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風獅爺 鎮宅保平安

文:陳磅礴
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陳磅礴
分享:

除了叫風獅爺外,祂還有「瓦將軍」、「蚩尤」,以及「風神」、「黃飛虎」、「趙公明」、「申公豹」和「李廣」等許多稱謂。這許多的名稱,背後其實多隱藏著傳統文化上獅子和老虎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說到「風獅爺」,大家多會想到在金門護守村莊的大型石雕獅子,不過在臺灣、金門和閩粵一帶的傳統民居屋頂,有時可以看見以紅陶素燒而成的塑像,「風獅爺」,也是祂的眾多名稱之一。

居高臨下 傳統家宅風水保全

現代人為了防衛,常會聘請、安裝保全,不過傳統民宅早就有了一種保全,用來抵禦外來無形的邪惡。如屋頂風獅爺就裝置於民宅之屋脊、屋坡或馬背等處,其中又以正廳的正脊中央最多;這是因為正廳是整座民宅中最尊貴重要的場域,供奉有祖先牌位及家神,且正廳屋頂高度最高,故將風獅爺駐守其頂,藉由祂那始終嚴肅兇惡的面容和弓箭蓄勢待發的手勢,彷彿盡忠職守地時刻防範邪魔外道入侵,守衛保全闔家平安順遂。

傳藝中心收藏的此尊風獅爺,不施釉直接素燒,呈現紅磚胎土溫煦樸實的質地;其造型做一武將跨騎著一隻像獅子的猛獸,武將瞠目抿嘴,神情剛猛威嚴,頭戴盔帽,帽頂和腹前戰甲也都裝飾著獅首,雙手做拉弓狀,腹側掛一箭袋,箭枝未細細刻劃,而是率意地以尖物戳出孔洞象徵,與頭部、戰甲等以模具翻製的精緻處,形成粗獷和細膩兼容的獨特美感。

圖2 傳藝中心典藏的風獅爺腰間繫掛著箭袋,匠師豪邁地戳出一個個孔洞象徵一枝枝的箭。.JPG
傳藝中心典藏的風獅爺腰間繫掛著箭袋,匠師豪邁地戳出一個個孔洞象徵一枝枝的箭。

根據父老相傳,此類風獅爺早期皆自對岸輸入,臺灣並未生產,隨著現代生活型態的轉變,傳統民宅多遭改建,加以此物為易碎陶製品以及竊盜等因素,目前僅於金門、安平等處的老民宅尚可窺見,更顯得彌足珍貴。

圖5 屏東鄉野民居屋脊上的風獅爺,百數十年地始終屹立守護著家宅。( 陳磅礴攝影).JPG
屏東鄉野民居屋脊上的風獅爺,百數十年地始終屹立守護著家宅。( 陳磅礴攝影)

一物多名 說虎卻做獅

除了叫風獅爺外,祂還有「瓦將軍」、「蚩尤」,以及「風神」、「黃飛虎」、「趙公明」、「申公豹」和「李廣」等許多稱謂。這許多的名稱,背後其實多隱藏著傳統文化上獅子和老虎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老虎本為中土最凶的猛獸,理所當然地成為「以凶制凶」、壓服其他凶物的首選;於是舊時小兒穿戴的虎頭鞋、虎頭帽、虎頭香包,家宅張貼的張天師騎虎鎮符等,都以老虎為依歸。但是在同樣雄武、在西方或印度經常被作為王權與佛法象徵的獅子傳入後,人們對獅子愈加看重與喜愛,認為獅強於虎豹,於是吉祥喜瑞的獅子與威嚴駭怖的老虎,兩者經常截長補短,互為表裡。

 圖3 雲南褐釉「瓦貓」還加飾太極八卦強化辟邪威力。 ( 陳磅礴攝影).jpg
雲南褐釉「瓦貓」還加飾太極八卦強化辟邪威力。 ( 陳磅礴攝影)

如「風獅爺」的「風」字不禁引人聯想到古人「雲從龍,風從虎」的說法;且封神榜神話人物「黃飛虎」名字本就帶有「虎」字;「趙公明」和「申公豹」的坐騎都是老虎;西漢名將「李廣」也流傳射虎穿石的傳說,但因獅子更加祥瑞討喜,因此此類屋頂辟邪物,其猛獸的造形多以獅代虎,一方面繼承老虎的辟邪威力,一方面又增補獅子代表之新的文化信息,故造成名稱與形象兩者表裡不一的落差,您說這是不是很有趣呢?

異中有同 文化傳播妙無窮

若我們將視野從臺灣放大到整個東亞,同樣也可以看到各地多有與臺灣民宅屋頂「風獅」功能、位置相仿的辟邪物。例如雲南民居的屋頂,也裝設具有鎮煞及招財寓意的「瓦貓」;鄰近臺灣的沖繩,當地傳統民居的屋頂,以陶燒或灰泥製成的、名叫「シーサー」(shisa) 的「屋根獅子」更是隨處可見,凡此種種都反映出文化傳播與嬗變的多元現象,從中我們既看見了別人,更看見了自己。

 圖4 沖繩民家屋頂上以灰泥、瓦片塑成的「シーサー」。( 陳磅礴攝影).JPG
沖繩民家屋頂上以灰泥、瓦片塑成的「シーサー」。( 陳磅礴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