去參加中國夢之聲節目,很久沒唱歌了,真的很不理想,但我只想告訴大家,我從不覺得我是藝人,我永遠都是愛唱歌的那個人,我去比賽只是想跟大家說,我為何消失了,我很胖,但我要面對自己。」閻奕格說,「去上節目的決定是對的,我要再回來繼續我最愛的歌唱。」

這一對父女,長在北京,香港、新加坡都住過,臺灣則是讓他們能夠安居的居所之一,「我們好喜歡灣,這裡的人們都很親切,」閻奕格說,她喜歡臺灣的人文環境,「跟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不會只看妳長得好不好看,而是會看妳唱得好不好。」閻奕格說,今年臺北、臺中跟高雄的售票音樂會,全部賣光,「我其實已經離開螢光幕很多年,但是大家都還記得我,我很感動。」

傳統根植人心  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閻奕格說,她不否認她曾經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現在我已經不這麼想,不是西洋交響樂就比較高檔。」「小孩不會覺得國樂很酷,因為節奏不夠快,也不夠炫。」閻奕格說,但是大了之後才知道,傳統早已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想念父母親的時候,我會上youtube 找父母親的演奏錄音來聽,感覺父母親都在身邊。」

「很開心有您們這對父母,我愛您們。」現在的閻奕格已經會大方表達自己的感情,「我們家有群組,我就在群組上這樣寫,結果我爸媽非常緊張,以為我發生甚麼事。」閻惠昌則希望女兒身體健康,做自己覺得快樂的事,「希望一切隨緣, 該進則進,該退則退,過一個有智慧,進退有度的人生。」閻奕格則希望父親「好好吃頓飯,不要太累了,要早點睡覺。」接受訪問時父女兩人不時相視而笑,兩人雖然不同領域,卻都在音樂的方向上前進,也許有一天,他們也會一起站上同一個舞台,創造無界限的動人音樂。

父女兩人感情極好,不時相視而笑。 父女兩人不時相視而笑,閻惠昌、閻奕格父女兩人,期望有一天會站上同一個舞台,創造動人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