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與傳統 交會沖激的舞台設計

第133期-2020/12

文:楊儀靜 
圖:陀劇場、唐美雲歌仔戲團、王世信、風之舞形舞團
分享:

少年時期曾為舞蹈著迷廢寢忘食,大學就讀戲劇系時受恩師聶光炎啟發,對舞台設計產生濃厚興趣,王世信邁入劇場界30年來,作品含括戲劇、歌舞劇、兒童劇、傳統戲曲、舞蹈等,除了擅長舞台設計,也兼做燈光、服裝設計,並任教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他曾與許多國內知名表演團體合作,包含雲門舞集、表演工作坊、果陀劇場、綠光劇團、唐美雲歌仔戲團等,稱他為國內最火紅的舞台設計高手,當之無愧。

1989年與表演工作坊合作的《這一夜,誰來說相聲?》創下全臺巡演70多場的紀錄,已是國人記憶中的經典劇作,居中操盤的舞台設計者是王世信。近年來在傳藝金曲獎大放異彩多次獲得獎項的唐美雲歌仔戲團,其年度大戲如2018年《夜未央》、2019年《月夜情仇》舞台設計皆出自王世信之手,但回想當,他著迷於舞蹈,卻陰錯陽差步入舞台設計,但沒想到卻意外展現了舞台設計的才華。

回首來時路 人不瘋魔枉少年

1980年代,正是現代劇場在臺灣風起雲湧之際,某天有位念高三的男孩經過臺北武昌街功學社音樂中心,被店門口張貼的雲門舞集《白蛇傳》公演海報所深深吸引,於是他拿零用錢買了票,生平第一次去看現代舞演出。看完演出那晚,他回到家中興奮的對媽媽說:「我終於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了!我要當舞蹈家!」媽媽聽了嚇一跳沒說什麼,爸爸則是直接潑他冷水表示堅決反對。那年他聯考失利沒考上大學,白天只好去補習班唸書,3個月後爸爸屈服,答應出錢讓他去學舞,學了一陣子正逢雲門準備演出《廖添丁》需要一些飾演群眾的舞者,雖然聯考在即,但他還是參加了巡演,因此大學再度落榜。

二度落榜,男孩乾脆入伍當兵去,就在快退伍前他忽然發現,新成立的國立藝術學院(即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前身)要招收戲劇、音樂、美術三個科系的新生,雖然沒有他一心想念的舞蹈系,但戲劇系畢竟和舞蹈有些關聯,所以便決定以它為報考目標。當時距離聯考還有6個月,他奮發圖強努力念書,終於如願以償進入了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

坐在北藝大劇場設計系辦公室裡,手上拿著剛出爐的《光華之君》舞台設計圖,王世信回首40年前那段青春歲月仍覺得不可思議,至今他還是搞不懂當年高中時期是如何著了迷闖進這一行,就此展開為舞台設計瘋魔的人生。

與果陀合作 屢屢創新意

1993年, 王世信從紐約州立大學普契斯(Purchase)分校拿到藝術碩士學位後便返臺任教於母校戲劇系,1995年劇場設計學系成立,於是他轉任該系任教至今。剛回來那幾年,他滿腔熱血盡情揮灑,又教書又做案子,一年最多甚至可做6個案子。

果陀劇場1995年推出的《大鼻子情聖西哈諾》,是臺灣早期具有完整規模的自製大型中文音樂劇,也是王世信第一次挑戰大型表演的設計舞台,因此他不但傾全力以赴,更把自己當成不要命的超人來用。「這齣劇是在國家劇院演出,2個半小時的節目我就設計了16個場景,而且從設計到施工圖、彩圖彩稿全部由我一人負責,完全沒找人手幫忙,簡直是把自己累死!」結果做完《大鼻子情聖西哈諾》,他得了腸躁症,足足狂瀉了一個半月,差點搞壞身體。這齣劇壯麗多變的場景,在當時堪稱突破了臺灣劇場技術的極限,觀眾、媒體及劇評家均為之大大驚艷。

那些年,王世信與果陀的合作相當頻繁,其中1998年《天使不夜城》可說是他與果陀合作以來最難忘的作品。這齣劇是一部以百老匯方式演出的音樂劇,在視覺上王世信以夏卡爾的畫風來貫穿全劇,並且設計了大約78個場景,但考慮到國父紀念館舞台不適合用垂吊方式更換布景,若要以暗場方式由工作人員上台更換場景,既耗時又會拖慢劇情節奏,因此他與技術人員溝通後,發展出一套可以水平移動的軌道系統,並且把舞台地板墊高40公分,軌道就隱藏在地板之下,「觀眾可以在Live音樂的進行中看到布景發生變化,卻完全看不到這些機器的存在」。這種作法創新,但費用高昂、耗資一百多萬元,因此他很感謝劇團及導演梁志民對他的信任度,大膽接納他的想法。

走入傳統戲劇舞台 激盪新火花

與傳統戲劇合作則是他近十年來的重心,2004年第一回為唐美雲歌仔戲團《無情遊》擔任舞台設計起,雙方便一直合作至今,激盪出不少火花。劇名取自李白詩:「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並由唐美雲導演,施如芳編劇,苦旦廖瓊枝飾演一位古代傳統女性,年輕時因家貧為了葬父賣身,違背與青春戀人(唐美雲飾演)的誓約而嫁入有錢人家,後來丈夫病亡她在靈堂前放聲痛哭,然而哭泣的真正對象卻是她念念不忘已故的青春戀人。

但這種心靈出軌,是對傳統桎梏的反撲,又何罪之有呢?王世信眼中這是個在傳統戲曲中比較少見、擁有現代思維的劇本,為了傳達劇中男女主角始終無緣相守的境遇與無奈,於是他設計了一個旋轉舞台來表現現實與回憶交錯場景,並在國家劇院舞台上打造一大一小兩道旋轉盤以及看似危險的斜坡,永遠錯身而過的圓,象徵命運捉弄下的遺憾。

2018年的歷史大戲《夜未央》,則是取材自西漢時期著名的「巫蠱之禍」,由編劇陳健星重新編寫,戴君芳導演。年輕時雄才大略、武功顯赫的漢武帝(唐美雲飾演),到了晚年也好神仙和長生之術而變得昏聵,誤信奸臣挑撥以為太子心懷不軌欲奪其王位,不但逼死皇后衛子夫,又殺子殺女還血洗長安城,也讓自己陷於恐懼與孤寂的無間煉獄。

為了呈現宮中到處瀰漫不安與猜忌的氛圍,王世信捨棄華麗的宮廷陳設,以4支巨大卻傾斜的柱子矗立在舞台上象徵這座崩壞的宮殿。當劇情發展到漢武帝瀕臨瘋狂之際,位於柱子之下的旋轉舞台開始轉動。此外,宮廷戲通常少不了龍的圖騰,但王世信翻閱歷史資料卻發現漢代很崇尚螭虎,牠代表吉祥和權勢,也有王者風範的象徵,因此他以螭虎取代龍,作為劇中陳設的重要元素,「用這種現代人不熟悉的奇怪動物,觀眾應該比較容易感受到漢武帝那種詭異的內心和情緒吧!」

不過不要以為王世信只擅長做複雜的大型戲劇演出,201812月,他為55歲舞蹈家吳義芳獨舞作品《555》所做的舞台,僅僅以一塊白布便完成整個視覺設計。極簡的風格卻是格外的迷人,尤其燈光照射之下,懸掛在舞台上方的白布不但產生色彩變幻,並隨著舞蹈家的舞姿或升或降改變造型,就像是具有生命的有機體般與舞蹈家產生一種共舞效應,這次的演出成果令人十分驚豔。

從事舞台設計及教學30多年,王世信也經常被問到他是如何定義舞台設計這個工作?關於這個問題,他以個人很欣賞的一位捷克著名舞台設計師約瑟夫.斯沃博達(Josef Svoboda)一段話來回答:「當你是個導演時,你必須是個百分之百的導演;當你是個舞台設計時,你不但是個百分之百的舞台設計,還必須有百分之五十是個導演。」這句話對他影響很深,也成了他一直以來努力的標竿,任重而道遠。